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二十五章 前世今生(二)

第二十五章 前世今生(二)

她知道,何乔如此对待她,肯定是有什么图谋的,但是,她还有什么值得图谋的呢,一条贱命,一个残躯罢了,她并不是很在意,在意又能如何呢?反抗么?有什么意义?

她现在,已经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了。

苏沐清不相信,这世间会有无缘无故的好,至少,在今天之前,她是不相信的。

所以,当她轻轻睁开双眼,发现何乔将她抱到床上,为她盖上被子,然后转身,悄悄走出房门的时候,她怔住了。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悄然在心中蔓延......

......

过度的劳累疲倦与伤心,再加上了喝了不少酒,没多久,她便睡着了,她睡的很安心,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容,甚是可爱。

幸好她睡着了,所以她才没有听到门外,何乔与那红香楼的老板,说了许久的话,甚至还起了争执。

幸好她睡着了,所以她也就不知道,她们晚上吃喝一共花了十两白银,那店老板不仅没有收何乔的银两,最终还给了他一颗价值两百两白银的丹药。

现实中,苏沐清沉浸于那记忆之中,幸福的笑容挂在脸上,她觉得,自己前世今生都能遇到何乔,真的是莫大的运气与幸福。

寒夜,九龙镖局......

何乔躺在柴房里的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无法入眠。苏沐清那个笑容,那个浅浅的,幸福的笑容,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浮现,拷问着他的灵魂。

何乔坐起身来,揉了揉脑袋,他的良心有些不安,他知道,苏沐清一定会死。

不久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红香坊老板的秘密。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有一个变态的嗜好,那就是喜欢未成年的少女。

他很有钱,所以有不少人为了钱愿意献身于他的,也有实在活不下去不得不将女儿卖给他的。

时间久了,那些顺从的少女开始不再能满足他的**,他的嗜好开始变得更为疯狂,更为变太!

他开始喜欢强迫那些良家女子,但是他又怕被发现,怕那些被他强占了的女子告发他,所以,他会在第二天天亮之前,将被他以各种下作手段得到的女子给处理掉。

何乔知道了他的秘密,为了活命,也为了钱,他选择了与红香坊的店老板合作。

这还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他的良心有些不安。

“轰”!一道惊雷落下,似乎是在耳边炸响,让何乔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是腊月,这个天,不该有雷的。

顾不上外面下起了大雨,何乔迅速穿上衣服,从床底下抽出了自己偷偷藏起来的长剑,冲了出去......

红香坊...苏沐清安睡的房间外...

夜深人静,只有窗外哗啦啦的雨声似乎在哀鸣。

一道人影悄悄出现在门外。

轻轻一推,门便被轻轻推开,这门,是何乔故意没关死的。

借着月光,可以看到这人影乃是一个约莫六十岁的糟老头子,他叫卢道思,此时的他,因为太过激动,身体都有些微微发抖,他太兴奋了,从来没有那么兴奋过。

何乔那个蠢货,竟然把这位大神送到了自己手里,而且只卖了二百两银子,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何乔不认识苏沐清,他可不会不认识,九灵城第一家族,城南苏家的二小姐,他如何敢不认识?

若是放到几天前,如苏沐清这等身份的存在,他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苏家已经完了,被屠灭了满门,只有苏家两位如花似玉的小姐至今下落不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现在,堂堂苏家二小姐,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落入了自己手中。

他到现在都觉得有些不敢置信,自己会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给砸中。

话不多说,现在,该是他“享用”这馅饼的时候了,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放轻脚步,悄悄走到苏沐清床边,卢道思兴奋的将盖在苏沐清身上的棉被掀起。借着窗外远处灯笼所散发出的红光,卢道思总算终于看清苏沐清的面容。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苏沐清此时那有些婴儿肥的俏脸上微微透着红润,许是做了噩梦,她的眉头紧锁着,额头上还有些香汗。身上残破的红衣虽然并没有褪下,却因为翻身而变得有些凌乱,雪白的脖颈处裸露出大片的肌肤。

咽了口口水,卢道思兴奋的搓了搓手,颤抖着将魔爪伸向了苏沐清胸前束缚着衣衫的红绳。

“嘭”房门直接被撞开,一道人影提直接从门外撞了进来,长剑闪着寒光,瞬息出现在了卢道思面前,在灯火的映衬下,长剑闪着猩红的光芒。

“嘭”又是一声巨响,下一瞬,何乔直接连人带剑倒飞了出去。伴随着身影倒飞出去的,还有喷洒的鲜血。

“哼,哪里来的鼠辈,区区一个凡人,也敢来行刺我,真是找死。”卢道思怒喝一声,朝着倒飞出去的何乔冲了过去,他此时简直愤怒到了极点,刚才,他已经是箭在弦上的状态,都已经准备脱衣服了,结果就被这么一个不知死活的混蛋给打断了。

刚才他有多兴奋,现在他就有多愤怒。

现在,他要把他的怒火发泄出去。

苏沐清这时候也已经惊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的被子被掀开,一个糟老头子站在自己的房间内,还有完全倒塌的房门,她瞬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却没有叫喊,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就这么看着,仿佛刚才差点遭到侵犯的不是自己一样。

她是真的不在意自己的下场,自己的命。

所以她才会因为一点水,一点干粮,便跟何乔走了。

看到朝自己扑来的卢道思,顾不得后背因为撞在墙上而产生的痛,何乔连续几个翻身,躲开了卢道思的攻击,然后迅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竟然是你。”卢道思诧异的看向何乔,刚才他下意识的一掌将何乔拍飞,并没有看清何乔的面容。

让他诧异的,不是何乔的身份,而是何乔为什么来刺杀他,之前,可是何乔主动将这少女带来卖给他的。

不过,无所谓,管他什么原因,一个凡人,杀了就是。

看着朝自己再次冲来的卢道思,还有楼下传来的上楼梯的脚步声,何乔握着长剑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指骨也有些发白。

他,有些害怕。

但是,他并没有慌乱,越是害怕,越是清醒,越是冷静。

一瞬间,他便清晰的做出了判断!

他还有出一剑的机会,如果他一剑杀死了眼前这个人,就能在楼下的那些人冲上来之前,带着苏沐清离开,反之,两个人一起死。

一剑的机会,一个凡人,一个修士,虽然只有纳气境初期,但他依旧是修士,他可以调动天地源气。

这时候,卢道思已经冲到了何乔面前,天地源气裹挟在手掌之上,朝着何乔的胸口拍去。

何乔也同时做出了反应,他将长剑横在了身前。

“嘣...”一掌之下,长剑直接被绷断,手掌余威不减,拍断了何乔双手紧握的长剑,然后按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噗”鲜血喷洒而出,何乔却半步未退,他徒手抓住断掉的剑身,将剑尖按在了卢道思的喉咙上。

“呃”卢道思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何乔,想要抬起手,拍碎眼前这蝼蚁的头颅,可惜,他的喉咙被刺穿,天地源气外泄,他已经没有力量可以调动了。

卢道思倒在了地上,到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个凡人手中,而且,那凡人只用了一招。

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何乔挣扎着站起身来,冲到房间里,一把将苏沐清抱起,从二楼跳了下去,然后朝着远处跑去。

远远的,似乎还能听到红香坊里传出嘈杂的呼喊声,叫骂声。

何乔并没有回九龙镖局,他不信任九龙镖局的任何人,他抱着苏沐清,朝着九灵城外的一间偏僻的破庙跑去。

一路奔跑,鲜血也一路洒落,洒落在苏沐清胸前的红衣上,还有她的俏脸上。

还好,此时他们终于到了那破庙之中,到了这里,何乔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安心了许多。

随着一口气吐出,何乔脚步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他只是一个凡人,被一个纳气境的修士击中两掌,他的五脏六腑都受了重创,再加上之后又全力狂奔了许久,他现在已经到了重伤垂死的地步。

苏沐清从地上爬起,然后沉默着将何乔扶了起来,让他倚坐在一个草垛旁,从身上撕下一截红衣,帮他将依旧在流血的手掌给包扎起来。。

“你要死了么?”苏沐清的语气很平静。

“恩。”何乔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他的五脏六腑都受了重创,胸腔内像是火烧一样难受。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依靠在何乔身旁,沉默良久,苏沐清才再次开口。

“好么?”闻言,何乔自嘲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不好吗?”苏沐清歪着头,看了看何乔说道:“我们才认识一天不到,你却愿意为了我拼命。”

“咳咳”何乔再次咳出一口鲜血,低着头说道:“是我把你卖给了卢道思,卖了二百两白银。”

“...哦”沉默了一会,苏沐清哦了一声,再次开口问道:“那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良心不安。”何乔低声喃喃了一句,又补充了一句:“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轻易相信一个无缘无故对你好的人了。”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弥留之际,何乔这这么一个恶贼,也变的心善起来。

外面依旧下着大雨,雷声也还未停止。

苏沐清不知何时离开了这里,破庙内,何乔一个人孤零零的倚靠在那里,奄奄一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