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三十章 为什么杀?

第三十章 为什么杀?

这些都还不是最离谱的,最离谱的是,为什么那个年轻的小子,还坐在那里喝茶???

那茶,他可是加了**散的啊,为什么他喝了那么多,一点事都没有!

“唔,好了,清儿,差不多了。”何乔将茶杯放下,喊住了苏沐清。

不是因为他心善,而是因为那中年汉子的气息已经越来越衰弱,他受了严重的内伤,再打下去,就真的要死了。

这个人现在还不能死,他还有问题要问。

“好吧。”苏沐清有些意犹未尽的收回了手中的长棍,刚才那种感觉,真的太舒服了。

刚才,在动手之前,她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她觉得,何乔那么强大,应该会有一些匪夷所思的手段才对,至少,不会让她被人伤到吧。

既如此,那她有什么不敢与这个坏蛋战斗的?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出手。

事实上,何乔的手段比她想象的更加神奇,当她动手的那一刻,她便敏锐的感觉到,一种奇特的力量出现在了她的身上,那力量,可以任由她随意调动。

有那力量在,她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那个中年汉子的攻击路数,可以提前做出反应;有那力量在,她可以轻易的洞穿中年汉子的护体源气,直接攻击他的身体;有那力量在,她甚至可以越好几阶与那中年汉子硬碰硬!

这样的战斗,只能用痛快来形容。

也是这件事,最先刺激到了苏沐清,让她更为努力的修炼。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言归正传,何乔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着的中年汉子,问道:“唔,你是干什么的,这家茶馆的老板呢?”

“我,我就是这里的老板。”中年汉子躺在地上,勉强说出这么一句话,又继续痛苦的哀嚎起来。

何乔眉头挑了挑,转头看向苏沐清,说道:“继续揍。”

“好嘞。”苏沐清紧握着手中的长棍,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只不过,这个笑容在那中年汉子眼中,不仅不甜美,反而很恐怖。

不给那中年男子任何说话的机会,就是一棍子落下……

“啊~嗷~哦~”一声声悲痛的惨嚎声响起,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直到那中年汉子奄奄一息的时候,何乔才再次让苏沐清停了下来,然后蹲在中年汉子身边,啧啧说道:“啧啧,真惨。”

“我,我真的是,是这里的老板。”中年汉子躺在地上,气若游丝,不过他还是努力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知道啊。”何乔坦然的说道:“我又没说你不是。”

中年汉子:“......”

苏沐清:“......”

“何乔,你知道他是这里的店老板,为什么还让我再打他?”苏沐清在何乔身旁低声问道。

“就因为他是这里的老板,才要打,这家伙不知道在这里祸害了多少无辜路人,你说该不该打。”何乔随意的说道。

“这,好像有点道理,那还是打死他吧。”苏沐清略微思考了一下,她觉得何乔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虽然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不过一时半会她又不想不起来。

中年汉子:“......”

“别杀我,不要杀我,我是无辜的,这些都是大哥安排的,我只是一个办事的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看到苏沐清似乎有杀掉他的意思,中年汉子也顾不得装死了,连忙趴在那里开口求饶。

“啧啧,像你这种亡命之徒,竟然也会怕死。”何乔轻笑了一声,笑容有些不屑,这种人,连贼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个辣鸡。

“想活着,也简单,唔,告诉我,你口中的大哥是谁。”何乔笑着询问道。

“这...”中年汉子有些犹豫,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到底用有什么样的实力,他不知道,他大哥能否对付的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果不能的话,那他把何乔带过去,可就相当于是引狼入室了啊。

“怎么,不想说?那你还是死吧。”看到那中年汉子犹豫,何乔轻笑一声,抬手一掌便朝着那中年汉子的脑袋拍去。

“我说,我大哥是陆仁义。”感受到何乔身上的杀机,中年汉子毫不犹豫的将他大哥的名号供了出来。

“大哥的实力已经接近凝丹境,想来对付这小子应该不在话下。”中年男子暗暗想着,安慰着自己。

面对生死危机的时候,他最终还是抛弃了所谓的结拜之情,选择了先保住性命,至于后面那个想法,只不过是因为出卖了大哥心理过不去,然后给自己的一个自我安慰罢了。”

“很好,恭喜你活了下来,现在,带我去找他。”一点意打入中年汉子体内,让他身上的伤瞬间恢复不少,至少,说话利索了许多,也恢复了行动能力。

“往哪边走。”何乔询问了一句。

“那边。”中年汉子指着东边的方向说道,他倒是没有撒谎,他也没那个勇气去欺骗何乔,现在的他只能破罐子破摔,暗暗祈祷自己的大哥能打败何乔。

那陆仁义所在的山头距离刚才那个茶馆并不远,也只是二三十里的样子,以中年男子的速度,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便已经远远的看到了那山头。

到了这里,何乔身上的意猛地铺展开来,瞬息覆盖了大半个山头,此时他,已经轻易的找到了所有隐藏在这山头之中的人。

前后不过五息的时间,何乔便已经将所有人的位置锁定,他笑了笑,看向中年汉子说道:“好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听到何乔的话,中年男子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想说什么,却忽然感觉自己身体不受控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少了一些东西,他找不到自己的腿了,不,不止是腿,他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消失了,但是,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两息时间过去,刚才还好端端站在那里的一个中年汉子,就这么变成了虚无,连骨灰都未曾留下。

这时候,苏沐清才转过身来,看向那中年汉子刚才站立的地方,声音有些微微颤抖的问道:“他,死了?”

刚才,她想转身,但是却被何乔抓住了,何乔没有让她看到刚才那一幕。

“嗯,死了。”何乔语气平静的说道。

他不想轻易杀人,但是,这一切都有一个底线,只要触及到了他的底线,那他就必须死。

“走吧。”何乔温柔的声音在苏沐清耳旁响起,却让苏沐清下意识的后退了了一步。

她有些害怕。

之前,何乔一直面带着温润而儒雅的笑容,从未动手杀过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苏沐清自然不会害怕他。

但是,刚才,何乔就带着那温润而儒雅的笑容,随手将一个人给杀了,而且,那人连一点渣都没有剩下,这手段,想想都有些毛骨悚然。

看到苏沐清的举动,何乔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早就猜到了苏沐清会有如此反应。

虽然有些害怕,不过苏沐清还是跟着何乔朝着山峰上走去,一直到了半山腰上的一个寨子门口,苏沐清依旧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这让她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山贼都是毫无警惕性的吗?难道他们都不在寨子外面设防的吗?

她自然不知道,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暗哨,还没来得及动手,甚至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便被凝固在了那里,然后被湮灭成了虚无。

“黑风寨”看着寨子上挂着的一个牌匾,何乔轻声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名字不错,可惜只是一伙不入流的劫匪,实力最高的也就只有汇海境后期。

两人就旁若无人的走进了寨子之中,到了这里,苏沐清才终于第一次看到了一个山贼。

或者说,是一个山贼发现了他们。

随着一声哨响,寨子之中迅速的涌出十来个人,这十来个人都是男子,个个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看起来非常有压迫感,这十来个人围成一个圈,将两人给包围了起来。

最终,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从大殿中走出,朝着两人走了过来,他便是那个中年汉子口中的陆仁仁义。

陆仁义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看起来有些瘦弱,倒是与这黑风之名颇为契合。

看到陆仁义出现,何乔点了点头,很好,这黑风寨的所有人,都到齐了,他转过头,对苏沐清说道:“我要杀人了,你要是不敢看,就闭上眼睑下垂睛。”

“哈哈哈,杀人,他要杀人?哈哈”听到何乔的话,山贼们纷纷哄堂大笑。

只有苏沐清,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又拿双手遮住了眼睛。

场中的笑声戛然而止,一片死寂,再没有任何声音。

略微犹豫,苏沐清缓缓睁开了双眼,捂住眼睛的双手并没有拿开,却悄悄分开了一条指缝。

透过指缝,她清楚的看到,站在她对面不远处的陆仁义,下半身已经变成了虚无,只剩下上半身悬浮在空中,他的表情狰狞,双目中是无尽的惊恐,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躯体连同内脏,还有身体内的天地源气,一点点的湮灭城虚无,直到头颅彻底消散,一行十余个山贼,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呕...”呆愣许久的苏沐清忽然稀里哗啦的呕吐了起来,那一幕实在太过恐怖,太过恶心。

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苏沐清呕吐,何乔轻抚着她的后背,有些心疼。

其实,何乔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让她苏沐清恢复,让她不再觉得恶心,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苏沐清需要习惯杀人,无论是做兵,还是做贼,她都必须习惯杀人。

良久,等苏沐清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何乔才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吗?”

“他们都是山匪,不知残害了多少无辜之人,本就该死。”苏沐清认真的回答道。

她并不是一个迂腐之人,更不是什么“圣母”,事实上,后来的她,杀的人可比何乔要多得多,手段也要残忍的多,不过,那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何乔笑了笑,并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

何乔杀这些人,只是因为这些人是山匪么?呵,他是天下第一恶贼,可不是什么替天行道、行侠仗义的侠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