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二十七章 前世今生(四)

第二十七章 前世今生(四)

转眼间,两年的时间过去。

两年的时间,何乔终于突破了“气境”迈入了“玄境”。

而苏沐清现在的实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不知道苏尚武用了什么办法,激发了她体内的血脉,不仅如此,苏尚武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苏沐清找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让她的血脉一次次变强。

两年的时间,苏沐清的血脉已经堪称可怕,玄境之中,少有敌手。

不过,她的血脉提升也已经到了瓶颈,想要再次变强,除非是遇到什么逆天的宝物,否则基本没什么可能了。

血脉变强,并不需要修炼,这两年的时间,苏沐清是在修习兵法。

有苏尚武的提拔、培养,她的进步只能用神速来形容。

仅仅两年的时间,她成为了出云国最年轻的将军,而且是一个实权将军,甚至可以说是除了苏尚武之外,权力最大的将军。

她奉命镇守北荒六郡,官拜六郡总督。她统领镇北七十万大军,封号“清凤将军。”

那年,她二十,桃李年华。

很多人不理解,如清凤将军这等奇才,为何不留在繁花似锦的长安城,而主动申请去北荒六郡。

她说,北荒常有战事,身为一个军人,自当以身报国。

她却未说,她一定要去北荒,除了保家卫国,还有一个目的,她要等一个人归来。

那年,何乔听说出云国北荒六郡新来了一个六郡总督,桃李年华,却用兵如神。

后来,他确认了那是他的清儿,他笑的很开心,甚至还在异国他乡,独自饮酒到大醉,醉到不省人事。

这是一件恐怖而危险的事,但他还是醉了。

醒来之后,他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回去,去见见她。

那年冬天,他从北蛮之地归来,却并没有去见她,他不能去见她了。

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去做。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知道了一个秘密,北蛮之地出了一个奇人,他在北荒六郡中埋下了一颗棋子,一旦动用,至少也能让北荒六郡陷入动荡,甚至可以直接拿下北荒六郡。

那个“棋子”叫“贾诚”,他是一个凡人,是一个商业鬼才,整个北荒,绝大多数的商业往来都与他有关。

他,富可敌国,他是一个凡人,却没有任何一个修士敢动他,先不说那些隐藏在暗处保护他的人,就算没有人保护,也没有任何人会想去动他。

就连这出云国皇室,都不敢动他。

他的名声太好了,整个出云国,无人不知北荒有个贾善人。

北荒之地,三万万子民,有几个未曾受过他的恩惠?

不说别人,就说七十万镇北大军,绝大多数都是穷苦出身,他们之中至少有八成,在年少时都曾受到过贾善人的恩惠。

整个北荒,除了极少的一些富人,有几个未曾吃过他的救济粮?

是,修士是可以不用吃饭,但是,没有人天生就是修士,谁不是从锻皮境一步步走过来的。

如此之人,振臂一呼,绝对是亿万人响应。

甚至可以说,在这北川之地,贾善人说话,比苏沐清这个新来的六郡总督还要有用。

那一夜,何乔潜入了贾府。

杀了贾善人一家六口。

“黄泉不归路,魂断奈河桥”场中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唯一的线索便是这十个猩红的大字。

十个猩红的大字,刺的这新上任的六郡总督,眼睛通红。

这个字迹,这个名字,她太熟悉了。

消息传的很快,第二天便传到了出云国皇室的耳中。

三天之内,大殿之上,连续传来八道圣旨,道道催命。

那一天,北荒六郡,尽皆缟素。

不,不止北荒六郡,那天,出云五十六郡,无白布可用。

皇宫中的八千精锐,在那一天出动了一半,在禁军统领的带领下来到了北荒。

同时带来的,还有第九道圣旨,那一道圣旨,抽调了镇北三十万大军。

事实上,何止是这三十万人,当听说陛下下诏要抽调大军去搜查奈河桥的时候,整个北荒大军都乱了,七十万人,每一个都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每一个都想去搜查他。

若不是因为担心北蛮之地突然进攻,这七十万人恨不得全部都去搜捕奈何桥。

三天的时间,整个北荒六郡被刮地三尺。

可即便如此,却愣是没有发现奈河桥的任何痕迹,他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就此消失。最终,这案子不了了之。

恐怕谁都不会想到,此时的奈河桥,浑身缠着纱布,安静的躺在六郡总督的床上。

其实,第一天的时候,苏沐清就找到了他,她知道,一但何乔被发现,他就死定了,即便是她,也不可能保护的了何乔,所以,她把他藏了起来,藏在了自己的床上。

后来,在她的精心安排下,何乔逃出了出云国,再次去到了北蛮之地。

何乔醒来的时候,苏沐清并没有询问,他为什么要杀贾善人,就让他离开了。

她不敢问,因为她怕问了,何乔给出的解释,她无法相信。

她害怕,害怕自己不能做到百分百信任何乔。

他们分别太久太久了,久到有些生疏,久到她开始怀疑,他们还能否像以前一样毫无保留的信任彼此。

这是一个无可奈何的误会,也是一个必然的误会,因为即便她问了,何乔解释了,她也不会相信,贾善人竟然是北蛮之地埋藏了数十年的一个棋子。

这天下,没有人会相信。

这一走,就是三年,再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玄境中期的存在。

他回来了,并未告知她,而是悄悄去了北川郡,杀了九龙镖局满门。

若不是那鲜红的十个大字,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曾经回来过。

又是三年时间过去,时隔六年,她终于再次见到了何乔,那时候,何乔已经是玄境巅峰的存在,那一次,何乔杀上了塞北大漠龙门寺,一夜之间,屠尽了塞北大漠龙门寺三百僧侣,那一次,何乔依旧是重伤垂死,然后被她所救。

那一次,何乔昏迷了半个月,醒来之后,他便拖着重伤之躯悄悄离开,甚至未曾与她打一声招呼。

那一天,她躲在不远处,蹲在地上,哭的像是十四岁的小女孩。

之后,整个北川郡,玄境巅峰的高手,何乔杀了一个又一个,他仿佛是疯了一般,每天不是在与人厮杀,就是在去与人厮杀的路上。

有的是为了寻仇,但更多的,是北蛮之地埋藏在北川六郡的棋子。

每一次,他都深受重伤,每一次她都能找到他,保护他,照顾他,为他熬药,为他疗伤。

就像多年前他还是“气”境的时候,那时候,是他一次次拿命保护无法修炼的苏沐清,从未嫌弃过她,更不曾抛弃她。

现在,她已经不想问何乔为什么杀人了,已经没有必要问了,也不想问了,就这样下去,也好。

她怕问了,就彻底的与何乔分道扬镳了。

可惜,即便是保持这样的关系,都成了奢望。

某一天,何乔又一次重伤醒来的时候,他彻底变了。

他让她滚,让她滚去做她的六郡总督。

那一天,苏沐清没有哭,也没有走,她就在那怔怔的看着他渐渐远去。

转身,无悲无喜。

哀莫大于心死。

那天,六郡总督离开了北荒六郡,辞去了官职,回了长安城元帅府。

那天,听闻清凤将军回了长安城的三皇子殿下也从东北边疆归来。

三皇子殿下说,感觉自己学艺不精,要跟着元帅大人精修兵法,三天两头的往元帅府跑。

没多久,何乔出现在了极北大草原。

这一次,他的目标是草原雄鹰。

天下八大尊之一。

何为大尊?

玄境无敌,便是大尊。

曹雄,北方蛮族之人。

不需要过多的介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没什么好说的

何乔从为怀疑过自己是否会杀错人,是否中了北蛮的圈套,因为他每一次都能找到足够多的证据,证明这些人,真的是被蛮之地埋藏的暗子。

那一天,何乔杀上了曹家。

一战惊天。

天下八大尊之一的草原雄鹰,竟然也被奈河桥所杀,那一天,奈河桥还杀了曹家一门七十六口。

那一天,出云国第一杀手变成了奈河桥。

这是毫无疑问的,一个连大尊都能杀掉的人,谁敢与之争锋。

但也是那天起,天下再无奈河桥之名,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世人都说,奈河桥是与曹雄同归于尽了,只是,死不见尸,终究是让人无法安心。

两年后......

今天,出云国发生了三件大事。

清凤将军官复原职,重任六郡总督、统御镇北七十万大军。

三皇子殿下被册封为太子。

皇帝陛下亲自为清凤将军与太子殿下赐婚。

一个月后.....

今天,是太子殿下与清凤将军大婚的日子,却不是安稳的日子。

凌晨寅时,整个皇宫,喊杀震天.....

记忆到了这里,戛然而止。

因为何乔与他的清儿,终究没能活着走出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