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二十三章 心疼

第二十三章 心疼

就在藤蔓即将刺穿苏沐清躯体的一刹,一道人影忽然出现,挡在了苏沐清身前,一柄长剑虚影浮现,轻易的斩断了苏沐雪身上的藤蔓虚影,一剑之下,苏沐雪的血脉藤蔓直接被重创。

“噗”一口鲜血喷出,苏沐雪直接昏迷了过去。她的血脉受到重创,连带着她的魂魄与**都因此而受伤。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苏尚云都还未反应过来,苏沐雪便已经身受重伤昏迷了过去。

这一剑,可不像之前何乔动手动时候那么柔和,这是纯粹的意,没有任何人操控的意,它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没有去管昏迷过去的苏沐雪,苏尚云看着笔直站在苏沐清面前的何乔,面色有些讶然。

何乔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似乎已经死了。

他的双目睁着,却没有任何神采,凹陷下去的胸口依旧没有修复,嘴角的鲜血却已经停止溢出。

双目死寂,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此时的何乔,只能算是一具尸体。

但是,这么一具尸体,却诡异的站了起来,而且,还爆发出了比生前更为恐怖的力量。

没有任何的交流,也没有任何的停顿,一条条枝蔓瞬间扩散开来,从四面八方向着何乔袭去。

这一次,苏尚云调动了数百支藤蔓虚影。

藤蔓虚影瞬间刺在何乔的身上,想要试图抽干他的血肉,不过,还不等藤蔓有什么动作,何乔的背后,已经同样浮现出了数百把长剑虚影,长剑暴虐着四散而开,轻易斩断了一道道藤蔓,然后化成一道剑河,朝着苏尚云而去。

面对这数百把宛如实质的虚幻长剑,即便是苏尚云也只能暂避锋芒。

身形飘然而退,苏尚云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他此时已经发现,他的攻击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与他战斗的,已经不是生灵,而是一具尸体。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他,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情况,如果他是全盛状态,那自然好办,他可以将何乔的尸体都给彻底湮灭,自然可以将之彻底抹杀。

但是,现在他根本不敢爆发出太强的实力,以他现在所能爆发出的实力,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击败现在的何乔。

数百道剑影可不会理会苏尚云在想什么,一击不中,剑影并没有消散,而是重新汇聚成一道河流,再次朝着苏尚云飞掠而去。

“喝”深吸了一口气,苏尚云发出一声低喝,背后的界藤虚影迅速的生长,然后汇集,最后化作四根更为粗壮的藤蔓。

四条藤蔓宛若长鞭,从空中划过,轻易将一道道剑影抽的粉碎。

抽碎所有的长剑虚影,苏尚云并没有继续攻击何乔,刚才,他使用的力量,已经接近了一个“临界点”。

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他不属于这个地方,当他使用的力量达到一定的界限,就有可能会被发现,而一旦被发现,他再想活着离开,就要看运气了。

事到如今,他已经有了放弃的打算,他在思考,有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

他没有动,何乔可不会就此停止。

一道道剑影被击碎,弥漫在空中,然后重新在何乔背后凝聚。

剑柄、剑脊、剑刃、剑尖。

当苏尚云反应过来的时候,何乔背后那虚幻长剑已经彻底凝结而成,那是一柄似乎能触及云霄的大剑。

“轰”上百米长的巨剑轰然劈下。

整个苏家有一半的建筑被这一剑给摧毁,地面上,一条几百米长,十余米深的沟壑瞬间形成。

这一剑威力极强,且速度极快,可惜依旧未能成功伤到苏洛云,因为早在这一剑落地之前,苏尚云就已经飘然退开了。

一击不中,巨剑再次朝着苏尚云横扫而去,这一剑,比之前更快,更猛,而苏尚云此时才刚刚落地,根本没有时间再避开何乔这一剑。

并不是因为他的速度不够快,而是因为何乔手中的巨剑虚影覆盖范围实在太过庞大。

“哼”,冷哼一声,苏尚云长袖一挥,四根巨大的藤蔓虚影忽然从他背后脱落,然后迅速的相互缠绕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杆翠绿的长枪。

长枪在手,苏尚云的气质陡然一变,不再是之前的儒雅与淡然,而是多了一股锋锐的寒意。

一枪点出,准确的点在巨剑虚影的剑尖之上。

“咔、咔、咔。”一连串的脆响声响起,百米巨剑仿佛易碎的玻璃碰到了尖角,瞬间龟纹密布,接着轰然爆碎。

无数的碎片爆散开来,却没有朝着四周扩散而出,而是重新在何乔面前凝聚。

碎片碰撞、凝结,转瞬的功夫,便重新凝结成一把巨剑。

碎片重新凝结成巨剑,却没有就此停止,而是开始进行压缩,巨剑越来越小,威势也越来越内敛。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只是短短一瞬,那上百米长的虚幻巨剑已经变成了一把宛若实质的三尺长剑。

长剑通体漆黑,散发着幽幽寒光,仿佛多看一眼,就能把人的灵魂给吸走。

不得不说,当何乔“死去”之后,他的意操控着他的身体战斗,远比他所操控的意要强的多,他现在所爆发出的威势,已经超越了玄境的极限。

手持黝黑的长剑,何乔的身形却没有动,他站在原地,空洞的双目看着苏尚云,隔空一挥。

一剑出,无声无息!

瞳孔陡然一缩,苏尚云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威势,气息席卷而过,直接将场中的人都给吹飞了出去,即便是此时的何乔,也是连续后退了两步,挥动漆黑长剑的动作也不得不停止。

若说场中唯一没受到影响的,也就只有一直被何乔挡在身后的苏沐清了。

“啪!”一道惊雷从天上轰然劈下,落在了场中。

苏尚云站在那里,隔空一抓,将苏沐雪提起,接着身形一闪,便已经从场中消失,失去了踪影,只留下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息。

他必须要走了,再不走,他就真的走不了了。

刚才,在何乔手中那漆黑长剑之上,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生死关头,他不得不动用了超越那个临界点的力量。

其实他是想将苏沐清也一起带走的,只是,何乔一直站在苏沐清身前,他根本没有机会,只好无奈放弃。

这一战,他算是败了,不是因为实力不济,事实上,即便他本身的实力被压制,只凭血脉之力,他依旧可以爆发出超越那个临界点的力量,轻易击败何乔。只不过,一旦爆发出超越临界点的力量,他就必须尽快离开,多呆一秒钟,危险就会增大几分,所以他不得不仓皇离去。

苏尚云刚刚消失,就有几个人忽然出现在了上空,不过他们并没有下来,略微感应了一下,便选择了离开。

他们来的悄无声息,走的时候同样如此,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只剩下仿佛吓傻了一般、呆愣愣的坐在那儿的苏沐清,还有昏迷过去的一众苏家人,场中再次陷入了死寂。

场中唯一还站着的,只有何乔一人了,或者说,只有何乔的尸体,依旧立在那里,显得有些凄凉。

良久,苏沐清才反应过来,看向何乔,小声开口问道:“你,你没事吧。”

她在何乔的背后,并不能看清何乔此时的情况。

“你还好吗?”发现何乔没有任何反应,苏沐清从地上爬起,走到了何乔面前。

“啊”一声惊呼,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此时的何乔,实在太过恐怖。

何乔原本那还算帅气的面庞已经完全没有了人脸的模样,他的脸上,密密麻麻全是龟裂的伤口,而且被鲜血染红,看起来非常恐怖而恶心。

他的双眼还睁着,但是完全看不到黑瞳,他的双眼中只有最纯粹的白色,这和他躯体的颜色是一样的。

之前,何乔为了淬炼灵魂,任由苏尚云的血脉刺入了他的心脏,抽干了他体内大部分的鲜血。后来苏尚云一掌击中他的胸口,将他的整个胸膛都给完全震裂,那时候他体内的鲜血就已经损失殆尽。最后剩下的一点鲜血也在与苏尚云交战的时候流尽。

他的**虽然已经恢复,但损失的血液却没有来得及恢复,所以,现在的他的体内,根本就没有鲜血。

即便是尸体,也是残破的,他的胸膛整个凹陷下去,脖颈处的骨头也被苏尚云捏碎了两根。右手更是只剩下皑皑白骨,因为上面的皮肉都在碰撞中湮灭。

这些还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还是他的皮肉上,那一道道的裂痕。

像是龟纹一样的裂痕,布满了他整个躯体。

事实上,最后与苏尚文战斗的,已经不是何乔,而是何乔的执念。

何乔的意识早在之前便已经被湮灭,意识消散之前的最后时刻,他将所有的意都给释放了出去。任由意操控着他的“尸体”来战斗,不过短短几十息的功夫,他的尸体便已经完全龟裂,就像是破碎之后重新拼上的一样。

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苏沐清向前走了一步,轻轻抚摸了一下何乔那恐怖的面容。

入手冰寒,没有血液的尸体,自然是没有温度的。

两根手指轻轻放在何乔的鼻子下方,没有任何的气息。

苏沐清又不死心的将白嫩的手掌放在何乔的胸口上。

毫无疑问,没有任何的心跳声。

一种悲凉的感觉不知不觉在她的心中蔓延。

她喜欢何乔么,毫无疑问,并不喜欢,至少今天之前是如此。

算上今天,她才认识何乔五天,而且,她与何乔之间没有任何美好的、值得留恋的回忆。

现在,如果那个丰神俊朗且不失轻佻的少年重新出现在她面前,或许她会喜欢吧,但即便是喜欢,也只会是崇拜和倾慕,不会是爱。

就像现在,何乔为她而战,为她苏家而死,她会感激,会愧疚,会遗憾,会觉得怅然若失,但她依旧不觉得自己是爱何乔的,或者说,现在的她,对于男女之间的爱情,都还未有一个准确的概念。

但是,她觉得自己的心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