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一章 长安城里来了个画师

第一章 长安城里来了个画师

今天,已是腊月二十七,还有三天,就要过年了,长安城里似乎都比平时热闹了许多。

那一天,见过宋星之后,何乔便带着苏沐清一起,朝着长安城而去。

一路走走停停,足足过了半个月,两人才终于来到了这长安城中。

来到这长安城后,何乔便租了两间屋舍,做起了他的老本行——卖画儿。

这是他前世的爱好。

......

长安城地处东北,比之北川郡还要寒冷许多。

这两天还下了一场大雪,为这帝都渲染了一场萧瑟。

迎春阁、六楼......

此时,诺大的大厅里,只有两名少年临窗而坐。

这自然不是因为生意不好,而是因为这两人不希望被人打扰,所以包下了整个迎春阁。

朱:“司徒,最近长安城里,可是热闹不少啊。”

司徒:“哦?”

朱:“距离学院招生越来越近,五十六郡里最近可是有不少人涌入了长安城。”

司徒:“那有什么奇怪的,不是向来如此么?”

朱:“今年长安城里可是来了一个了不得的美人,而且是平民出身。”

司徒:“与我何干?”

朱:“啧,你这个人,就是没情调。”

司徒:“废话少说。”

朱:“啧,那长安城里最近来了一个画师,虽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其画艺可不一般。”

司徒:“哦,有多不一般?”

朱:“虽然比不上你妹妹,但也有其独到之处。”

......

何乔走出书房,走过院落,打开了院门。

院门之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画斋。

这是何乔随性而写,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只是告诉别人,这里卖画,仅此而已。

何乔站在院落门口,抬头看向远方。

那里,有着一座七层高楼,在第六层靠窗的位置,两道目光在盯着这里。

迎春阁,六楼......

朱:“那小子似乎发现我们了,倒也有些本事。”

司徒并没有回答,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朱:“司徒,你去哪儿?”

司徒:“去见识见识,比我妹妹更精湛的画艺。”

朱:“喂喂,我可没说,那小子的画艺比的上画娇妹子。”

两人走下三春阁,沿街朝着何乔的画斋走去......

“快快,闪开闪开,都闪开。”忽然,一排士兵沿街散开,将人群都驱散,这些士兵从城门处开始,一路开辟了一条道路过来。

“这是谁来了?那么大的排场。”朱有为眉头挑了挑,疑惑的说道。

“不知道。”司徒念摇了摇头。

“呜~~”一道长长的军号声忽然奏响。

两人对视了一眼,听到这军号声,他们都已经猜出了来人的身份。

何乔从书房内走出,站在门口,好奇的看向西城门的方向。

一个身形略显消瘦的少年,身着一身亮银盔甲,披着白色披风,头上还带着青盔。此时的她正骑着一匹白马,昂首挺胸,目不斜视,从城门方向缓缓而来。

在他身后,则是绵延不绝的军队。

“恭迎三皇子殿下,班师回朝。”有不少人认出了这少年的身份,连忙跪拜。

看到三皇子殿下骑着马缓缓而来,司徒念与朱有为对视了一眼,同样躬身微微躬身一拜:“三皇子殿下。”

三皇子一路前行,并没有理会其他人,直到走到朱有为与司徒念身旁的时候,才停下脚步,朝着两人微微抱拳:“有为兄,司徒兄,好久不见。”

“殿下这一去,经年矣。”司徒念答道。

“是啊,都一年了,你还是老样子,我先走了,改天请你们喝酒。”三皇子笑了笑,并没有停留,继续向前而去。

看到三皇子朝着过来,何乔站在那里,面容平静,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但他的内心里,却已经涌起了惊涛骇浪。他没想到,这一世,他才来长安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见到了三皇子殿下,这个前世的情敌!

“好帅啊。”苏沐清不知何时也来到了大门口,看着三皇子走过,双眼冒着星星,一脸花痴的说道。

何乔:“...”

“嘭”,何乔直接抬手敲在了苏沐清的额头上,当然,他肯定是不舍得真的伤到苏沐清的。

“哎呦,何乔,你做什么。”苏沐清揉着额头,委屈的说道。

“不做什么,回去练枪。”话落,何乔直接转身朝门内走去。

“嘻嘻,何乔,你是不是吃醋了,其实你比他帅多了。”

何乔:“......”

两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让一旁的人都惊呆了,这两人还真是大胆,见到三皇子殿下走过,不参拜就算了,竟然还在敢这里打情骂俏。

“有意思”看着两人走向画斋的背影,三皇子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也不知他是在说何乔,还是在说苏沐清。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驻足,而是继续向着内城的方向而去。

直到三皇子走过去,司徒念轻轻一叹:“一年不见,他更可怕了,差距,越来越大了。”

“现在他变的有多强我都不会感觉奇怪了,好了,我们和他没法比的,他就是一个怪物。”朱有为咂了咂舌,他同样能感觉到,三皇子身上那恐怖的气息。

“不愧是军神!”司徒长长一叹。

他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天才,都有着自己的傲气,但是,面对三皇子这样的妖孽,他们感觉到了深深地无力感。

“走吧。”朱有为率先开口,朝着前面不远处的画斋走去。

走到院子里,两人的目光立即被苏沐清给吸引。此时的苏沐清,身着一袭简练的红衣,手中拿着一杆“长枪”,正一枪枪的刺在院中的那颗老柳树上。

她在练枪。

练的是最基础的枪法,只有最简单的几个动作,她却练得非常认真,在这寒冬腊月,依旧香汗淋漓。

司徒念双眼微眯,他注意到了苏沐清手中“长枪”的特殊,那枪没有尖刃就罢了,就连枪身,也是由白纸卷成。奇怪的是,她的力道很大,这么一枪枪的刺出,这白纸竟然没有因此而折断。

事实上,这“长枪”只是何乔随手拿宣纸卷成,长枪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长枪之所以没有折断,是因为苏沐清每一枪刺出的时候,都会用一股特殊的力量包裹着长枪。

而这股力量,就是“意”,与何乔一模一样的意,或者说,那是“意的”雏形。

“两位若是看画,在下自然欢迎,若是为了别的,还是请回吧。”何乔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书房门口,声音平淡。

“自然是看画的。”朱有为露出一个笑容,朝着何乔走去。

直到三人移步到书房内,苏沐清都未曾转头看过一眼,她完全沉浸在练枪之中,一丝不苟的练着她的基础枪术。

相比于一个月前,她消瘦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