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八章 走不通的路

第八章 走不通的路

何乔盘坐在地上,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他的修炼天赋很强,前世,他二十多岁就成为了玄极境巅峰的强者,除了他自身的努力之外,天赋也同样非常重要。

炼血境一重,他便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天地源气的存在,事实上,在很久之前,他就能感受到天地源气存在,只是不敢尝试罢了。

而现在,他不得不尝试了。

不知过了多久,和乔的呼吸开始变得极为平缓,就连心脏的跳动也开始变得平缓,变得微不可查。

直到此时,何乔伸出自己的左手,心念一动,纳气境法决运起,丝丝缕缕的天地源气开始朝着他那伸出的左手聚集。

这一缕天地源气,细若游丝。

但即便如此,何乔的左手臂也顷刻间被鲜血染红,因为他那条手臂上所有的毛细血管都已经瞬间爆裂开来。

不仅如此,那一缕天地源气并没有消散,而是顺着他的手臂,朝着他的身体游去。

何乔闭上双眼,纳气境法决飞速运转,拼命的炼化这天地源气,他需要把这天地源气炼化,将之炼的“温顺”,炼成自己的“气”。

过了约莫几十个呼吸的时间,何乔睁开了双眼,眉头蹙起。

他并没有成功,虽然没有直接被这一丝丝天地源气撑爆血管与经脉,但他有没有将这天地源气成功炼化,这天地源气,竟然直接被他给“炼没”了,他能感觉到,那一缕源气,已经彻底消失了,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天地源气本身就是会消耗的,只不过,那些纳气境的修士,所消耗的天地源气都是炼化过的,而他所吸收的这一缕天地源气,还没来得及炼化,就消耗完了。

“太少了果然不行么。”何乔喃喃自语,再次伸出了左臂,法决运转,再次将一缕天地源气吸入体内,这一次,他所吸纳的天地源气,至少是刚才的五倍,虽然如此,但依旧非常的细微。

细微的天地源气涌入体内,瞬间便是一股剧痛传来,随即便是麻木。顷刻间,何乔的整条手臂的血肉经脉全部被摧毁,彻底失去了知觉,鲜血瞬间将他的衣衫染红。

收回心神,何乔尽量放平呼吸,降低自己的心跳和血液的流速,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其他举动,就这么任由那一缕天地源气在他的身体内冲撞,破坏着他的躯体。

终于,那一缕天地源气渐渐变得微不可查,然后完全消失。

这让何乔的眉头蹙的更深,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天地源气到了他体内就直接消失了,那他该如何直接踏入纳气境?还是说,这种方法根本不可行?

可若是不可行,那古人创造出筑基境之前,到底是怎么修炼的?难道,那古籍也是假的?

想到这里,一股恐慌的情绪在他心中蔓延,他有些慌了,如果这些都是假的,那他无法踏入纳气境,无法随意大规模调动自己体内的意,他要如何保下苏家,如何保护苏沐清?

“不,绝不可能是假的。”何乔深吸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左臂,他的左臂已经渐渐恢复了知觉。

停顿了一会,何乔再次抬起左手,再次尝试吸纳天地源气入体,一缕比之刚才更为庞大的源气入体,何乔的左臂迅速开裂,但何乔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更多的天地源气被他吸纳入体内,丝丝缕缕的天地源气入体,他的身体瞬间被鲜血浸透,他的脸色也迅速变得苍白,这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的。

但,何乔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太少,还是太少。”何乔在心中喃喃自语,这丝丝缕缕的天地源气看着恐怖,其实数量并不多,就算这些天地源气全部储藏进体内,也就相当于纳气境初期所能储藏的十分之一左右,而这还是没有炼化过的,如果全部炼化,所能剩下的天地源气就更少了。

丝丝缕缕的天地源气冲入体内,何乔的脸色已经毫无血色,身体也变的苍白的可怕,血肉干瘪,血管爆碎,整个地面已经被鲜血给染红。

他体内的鲜血,已经流出了大半,若是一个凡人,早就失血过多而死了,不过,他不是凡人,他是修士,虽然没有踏入纳气境,但是,他有意。

事实上,何乔之所以现在还活着,完全是在靠体内的意支撑着。

他控制着自己所能调动的那一点点意,将之一分为二,一股用来保护心脏,一股用来牵引、炼化天地源气。

这就是他的资本,他敢于尝试直接纳气入体的资本。

丝丝缕缕的天地源气被他用意给炼化,然后归入血管、筋肉之中,修复着他的伤势。

良久,何乔睁开了双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此时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一缕天地源气被他炼化之后便直接消失了。

因为那被炼化的天地源气,在自主的修复着他的伤势。

恢复伤势,自然就会有消耗。

所以,何乔这么一顿折腾,几个时辰过去,他的身体被重创,头脑也因为一心两用分别操控两股意而有些胀痛。

但是,其体内依旧空空如也,没有剩下半点天地源气。

剩下的,只有重伤的躯体。

也就是说,他所炼化的天地源气,还不够自己身体所消耗的,这让他有些无语,这样下去,他只会伤的越来越重,根本无法剩下丝毫天地源气,更何谈踏入纳气境,无法踏入纳气境,那他要如何保护苏家?

想到这里,何乔再次强行吸纳天地源气入体,他用意控制着自己的心脏,保持着一个非常缓慢的跳动速度,气息也变得微不可查。

更多源气涌入体内,轻易的将他的血管经脉撑碎,然后肆无忌惮的破坏着他的血肉,何乔闭上双眼,抿着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以他的意志力,这种级别的痛苦还是可以忍受的。

当然,忍受不了也没用,他也根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他的身体已经被狂躁的天地源气完全给破坏,已经不受他的掌控了。

他现在意识与自己身体的联系,仅仅只剩下意了。

现在这具身体,还受他掌控的,也就只有魂魄和心脏这两个至关重要的地方了。

想到这里,何乔忽然微微一怔,他看到了希望。

直接踏入纳气境,这条路是肯定走不通了。

那如果退而求其次,直接以天地源气洗练魂魄,让其蜕变成为灵魂呢?

毕竟,突破到纳气境,对他来说,战力提升几乎为零,他所需要的,是突破纳气境所带来的灵魂蜕变,是真正大规模的调动自己体内的意。

想到就去做,当然,做的前提是,要等他的身体被天地源气修复一些,恢复一些知觉。

所幸他有着炼血一重的修为,身体的自愈能力还算不错,当外面完全暗下来的时候,何乔的手指已经能勉强活动了。

又过了几个时辰,他的身体总算恢复了知觉,不过,伤势想要恢复,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那至少需要几天时间。

何乔自然是等不了那么久的,刚一恢复对身体的操控,他便再次引导天地源气入体,这一次,他没有再允许狂躁的天地源气在他体内冲撞。

而是全力调动着意将这一缕缕源气引导着冲向自己的头颅。

那是人的魂魄居住的地方,也是修士最重要的三个地方之一。

将一缕源气引向自己的魂魄,何乔深吸了一口气,悄悄将自己的意散去一些,让其魂魄直接暴露在未经炼化的天地源气之中。

一瞬间,何乔的嘴角、眼角,还有耳朵都开始溢出丝丝缕缕鲜血。

这是魂魄受到重创所导致的。

事实上,何乔现在不仅仅是七窍流血,他的意识都已经有些模糊。

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反而感觉到有些欣喜,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变得不同,变得更为“精致”,或者说,他对自己魂魄的感知、操控变得更为“精致”,他知道,这是魂魄在向灵魂蜕变的表现。

何乔咬着舌尖,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体内的意完全收缩在心脏之处,让自己的魂魄能更好的接受天地源气的洗练。

银牙紧咬,何乔依旧盘坐在那里。

只不过,因为魂魄受创,他已经不知不觉间昏迷了过去,不过,即便昏迷过去,魂魄的蜕变却依旧在慢慢蜕变着。

一天一夜过去,何乔依旧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也幸好之前何乔吸收的天地源气还在体内留存着,补充着身体的消耗,不然单是体内的血液、水分大量流失,再加上两天不曾喝水吃饭,就差不多将他给耗死了。

这两天的时间,整个苏家的气氛也越发凝重,苏沐清没有再来找过何乔,她已经将何乔给忘记了。

苏沐雪也同样没有再出现过,她有多太多的事情要忙碌,要准备,每天都要处理很多很多事情。

整个苏家似乎都进入了一个诡异的状态,气氛极为压抑。

山雨欲来,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