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二十九章 离去

第二十九章 离去

屋顶上,怔怔出神的何乔忽然转过头,看向身旁。

那里,一道倩影正小心的趴在墙檐下,悄悄探出一个小脑袋偷看他。

何乔笑了笑,坐起身来,看向苏沐清问道:“清儿,有什么事吗?”

“啊?没...没事。”虽然说着没事,不过她还是跳到了屋顶上,然后走到距离何乔身旁大概一尺的地方坐了下来。她有些尴尬,她没想到,自己还没上来,就被何乔给发现了。

坐在何乔身旁,苏沐清咬了咬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开口。

拥有完整的意傍身,何乔的感知自然非常的敏锐,他轻易的察觉到了苏沐清的异常,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说道:“怎么,与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此时的他,又下意识的把眼前的苏沐清当成了他记忆中的清儿。

“啊?”苏沐清惊咦了一声,随即低着头,小声的说道:“你以后会留在九灵城么。”她的表情有些娇羞,因为刚才何乔那句话说的实在太过暧昧,也因为她的这句询问实在太过暧昧。

这让她的俏脸有些红,现在的她,并不排斥何乔。

“唔,过几天,等城主府的人到来之后,就我会离开。”何乔并没有看苏沐清,而是抬头看着天上的星辰,他已经有了打算,他要去长安城,那是前世清儿呆过的地方。

不仅如此,长安城还是整个出云国最繁华的地方之一,那里有着数不清的高手,还有许多强大的势力,那里,才是属于他,不应该说是属于他们的舞台。

“去哪里?那你还会回来么?”听到何乔说要离开,苏沐清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情绪有些低落。

她依旧低着头。

“唔,去长安城,那里才是我们的舞台。”何乔的面嘉善带着笑意,依旧抬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我们?”苏沐清诧异的抬起头,转头看向何乔。

“对,我们。”何乔同样转过头,看向苏沐清。

这一刻,两人的目光第一次交织在了一起。

一息...两息...

苏沐清的俏脸忽然布满红霞。

“你你你,谁要和你一起去长安城了,我我我...我才不去。”苏沐清别过头,不敢再看何乔。

“哈哈,那可由不得你。”何乔的笑声,有些轻佻。不等苏沐清说话,何乔继续说道:“不去我就把你绑着去,反正,这里没人拦得住我。”

苏沐清:“......”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关系似乎拉近了不少,气氛也轻松了许多,两人也渐渐有了一些话题。

不得不说,何乔的情商虽然不怎么高,但是他的眼界、他的见识确实很开阔,再加上前世经历的太多太多,所以倒也不至于冷场。

当然,不冷场的原因,主要还是何乔一直再给苏沐清讲故事。

他给她讲了一个关于清凤将军和天下第一恶贼的故事。

这个故事很长很长,甚至很多时候都很平淡,让苏沐清听得有些无聊。

不知何时,何乔的声音忽然停止,因为苏沐清已经靠在他的肩膀上熟睡了过去,她太累了。

何乔轻轻伸出一只手,将苏沐清抱在了怀里,让她睡的更舒服一些,低下头,看着那似乎还带着笑容的俏脸,同样露出一抹笑容。

这,就是他想要的。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接近黎明的时候,苏沐清的眉头渐渐皱起,口中似乎还低声呢喃着什么,眼角似乎还有些泪痕。

轻叹了一口气,何乔知道,她应当是梦到了三爷,那个保护了她与苏沐雪十多年的和蔼老人。

伸出一根手指,轻点在苏沐清的眉心。

很快,苏沐清的面容重新恢复了平静,呼吸也重新变得匀称。

何乔起身,将苏沐清抱起,将她送回了她的闺房。

......

时间飞快,转眼间,便是三天的时间过去。

这几天的时间,苏沐清的生物中已经完全颠倒了过来,每天白天都在房间内睡觉,然后一到晚上,就悄悄爬上了屋顶......

第四天的时候,何乔带着苏沐清离开了。

他不能再等了,按理说,五六天的时间,北川郡城的人怎么都该到了才对,可到了现在他们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所以,何乔决定自己去看看。

中午的时候,何乔背着行囊,拎着一根木棍,站在了苏家大门口。这木棍据说是他们苏家祖传的宝贝,坚不可摧,这是苏沐清的兵器。

他的另一只手则是牵起苏沐清的小手,两人一起向着北川郡城的方向而去。

其实他本来是准备一早就走的,但是被苏沐清硬生生给拖到了中午。

今天,向来风风火火的苏沐清,双目有些微红,这是她那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离家远行,难免会有些不舍。

她很清楚,这一去,就不知道是多久了,一年?还是三五年?都有可能。

所以,即便已经走出好远,她依旧时不时回头,看向苏家的方向,似乎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依旧能看站在苏家大门口目送他们的苏洛峰。

苏家大门前......

苏洛峰那叫一个老泪纵横,这个让他头疼的小女儿,终于算是“嫁”出去了,还给他钓了个金龟婿,他如何能不感动......

(咳咳,不擅长描写离别,就先这样吧。咳咳)

......

傍晚时分,在距离北川郡城三十里外的一个乡间茶馆里,两道身影正坐在那里喝着茶水,这两人,自然是何乔与苏沐清。

九灵城距离北川郡城很远,即便是以何乔的速度,也用了足足两个时辰才来到这里。

至于苏沐清,自然是何乔背着的,毕竟,她只有炼血境的实力,先不说速度快慢,单是长时间的飞掠,她的身体也承受不了。

“小二,你们这里怎么人那么少?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一个客人。”苏沐清疑惑的开口问道。

“嗨,这里本来就偏僻,再加上是冬天,生意不好也是正常的。”那茶馆的老板是一个中年汉子,看起来非常粗犷,长相也有些凶恶,让人看着有些畏惧。

“哦。”苏沐清应了一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茶一饮而尽,她确实有些渴,还有些疲倦。

“那你在这里开茶馆,能赚到钱吗?”苏沐清疑惑的问道。

“那就要看运气了,有时候呢就赚不到钱,但是遇到向你们这种,那就能大赚一笔,嘿嘿嘿。”店老板嘿嘿笑了两声,笑容中似乎透着一股莫名的含义。

“小二,你怎么笑的那么瘆人......”听到那店老板的笑声,苏沐清感觉身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所以再次开口询问了一句。

何乔坐在苏沐清对面,嘴角抽了抽。

他想看看,苏沐清到底能蠢到什么地步,现在,他有些看不下去了。

“你有没有觉得,浑身发软,有些提不起力气。”这句话并不是那店老板说的,而是何乔说的。

“啊,好像是有一点,还有些累。”苏沐清伸了一个懒腰,连喝了两杯茶,她感觉有些困了。

何乔无奈的揉了揉额头,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苏沐清的眉心。

下一刹,苏沐清忽然感觉自己清醒了许多,身体也重新充满了力量,丝毫没有了疲惫的感觉,更没有什么困意。

此时,苏沐清就算是再傻,也意识到刚才自己应该是中了**,她转过头,看向了那店老板,俏脸上满是愤怒。

此时的店老板,脸上满是疑惑,他不明白,刚才何乔明明也喝了他下了**散的茶,怎么好像没事一样,而且,这个刚才还一脸困意的小丫头,怎么好像也清醒了过来。

不过,清醒就清醒吧,反正这两个小家伙,都只有炼血境一重的样子,就算没有中毒,还能是他这个纳气境巅峰的对手不成?

“混蛋,你竟然敢给我们下毒,看本小姐不拆了你的骨头。”意识到自己被下毒之后,苏沐清一拍桌子,直接站起身来,就要与那店老板动手。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何乔一把给按了下来。

“你这傻丫头,他可是纳气境巅峰,你才炼血境一重,就要与他动手?”何乔无奈的说道。

“啊?他那么厉害?”苏沐清小声的说道,她可看不出,眼前这店小二的实力。不过随即她又无所谓的说道:“不是有你在吗。”

何乔一愣,仔细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所以他又松开了手,说道:“那你去吧,揍个半死就行了,别打死了。”

“好。”苏沐清应了一声,抽出了桌边的木棍。

店老板完全愣在了那里,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两人,仿佛是在看两个傻缺。

现在的年轻人都那么膨胀么?炼血境一重,还敢对自己主动出手?

出手就算了,还特么把自己揍个半死就行了?别打死?

店老板很生气,他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

一刻钟后......

“哎呦,姑奶奶,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哎呦,我求求您了,饶了我吧,别打啦。”

“哎呦,我的腰间盘啊,哎呦,我的卜灵盖啊,都碎啦......”

店老板蜷缩在地上,悲痛的哭喊着求饶,他已经彻底被打服了。

此时的他,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憋屈,无比的憋屈。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碰到过苏沐清一下,反而是苏沐清每一次挥舞长棍,都能准确的击中他。

更让他吐血的是,一个炼血境一重的少女,竟然随手一击就能轻易破掉他的护体源气。

他无法理解,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