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二章 卖画

第二章 卖画

两位,想看什么画?”何乔为两人倒了一杯茶,淡笑着说道。

“这要看你有什么画。”朱有为端起茶喝了一口,露出一个笑容:“只要你的画,能让我满意,钱,不是问题。”

何乔微微一笑,刚想说话,一旁的司徒念却先开口了。

“这两边的画,有什么不同?”司徒念指着书房两边,挂着的寥寥几张画卷,疑惑的问道。

他刚进到这屋里,就看到了这两边挂着的几幅画,两边的画以对称的方式挂着,乍看之下,左边的画和右边的画似乎一模一样。

当他仔细看的时候,却又感觉似乎有些不同,但具体哪里不同,他却说不上来。

何乔露出一个笑容,又给朱有为将茶水满上,才说道:“左边的这些,价格随你出;右边的这些,价格随我出。”

“啧啧,那你要是让我把整个皇城买下来,我还真买不起。”朱有为咂舌,这价格,细想之下,还真有些恐怖。

“若我真的开价整个长安城,而你只给我半个,我也不会卖。”何乔淡淡一笑,说出的话却让朱有为目光一凝,这小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一旁的司徒念却丝毫不在意,他的目光依旧集中在一幅画上。画中是一个女子,女子身着火红盔甲,骑着一匹火红的宝马,手持一柄长枪,孤立于断崖之上。

天空中飘落着飞雪,落满了断崖,在那断崖之旁,是一朵同样火红的冰魂。

虽看不清面容,但是司徒念脑海中已经出现了这画中女子的模样,这画中的女子,就是苏沐清。

“那么,这两幅画,到底有什么不同。”司徒指着两边一模一样的画卷,再次重复了一遍。

“若你不懂,自然也不会买,我也自然无须向你解释。若你买了,自然是因为懂了,那我又何须多嘴。”何乔摇头一笑,并没有解释。

“有道理,说得好,说的很有道理,怎么样,司徒,要不要买一幅。”朱有为在一旁怂恿道,显然,他是没有买的意思。

他也同样能看出,这两幅画,隐隐有些不同,但是不同在哪里,他也同样看不出来。

他是一个精明的商人,看不出价值,他自然是不会买的。

“价格随我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司徒念不一样,司徒念看不懂,但是他司徒家,可是有着一位真正的高人。

“这幅画,多少钱。”司徒念沉吟了良久,才开口问道,他下定了决心,要买下这两幅画,他准备买回去,让自家妹子看看,这画到底有什么玄妙。

“看在你是第一个买画的人,我也不能太黑心不是,我要这院子的地契。”何乔指着房子说道。

朱有为:“...”

司徒念:“...”

“就这些?”司徒念说道。

“有问题吗?”何乔面容有些僵硬,难道自己要价太高了?

司徒念与朱有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语。

他们以为,何乔这一副高深莫测的形象,张口就是半个长安城城,会开出什么天价呢,没想到,只是要这一间房舍的地契那么简单,那么便宜!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朱有为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好了,从现在开始,这房子就属于你了。”何乔看向朱有为,沉默了一会,说道:“这房子,是你家的?”

朱有为露出一个笑容:“这长安城的房子,有一半都是我家的。”

何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手有些微微颤抖,他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如果时间能倒回到一分钟之前,那该多好,若是能回到一分钟之前,他一定要开价半条街!

“得,我看这幅也不错,我要了。”朱有为指着另一幅话说道。那画中,是一个中年男子,同样是立于悬崖之上,他身着一袭灰袍,双手背负身后,脚下一片苍凉,给人一种“智珠在握笑看风云”的感觉,任谁看到这幅画,都能感觉到这画中之人是一个算计天下、算尽人心之人。

何乔露出一个笑容,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刚才自己显然开价低了,现在,可要好好的宰这个富得流油的家伙。

他还未开口,朱有为却先开口了:“何乔兄,他司徒买一幅画,你要了一张地契,我朱有为自认不比他司徒念差,你可不能让我难堪啊。”

何乔:“...”

何乔发现,自己果然是高兴的太早了,这朱有为看着就一副奸商的模样,果然是相由心生啊。如他这种奸商,怎么可能会任由何乔摆布?

只是一句话,就让何乔准备好的话都咽到了肚子里。

“有为兄说笑了,我自然不会狮子大开口的,这价格就由有为兄来说好了,就当交个朋友。”何乔也不是傻子,既然开不了高价,那就让朱有为自己来定好了,反正他自己话都说出去了,他也不好意思定的太低,让自己难堪吧?

“既然何乔兄如此给我面子,我也不好小气不是,这枚戒指里,有一万颗灵石,至于这戒指,就当给何乔兄的见面礼了。”朱有为满脸堆笑。

听到朱有为的话,何乔也同样露出一个笑容,这朱有为还真大方,一枚储物戒指说送就送,哪怕是最便宜的储物戒,也远比这地契和一万颗灵石贵重多了。

“那就多谢有为兄了。”何乔自然知道,朱有为这是要“投资”自己,与自己交好了。

不过他并不介意,这对他来说,并无坏处。

两人将画卷收起,便起身告辞,走出了画斋。

“我先回去了。”画斋门口,司徒念向朱有为告辞。

“我也跟你一起去。”朱有为嘿嘿一笑。

“我要去找我妹妹,你跟着我干嘛?”

“我去找我的未婚妻啊。”

“若是让她听到,你又在背后造谣她是你的未婚妻,她肯定会生撕了你。”司徒念上下打量了一眼朱有为,一米七不到的身高,两百多斤的体重,一身肥肉,大腹便便,贼眉鼠眼的模样,耳朵却又特别大,因为太胖,还有着双下巴。

司徒念幽幽一叹,就这幅鸟样,还想追自己的妹妹,别说自己那眼高于顶的妹妹,自己都想现在就生撕了他。

“司徒,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难道我朱有为配不上你妹妹吗?”朱有为自信的说道。

司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