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二十章 界藤

第二十章 界藤

何乔沉默,他理解了眼前这中年男子的意思,他是说,苏沐雪的所做所为,其实和他关系并不大,吞噬苏家这些人,是她想做而未做的,而中年男子只是将她的血脉完全激发,血脉本能压制了她的魂魄,操控了她的躯体,做了她想做却不能做的事。

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中年男子的话。按理说,他是没有必要骗自己的,但是,他以前从未听说过,有人被血脉给操控了的,这与他过往的认知相悖。

还有,前世的苏沐清同样也拥有血脉,她的血脉自然是与苏沐雪一模一样的,而且应该比苏沐雪要强才对,那时候的苏沐清,可是能与玄极境巅峰一战的,前世她也曾数次动用血脉的力量,但是从未有过失控的迹象。

还有,几天前,苏沐雪第一次动用血脉的时候,不也是好好的么,也没有失控,为什么这个男人一出现,她的血脉就失控了。

“你是不是在想,我在骗你?毕竟,上次她激发血脉的时候,应该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看到何乔面色阴晴不定,中年男子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与中年男子对视,何乔缓缓点了点头,接着再次开口询问道:“她的血脉,到底是什么?”

“你可以称它为“界”藤,或者“界”树也行,随便什么都行,你感觉它像什么,它就叫什么。”男子笑了笑,很耐心的回答着何乔的问题。

何乔:“.......”

何乔无语,这取名还真够随意的,像什么就叫什么,不过,他还是敏锐的抓住了中年男子话语中的“界”字。

这个字,给他一种心悸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临渊而立,随时可能被眼前无尽的黑暗与恐惧给吞没,这是一种莫名其妙却又真实无比的感觉。

这个字,让何乔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这是他在极力压制自己身体本能恐惧的表现。

“好了,我已经回答了你几个问题,现在该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了。”中年男子盯着何乔,认真的说道:“你的身上,似乎拥有一种很奇特的力量,并非血脉之力、也非天地源气,你应该就是凭借这股力量击败这丫头的吧?还有,你到现在还没死,应该也是因为这种力量吧?这种力量,到底是什么?”

“意”,略微沉默,何乔点头轻吐出一个字,他选择了回答这中年男子的问题。

“意?”中年男子皱眉沉思,他在思考何乔口中的“意”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

这种力量,他以前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说过,他理解不了何乔口中的意,就像何乔同样理解不了他口中的“界”一样。

“很神奇的力量,你很不错。”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称赞了何乔一句。

两人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就这么聊起了天,仿佛是在询问彼此的近况。

而聊到这里,两人也终于聊完了,至少,中年男子觉得他们算是聊完了。

所以,他出手了。

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试探。

一指点出,随着他的手指伸出,一根藤蔓无视了空间,凭空在何乔身前出现。

瞬间,何乔便做出了反应,他同样伸出手掌,抓向那中年男子手指点出的方向,准确的抓住了那藤蔓。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嗤”藤蔓轻易的击碎了他的意,贯穿了他的手掌,然后顺着他的手臂,蔓延而上,直接将他整条手臂给洞穿。

幸好何乔反应足够快,他的身形瞬间爆退,以牺牲一条手臂为代价,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那藤蔓的攻击。

何乔的面色很不好看。差距太大了,眼前这中年男子,肯定也是身具界藤血脉的,但他刚才对自己出手的时候,额头并没有界藤标记浮现,背后同样也没有界藤虚影浮现,这说明,此人根本没有将自己的血脉激活。

刚才那一指,只是他随手一击,但即便如此,依旧不是何乔所能抵挡的,若不是他反应足够快,刚才那一指,他就已经死了。

中年男子眉头皱了皱,这一指,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比他预估的要弱了太多太多。

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被削弱了很多,事实上,当他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的修为就被完全压制了,他所能动用的,只有血脉的力量。

但,即便是血脉的力量,也同样受到了压制,一指,竟然没有将眼前这个小家伙杀掉,他很不满意,所以他决定再次出手。

“等等。”看到那中年男子又要继续动手,何乔连忙开口,他果断的怂了,这种级别的对手,他完全没法抵抗,若是他一人,那也就算了,一战而矣。

可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是苏沐清,一旁还有苏沐清的家人,这些人,他都不想放弃。

“怎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中年男子笑了笑,似乎知道何乔想说什么。

“我想,我们还是可以谈谈的,你的目的应该只是带走大小姐,你与苏家、与我并没有什么仇怨。”看到那中年男子手中动作停顿,何乔连忙开口说道。

“你这算是在求饶么?”中年男子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不等何乔点头,继续说道:“可惜,我讨厌软骨头,所以,你还是死吧。”话音落下,又是一指点出。

何乔:“......”

软骨头?前世他乃是恶名昭彰的杀手,是天下第一恶贼,他敢越阶去暗杀天下八大尊,敢去强闯皇宫,竟然被说成是软骨头?

何乔很生气。

不过,生气也没用,该跑还是要跑的。看到那中年男子准备再次出手,何乔直接将苏沐清单臂抱了起来,然后转身就跑。

何乔的动作很快,但是那中年男子显然更快,而且,快得多。

当何乔迈出第二步的时候,那植物虚影已经提前出现在他的落脚之处,如果他这一步落下,那藤蔓必然会刺穿了他的胸膛。

何乔的身形没有任何停留,脚步依旧在往前冲去,只不过在落地的瞬间,他的身形稍微往右边偏了一寸。

“噗”藤蔓毫无意外的刺破他的血肉,洞穿了他的躯体,但是却没有刺中本应刺中的心脏,而是擦着他的心脏穿了过去,刚才何乔往右边偏的那一下,刚好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被藤蔓穿透,何乔的身形却没有丝毫停顿,他依旧在朝着前方飞掠,他的速度很快,不过转瞬的功夫,他便已经飞掠到了十丈开外的地方。

远处,那中年男子依旧站在那里,一动未动,从始至终,他的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那是一个极度自信的笑容,仿佛不管何乔做出什么,都不会出乎他的预料。

或者说,无论什么结果,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嗤“血肉被刺破的声音,何乔的脚步猛然僵住,身形顿在了那里。

何乔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苏沐清,她不知何时醒了过来。

不,她并没有醒来,她只是睁开了双目,她的瞳孔依旧是浑浊的,就如同刚才的苏沐雪一样。

不知何时,她将匕首握在了手中,那匕首刺穿了何乔的胸骨,插在了他的心脏之上。

但是,这并不能真正的伤到何乔,因为对于何乔来说,本应是人体最脆弱的心脏,恰恰是他这具身体防御最强的地方,那是意的本源,有意的保护,苏沐清根本不可能伤到他。

苏沐清的这个举动,仅仅是让他的身体顿了一下。

仅此而已。

但是,足够了。

一瞬间的功夫,一根藤蔓凭空浮现在何乔身前,宛如一柄利箭,直接插在了他的心脏之上,然后轻易碾碎他的意,将他的心脏洞穿。

“呃”喉咙中发出一声低沉而诡异的声音,仿佛是吐出了最后一口气,锋锐目光陡然凝固,头颅低垂下去,身上的气息也渐渐变得微弱。

中年男子没有再看何乔,而是看向苏沐雪,轻声说道:“动手吧。”

苏沐雪缓缓向前走出一步,然后又退了回去。她背后的界藤虚影,同样一直在那里摇晃,却迟迟未曾动手。

“不,不要。”苏沐雪似乎是在努力挣扎,又似乎只是在**。

“不要,他来了,快走。”她的双目中似乎渐渐有了一丝清明,口中在喃喃自语着。

“好强的意志,有些意思。”中年男子看到苏沐雪的表现,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惊讶中,还充斥着惊喜。

他知道,苏沐雪的魂魄尚未蜕变成灵魂。苏沐雪只凭着魂魄,竟然也能在界藤血脉的侵蚀下保持着一缕清醒,这是连他都不敢想象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界藤的血脉有多么恐怖。

所以,对于苏沐雪的表现,他非常的满意,索性也就不再继续催促,就那么看着苏沐雪站在那里痛苦挣扎。

他想看看,苏沐雪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苏沐雪的血脉之力非常强,至少,远比他自己刚刚觉醒血脉的时候要强了太多太多,这种级别的血脉,彻底激活,释放出“界”的本性,可以轻易的影响一个凝丹境后期修士的神智。

而苏沐雪,筑基境,连灵魂都未曾拥有。

事实上,苏沐雪的血脉力量只能达到凝丹境巅峰,也是因为她未曾拥有灵魂的缘故,她的魂魄局限了她的力量。

就像何乔一样,明明体内拥有着更强大的力量,却无法操控,无法释放出来。

如果苏沐雪能迈入纳气境,拥有完整的灵魂,她绝不会轻易被这血脉给操控,她的实力,也不会被局限在凝丹境巅峰。

不知过了多久,苏沐雪眼中的挣扎渐渐消失,最终变回了浑浊,她终究是没能抵挡血脉的侵袭。

看到这里,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丫头,我们也该走了,我不能在这里呆太久。”说着,他还抬头看了看天空,似乎在担忧什么。

轻轻“恩”了一声,苏沐雪舔了舔嘴唇说道:“一下就好。”

话音落下,十几条枝杈虚影从她背后爆射而出,朝着双目迷茫的苏家众人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