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十六章 疯狂的血脉

第十六章 疯狂的血脉

“三...爷...”苏沐雪喃喃自语了一句,眼神似乎闪烁了一下。

这让苏沐清看到了希望,她下意识的继续喊道:“姐姐,你快醒醒吧,你看看我,我是清儿啊,你最疼爱的清儿。还有这些,都是我们的家人啊。”苏沐清俏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家......人”苏沐雪又喃喃自语了一声。

她的眼神陡然一亮,又重复了一遍:“家人......”

看到苏沐雪那闪烁着异样光芒的眼神,苏沐清神色激动,下意识的就想朝着苏沐雪走去。

“走!”一声低沉的声音传来,让苏沐清止住了步伐。

她这时候才想起了何乔,这个人,刚才推开了自己,自己撞上了血脉枝桠,刚才,若不是他救了自己,自己可能就已经死了。

何乔被那枝桠穿透挂在空中,他的头颅低垂着,一头乌黑的青丝全部变成了白发,白发枯槁而杂乱,已经没有任何光泽。

苏沐清明白,这是因为他的体内已经没有了生机、死气弥漫所导致的。

再看向何乔露出的双手,也已经满是皱纹。因为他手掌上的血肉已经完全干瘪了下去。

还有何乔身上那格外宽松的灰衣,无不说明着何乔此时已经完全被抽干了生机。

“走”又是一道声音,何乔似乎是想呵斥他,让她尽快离开,但是因为声音实在太微弱,丝毫没有生气,所以显得有气无力。

苏沐清看着眼神似乎闪烁着光芒的苏沐雪,还有垂死的何乔,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她不知道该相信谁。

就在苏沐清暗暗犹豫的时候,苏沐雪忽然看了看三爷的尸体,然后看了看三爷旁边的另一具尸体,那尸体,是苏家支脉的一个中年男人,按照辈分,他算是苏沐雪的族叔。

然后又喃喃的念叨了一句“家....人。”话音落下,苏沐雪有些嫌弃的将三爷的尸体丢弃,然后看向苏沐清,目光光彩更胜。

她似乎明白了,只有“家人”才能给她提供她最想要的那种东西,那种能壮大她血脉的东西。

而眼前这个少女,无疑是最好的“养料”。

这一刻,苏沐清忽然明白了何乔为什么催促自己快走,因为何乔早就知道,苏沐雪那目光,还有那一声声家人,到底蕴含着什么。

那不是清醒的希望,那是滔天的杀机。

没有多思考的时间,一只枝杈瞬间而来,朝着苏沐清而去,下一瞬间便跨一件两苏沐清洞穿。

而苏沐清,一个炼血境一重的小女孩,除了闭目等死,根本没能力做出任何反应。

“嘭”枝桠忽然被弹开。

这让闭着双眼等死的苏沐清愣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自己前方。

那里,一个背影单薄却没有丝毫佝偻的“老人”站在那里,那“老人”伸手挡住了这藤蔓。

一头苍苍白发,手掌格外的干瘪,干瘪的不像是活人。

这身影,让人有些心疼。

其实,刚才何乔只是看起来凄惨,但是他还远远没达到垂死的地步。

有“意”在,他的生命非常的顽强。

刚才千钧一发之际,他用意护住了至关重要的心脏,他的心,是他意的根源所在,自然很轻易的便将那枝桠挡在了外面。

但是他的生机还是被枝桠给抽走了,不过这些问题并不是很大,只要他能摆脱这藤蔓活下来,他就可以通过吸收天地源气来补充这些生机,到时候,他自然就能恢复。

事实上,刚才他就一直在努力的调动自己体内的意,试图挣脱这藤蔓。

现在,他成功了。

虽然代价有些惨痛,但他还是活了下来,而且,保住了苏沐清。

看着面色有些疑惑,眼中闪着**光芒的苏沐雪,何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声喃喃道:“无论如何,我也没有想到,原来苏家灭门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你。”何乔感觉有些惋惜,苏沐雪竟然被血脉影响了神智,竟然会想要吸收自己家人的血脉来提升自己。

她真的疯了。

不过何乔也终于明白过来,明白前世为什么苏沐清从不提自己的身世,明白苏沐清为什么从来没想过报仇,为什么苏沐清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为什么会那么轻易的就接受了他。

那时的她,就像是秋风里的落叶,无依无靠,几近崩溃,或者说,她已经崩溃,所以她才会满身泥污的窝在那个稻草堆里,才会因为一点干粮一点水就跟自己走了。

或许,那时候的她,已经不太在乎自己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了吧。

只是,还有一点想不通,那时候的苏沐清,到底是如何活下来的?

没有时间多思考,因为此时苏沐雪已经再次动了。

她的脸上带着疑惑,皱着眉头挥了挥手,随着她挥手,又是两道藤蔓爆射而出,分别射向何乔与苏沐清。

随手两道意点出,将枝桠挡住,何乔张口说道:“清儿,你先离开,叫上所有人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他的声音枯槁而沙哑,还带着决绝。

何乔表情凝重,苏沐雪的实力,变强了,或许是因为吞噬了几个苏家族人的生机,她的血脉终于突破了凝丹境的桎梏,达到了能与玄境一战的地步。

何乔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否胜过苏沐雪,他此时还不清楚,苏沐雪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层次。

对于何乔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应该就是苏沐雪并没怎么与人战斗过,她的战斗经验几乎为零,而且,她此时神志不清。

她的战斗手段是单一的,也就是那藤蔓上面衍生出来的枝桠,只要自己能找到她的破绽,或者这血脉的弱点,就能击败她。

一条条枝桠在院子中扩散而来,然后从四面八方冲向何乔。

有的是从天上而来,也有的是从地底钻出来的,有的是直接冲向他的头颅,也有的是从背后袭来。

何乔自然不会站在那等死,他的身影飞速掠动,在意的加持下,他的速度远比那些枝桠要快的多,这些枝桠自然很难碰到他。

何乔每动一次,都会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然后下一秒再被那枝桠洞穿。

虽然实力不如此时的苏沐雪,但他的战斗经验是丰富的,他现在上下腾挪,看似是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其实更多的是在寻找苏沐雪的破绽。

血脉这种东西,只能赋予一个人强大的能力,不能增加一个人的战斗经验,它毕竟不是修炼得来的,用起来,总会有破绽的。

而何乔的战斗经验何等恐怖?前世,他甚至越阶杀死了名震天下的“八大尊”之一。

前后不过十来息的功夫,何乔便找到了苏沐雪的破绽。

或者说,那是这血脉力量的破绽。

血脉的力量毕竟不是无限的,当它的力量运转到极致的时候,它也需要一瞬间的时间来喘息,那个时间很短暂,大概只有半息的时间,那个时间,苏沐雪是无法随意调动这些枝桠的。

半息时间,很短暂,但是对于何乔这么一个“疯子”一般的杀手,半息的时间,完全足够了,甚至可以说是时间很充裕。

嘴角不知不觉浮现一抹自信的笑容,何乔知道,这一战,他已经赢了

当所有枝桠都被其释放出来的时候,也就是它的血脉之力运转的到极限的时候,何乔已经算清楚,这大大小小的枝桠,极限数量一共是三十三根。

何乔身影依旧在不停的闪动。

苏沐雪并没有注意到,何乔与她的距离,在不知不觉间正慢慢拉近。

“三十”,何乔在心中默念,身子又往前踏出了一小步。

“三十一。”何乔注意力集中起来,极限是三十三根,他只需要等到第三十二根枝桠出现,他就该动手了,最后一根,他完全可以挡掉。

“三十二”这一次,何乔直接是开口念了出来,在他轻念的瞬间,他的身形瞬间直直的朝着苏沐雪而去,擦着那爆射而来的枝桠,险之又险的窜了过去。

而他此时距离苏沐雪,已经只有三米的距离。

“三十三。”如此近的距离,枝桠直接出现在他面前,他根本无从闪避。当然,他也不需要闪避,两指并指为剑,指尖上还有剑意凝成的锋芒。

这是何乔用自己的意模仿三景阁的剑意而形成的。

何乔的全力一“剑”轻易将那枝桠刺穿。

指尖闪着寒光,转瞬便出现在苏沐雪的面前。

而这时候,苏沐雪是根本无法调动她背后的植物虚影的。

她已经败了,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瞬间她便会身死。

何乔身上那凌冽的杀意,正宣告着死亡将至。

而苏沐雪做不出任何反应,她无法调动自己背后的植物虚影,也无法闪开何乔这一击,事实上,她根本没有闪躲的意思,只是怔怔的看着何乔,瞳孔中充斥着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