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三章 画面太美

第三章 画面太美

想到这里,何乔径直朝着朝着城南的方向走去,不管苏沐清是不是城南苏家的人,他都准备去看看。

这九灵城里,一共有三大势力,一个城北的叶家、一个是城南的苏家,还有一个,自然就是九龙镖局。

离开九龙镖局,何乔走在大街上,他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体似乎不对,那种感觉,似乎是......饿。

没错,就是饿,这种他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感受过的感觉,他并不排斥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很真实。

当修炼者踏入纳气境之后,就可以吸收天地源气补充体内的消耗,不再需要五谷杂粮,当然,还是有不少修士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经常吃喝的。

至于何乔,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世最后一次吃饭是什么时候了,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修炼与寻仇上,前世他三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成为玄境巅峰的大修士,这与他的努力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现在的他,可不是那玄境的大修士,他只有炼血境,一个连修士都算不上的凡人。

修士,是指的筑基完毕,成功踏入纳气境的,而那些无法踏入纳气境的,自然不会被称为修士。

所以,这饭还是要吃的。

何乔径直走向了九灵城最大、最豪华、最奢侈的酒楼——三景阁。

然后,坐在了那三景阁附近不远处的一家面馆里,那面馆还不是固定的摊位,只是一个临时搭的棚,显然,这是一个流动的摊位,谁先到,谁就能在这里搭棚做生意。

“老板,来碗素面,要大碗的。”何乔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口喊道,虽然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两世的记忆,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他很穷,非常穷,像三景阁那种地方,他是肯定去不起的,至少现在肯定去不起。

“好嘞”,摊贩老板应了一声,便开始了忙碌。

何乔转过头,看向了三景阁。

他并不是被那三景阁给吸引,真正吸引了他目光的,是三景阁上挂着的那有些古旧的牌匾,是牌匾上的“三景阁”三字,事实上,刚看到这三景阁的时候,何乔便被深深吸引了,所以他才会来到这附近吃饭。

“好锋锐的剑意!”仔细看去,何乔的心头多了一抹凝重。

这牌匾上的字,很不简单,其上蕴含了让何乔都感到有些心惊的强大剑意。要知道,这并不是剑客的剑,而仅仅是剑客写出的三个字,就已经蕴含了如此强大的剑意。

更何况,这牌匾看起来有些古旧,已经不知是多久之前所写。过了那么长时间,残留的剑意,都有如此威势,那这剑客是有多强?

至少,比何乔上一世要强。

何乔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这牌匾之中,他有心想与那剑意过过招。一股意从他身体散发而出,与那锋锐的剑意碰撞了在了一起。

何乔以自己的意,模仿那牌匾上的剑意,同样凝聚成锋芒,与那剑意针锋相对,碰撞在一起。

刚一交手,何乔的意便被完全压制了下来,面对那剑意的锋芒,他只能勉强抵挡,苦苦支撑,根本没有机会还手。

他的意暂时太过薄弱,所能爆发出的威力也太弱。

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准确来说,何乔体内的意很强,非常强,强到出云国第一高手苏尚武都忌惮。

但是,现在的他,控制不了自己体内的意。

这意乃是他前世临死前所悟的,当时他使用起来,得心应手,所能爆发出的威力远超玄境的极限。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意非常强大、甚至可以说是恐怖,但是,他却无法控制那庞大的意。据他估计,现在的他,能对付汇海境后期就不错了,再强一点的,他就没有丝毫把握了。

“客官,您的面。”店老板喊了何乔一声,何乔听到了,不过并没有回答,他此时正与那剑意交手到关键时刻。

“客官?”店老板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非常和善,再次呼唤了何乔一声,见他依旧没有反应,便将面放到何乔面前,在他附近坐了下来,也没有再催促,反正现在人也不是很多,他也不忙。

其他邻座上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纷纷低声议论,他们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觉得何乔的表现实在有些可笑,所以才低声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其中自然免不了掺杂着嘲笑。

他们以为,何乔是在看着三景阁出神,以为何乔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看到了如此气派的酒楼被吸引住了。

“咳咳,依老朽愚见,这位少侠怕是悟了。”卖面的老板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听到那些人的议论,他咳嗽了两声,也参与了其中。

“悟了?什么悟了?”一个人看着店老板,疑惑的问道。

“老朽在这里摆摊久了,也听过一些传说。传说啊,这“三景阁”三个字可不简单,这三个字,乃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所留,字中蕴含了那位大人物的剑意,如果天赋足够好,对剑道理解足够深,便有机会从中悟到剑意。”店老板摇头晃脑,把自己听来的传说讲述了一遍。

“老头,真的假的啊,有没有那么玄乎?我这活了大半辈子了,还从没听说过什么剑意呢。”一旁一个正在吃面的人惊诧的问道。

店老板摇了摇头笑道:“老朽也只是道听途说,至于真假,老朽就不知道了。”

“嗨,看你说的有板有眼的,我还以为您是隐世的高人呢,哈哈。”那人又随口调侃了一句,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店老板也不尴尬,同样哈哈笑了起来。他已是垂垂暮年,经历过太多,看过的也太多,这样的调侃,对他来说,只是枯燥无味的生活中,一点调剂罢了,没什么好尴尬的。

“咳”就在众人或嘲笑,或惊诧的议论声中。何乔忽然咳了一声,接着便是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这一幕自然引起了一阵阵惊呼。

“那小子好像受伤了。”

“真的,都咳血了,有没有那么玄乎。这小子不会真的悟到了那什么剑意吧,不然怎么会受伤。”

“快快,我们也试试”

“对对,赶紧试试”

何乔擦了擦嘴角,低头,迅速的吃起了碗里的面,刚才那些人的对话,他自然听到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那些人的引论虽然是在嘲讽他,但是对他并没什么恶意,他也就懒得计较。

何乔正在吃面的动作忽然僵住,目光死死的盯住三景阁的门口。

那是一个少女。

她身着一袭素色长裙,不加任何修饰,青丝如墨,自然的披散;她肌肤胜雪、却并不显苍白,那是一种似乎散发着光芒的莹白;她不施粉黛,面颊却自有一抹羞红,诱人心神;她的脚步不急不缓、翩然若仙,就这么从三景阁中走出。

这是一个温文儒雅的少女。

当然,何乔在意的并不是这些,他在意的是,是这女子的面容,那似乎常挂着的笑容,那浅浅的小酒窝,那仿佛会说话的柳眉,还有那灵动的双眸,这与他记忆中的清儿,好像。

丢下两枚铜板,何乔直接冲了过去,在那女子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将她紧紧抱住,抱在怀里,宛如久别重逢的恋人。

何止是久别重逢,这是隔了一世。

虽然他知道,现在的苏沐清还不认识他,他也知道,这很唐突,但是,他实在抑制不住心中的感情,他有太多太多话想对苏沐清说,有太多太多事想要弥补。

“咦?清儿的身材有那么好吗?还是我记错了?而且,看着也成熟稳重好多。”何乔暗暗嘀咕。

他察觉到了有些不对,他记忆中,苏沐清年少时一直是风风火火的,而且,很消瘦,没什么身材可言的。不过他并没有多想,毕竟隔了十几年,记忆有些偏差也是正常的。

不过,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因为他此时才注意到,不远处有着一个少女,正往自己这边冲来。

她身着一袭火红的衣裳,衣服很精美,穿在她身上却显得有些别扭,因为她毫无形象的将两个长袖都撸起半截,露出半截莲藕般的玉臂,三千青丝被她用一根简单的发带绑在扎在脑后,她的右手之中,还拿着半根糖葫芦。

此时的她,正一脸怒容,快速的朝着自己这个方向冲来,

和乔微微愣了一下,这女子他太熟悉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前世,她追随在他身后多年,前世,她曾与他浪迹天涯,与天下为敌,前世,她曾为了他放弃了清凤之名,太子妃之位。

何乔想过无数种与她相遇的方式,但绝对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相遇。

何乔此时就算再愚钝,也知道自己是认错了人,他果断的将怀中的少女放开,然后就想开口解释。

“混蛋,去死。”少女从远处飞掠而来,不到一息的时间,就冲到了何乔面前,飞起一脚,直接将之踹倒,然后一脚踩在了地上,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拖沓。

何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