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五章 误会

第五章 误会

当何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睁开双目,何乔揉了揉自己胀痛的脑袋,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操控体内的意,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按照他的预估,他至少需要达到纳气境之后,才能完全调动自己体内的意,才能更精准的操纵自己的意。

到时候,他至少能与玄境强者一战。

纳气境,是一个分水岭,修炼一途最大的分水岭之一,它是凡人与修士的区别,只有迈出这一步,才能算是修士。

踏入纳气境,不仅身体会经过天地源气的洗涤、灌溉,变得可以不吃不喝,灵魂同样也会发生蜕变。

准确来说,踏入纳气境之前,人的魂魄根本不能称之为灵魂。只有踏入纳气境,魂魄经过天地源气的洗涤,发生蜕变,才能真正的算是灵魂。

有了灵魂,修士才可以更好的掌控自己的身体,调动自己体内炼化的天地源气来战斗。

想到这里,何乔的眉头就皱的更深了,他现在才炼血境一重,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踏入纳气境。

无法踏入纳气境,那他现在所能调动的意,最多与普通的汇海境后期一战。

汇海境后期,在这小小的九灵城里,倒也算的上是顶尖的高手了,毕竟,整个九灵城,一共也就只有三个汇海境后期,而其中的最强者,就在这苏家之中,名叫苏陆炀,是苏家上一代家主的亲弟弟。

何乔前世在这九灵城生活了许多年,这些东西他还是知道的。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前世,苏陆炀死了,就这几天,整个苏家上上下下尽数被屠,除了苏沐清,无一幸免。

窗台外,皎洁的月光悄然出现,透过窗纸,照进了房间里,何乔再次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从床上爬了起来。

何乔转头看了看四周,自己是在一间屋子里躺着,这让他有些诧异,他记得,自己昏迷的时候,应该是在苏家大门外不远处的一个树林中吧?怎么现在会出现在床上?

起身,从房间内走出,何乔微微愣神,房间外是一个院子,透过院子的大门,似乎能看到外面不远处还有其他的院落,然后再远处,就是高高的围墙了。

这让他有些熟悉的感觉,前世,他曾来过这里,他立即意识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苏家之中。

此时已是十一月,已经步入了冬季,出云国的冬夜,显得格外寒冷。何乔穿着单薄的灰衣,承受着凌冽寒风的侵袭,却没有丝毫寒冷的感觉,反而觉得很舒服。

这寒风,让他胀痛的脑袋,变得不再那么疼痛,也让他清醒了许多。

他是一定要保下苏家的,这一世,无论如何,他都不容许有人再伤害他的清儿。

但现在的问题是,以他现在的实力,恐怕连苏陆炀都打不赢,何谈保护苏家?

他想保下苏家,就必须拥有强绝的实力。

快速强大的方法,他的脑海中还真有一个,但是他并不想尝试,至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想尝试。

这涉及到一些传说,一些上一世他在古籍上看到的传说。

苏家很大,上上下下近百人,全部住在这一个大宅子里,竟然丝毫不显得拥挤,反而还显得很空落,甚至还有许多屋舍都没有人居住。

这都是已经离开苏家之人的居所,他们有的是在外闯荡,行走江湖,有的是在城里打点生意。

若是几日之前,苏家还会更空,这几日因为一些事情,苏家家主苏洛峰已经将许多在外的苏家子弟给召了回来,到现在还未回来的,基本都是一些暂时无法联系上的,或者距离太远没来得及赶回的。

苏家上上下下,似乎都弥漫着一股若有如无的沉重气氛。

何乔漫无目的的在苏家中散着步,还好,苏家的防御力量主要是在围墙外,围墙内并没有什么侍卫巡逻,不然何乔很可能又被抓去关地牢里了。

想想也能理解,苏家上上下下上百人,还有很多从外招来的护卫、家仆什么的,还有最近许多在外闯荡的人回归,就算有巡逻队伍恐怕也没用,一个人正常的行走在苏家里,他们根本认不出到底是不是苏家人。

所以干脆将防御力量放到院墙外,将所有的危险挡在外面,还比较妥当。

而且,即便有人潜入进来,问题也不大,苏家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苏家中可是有很多纳气境,甚至汇海境的修士居住着的。

何乔在这苏家之中随意闲逛了许久,最终,他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尝试那个方法,因为那个方法,实在太危险,那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行性。

有不少人都曾尝试过,但是他们都死了,没有一个人成功。

当然,那只是前世,这一世,他觉得自己还是有一丝丝机会的,毕竟,这一世,他是不同的,他的体内,有着意的存在,自己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但是,他不敢轻易尝试,他没有任何成功的把握,他还有太多太多事情要做,他还要解决苏家的灭门之祸,还不能就这么轻易死了。

因为昏迷了很长时间,何乔此时没有丝毫困意,索性也就没有再回去睡觉,而是纵身一跃,轻轻落到了附近的一个屋顶之上,躺在屋顶细数着漫天星辰。

这是上一世养成的习惯,上一世,他遇到犹豫不决的事情,经常会躺在屋顶上,静静的看着天空出神,什么都不去做,什么都不去想。

一直到凌晨,天都要蒙蒙亮了,何乔才从房顶中下来。心中万千思绪,他不知不觉间回到了自己醒来时所在的那个院落,推门走进了房间之中。

往前走了两步,何乔动作忽然微微一顿,他感觉有些不对,自己刚才睡得房间,似乎没有那么宽敞......

借着月色扫了一眼,珠帘玉帐、淡雅清香......

不用猜也知道,这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何乔又一步步的朝后退了回去......

这太尴尬了,自己竟然误闯了女子的闺房,还好没被发现,不然恐怕真的会被当成一个采花贼了。

缓步退到房间门口,轻轻打开门,走出房间,还好,那房间中的女子似乎睡着了,并没有发现他的闯入,这让何乔脸上的尴尬少了几分。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房间内,玉帐中的女子其实早已醒来,并且发现了他。

也许是发现了他并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走错了房间,也许只是为了彼此不太难堪,女子并没有出声。

站在门口,何乔轻轻关上门,长松了一口气,转身快步朝着院落外走去。

因为走的太急,何乔并没有注意到,院落外此时也正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而且,越来越近......

一人从里往外走,一人从外往里走,毫无意外,两人直接撞在了一起。

“哎呦”一声娇呼响起,却是那人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撞倒,幸好何乔眼疾手快,一把将之扶住,才没有摔倒。

这时候,何乔才看清这来人的面容。

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面容有些稚嫩,俏脸还有些婴儿肥,身材娇小而玲珑,恩,是自己的清儿。

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何乔面色僵硬,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是显而易见的......

苏沐清很不开心,昨天去一趟九灵城,竟然还遇到了采花贼试图轻薄她姐姐,更让她生气的是,这采花贼竟然阴魂不散的跟到她们苏家之中来了,虽然,进来的时候是昏迷的......

更让她气恼的是,姐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主动要求将那采花贼留了下来,还安置在了她所居住院落中的客房里,并且叮嘱她不要为难那人,好生照料,等他醒来再送他离开。

一想到自己的院落中还住着一个采花贼,苏沐清就愈发觉得别扭,一夜没睡好,所以天还没亮,她就起身去了客房之中,想看看那采花贼醒了没有,想将他尽快赶走。

结果却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她连忙快步朝着姐姐的院落走去,想将这件事告诉她姐姐。

然后,就与人迎面撞到了一起......

“唔。”苏沐清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何乔的身高大概一米八左右,而十四岁的苏沐清,仅仅只有不到一米五的身高,刚才她的额头撞到了眼前这人的胸口上。

苏沐清抬起头,看向了这人,然后微微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这家伙不就是昨天那个采花贼吗?

她的反应非常迅速,一手捏住何乔扶住她的那条手臂,同时左腿踹在何乔右腿的小腿上,同时用力一拉,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拖沓。

毫无意外,何乔就这么华丽丽的瞬间被制服,然后,被苏沐清给一脚踩住......

何乔已经彻底无语了,他感觉,这次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采花贼的名声怕是要坐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