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三章 灵魂

第三章 灵魂

两人来到司徒家,门口的两个侍卫立即恭敬的弯腰鞠躬:“大少爷,有为少爷。”

细看之下,这两个侍卫竟然都有着汇海境后期的实力。

司徒念微微点头,朝着府内走去。

司徒府是以园林的格局来建造,走入院落之内,便是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廊上面还有不知名的植物环绕,陵园内到处都种着各种各样的树。

此时虽是冬季,司徒府内却仿若盛夏,万紫千红,绿草如茵。

“啧啧,还是你们司徒家有情调,不像我家那老头子,家里啥都没有,除了钱还是钱。”朱有为啧啧叹道。

司徒:“......”

两人漫步而过,没多久,便走到一个精致的房间门口。到了这里,一路喋喋不休的朱有为才忽然安静下来,不再说话。

“妹妹?”司徒念轻敲了两下房门,开口喊了一声。

“大哥,有事么?”一道淡雅而甜美的声音响起,那声音恰如仲春暖阳,又似初夏的清风,让人着迷。

但她似乎并没有开门的意思。

事实也确实如此,大多时候,她都喜欢把自己关在这精致的书房内,不外出,也不与人沟通,犹如笼中的金丝雀一般。

“我给你带来了一份礼物。”司徒柔声说道,事实上,他对画并不感兴趣,他之所以会买下这画,是因为他觉得这画很不简单,或许他妹妹会喜欢。

“先放在门口吧。”声音再次响起,屋内,女子依旧在专注的舞动手中的毫笔,依旧没有起身开门的意思。

“这是一幅画,我觉得,或许你会喜欢。”司徒念再次开口说道。

“进来吧。”良久,少女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吱呀”木门轻轻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

少女丰姿冶丽,玉貌花容,她的皮肤有些病态的苍白,那是因为她常年将自己关在书房内,不见太阳所导致的。

少女手中依旧捏着一杆毫笔,专注的描绘手中的画。

专注的神情,苍白的容颜,初见之时,便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也难怪朱有为第一次见到她,便被迷的神魂颠倒,当场发誓此生非她不娶。

就是被赶出司徒府的时候有些狼狈...

两人走进屋内,关上房门,静静的等待着。

良久,少女才将画笔放下,看向司徒念:“大哥,拿给我看看吧。”

闻言,司徒念立即将两幅画摊开,轻声说道:“这两幅画,乍看起来似乎一模一样,但是仔细看,却感觉有些不同,但是到底哪里不同我却说不上来。”

听到司徒念的描述,少女的美眸轻轻眨动,看向了那两幅画。

随着她越发仔细的观察两幅画,她的眉头也微微蹙起,正如司徒念所说,这两幅画确实有些不同,但是到底哪里不同,一时半会,她也没看出什么。

她只能感觉到,这两幅画,其实是完全不同的,左边的那幅,非常普通,她随手就能画出,但是右边的那幅,却是连她这位“画娇”都无法轻易参透的,这让她的美眸都愈发的明亮起来,她似乎在“画”之一道上,看到了前行的方向。

一旁,朱有为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刚才怎么就没想起来,把手中的画送出去,竟然被司徒念抢先了。他是真的没想到,平时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少女,竟然会对这画如此感兴趣。

“大哥,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两幅画,可还有其他的。”随即她又才映过来,摇头轻叹:“此等绝世之作,大哥能遇到一幅就已是天大的运气,哪里还会有第二幅。”

这画,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在她想来,这两幅画应当是出自某个隐世高人之手,意外流落而出,或者干脆就是从外域流落而来,恰好被司徒念遇到。

她有些遗憾,若是能找到作这画的画师就好了,只是,自己又去哪里寻找那画师?

而且,就算知道出自谁的手笔,那等人物,愿不愿意见自己还是两说。

“嘿嘿,画娇妹子,我这里恰好也有一幅。”朱有为的声音响起,打断了画娇的思绪。

他感觉,自己的运气是真的好,刚才的后悔一扫而空,连忙将手中的画也递了过去:“画娇妹子,你看看这幅,与你大哥手中的那幅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画娇将画卷展开,看着那一袭灰袍、临崖而立的背影,脑海中自然的浮现出那人的面容,还有其淡看风起云涌的气度。那是一个“武可平天下,文可安民心”的可怕男子。

想到这里,画娇立刻将双目移到之前那一副画上,再看那红衣少女,她忽然明悟了过来。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看到妹妹那明悟的表情,司徒念自然知道,她一定是看出了一些东西。

“那还用说,这长安城里,怎么可能还有比画娇妹子更懂画的。”朱有为立即恭维了一句。可惜,他的恭维并没有得到回应,画娇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对于朱有为,画娇是真没有什么好感。

能让他留在这里,完全是出于礼仪,还有照顾司徒念的面子。

“勉强能看出一些,但是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也不知道,他的画,已经超过了我的认知。”画娇轻轻摇头,继续说道:“这左右两幅画,看着一样,其实那只是你们产生的错觉,这两幅画,其实只有左边的是真实的,而右边这幅,并没有那么多东西,你们看着感觉有,是因为这画,拥有灵魂。”

司徒念与朱有为对视了一眼,有些茫然,他们并没有听懂。

画娇看到两人的模样,自然知道两人没有听懂,她略微思考了一下,继续解释道:“若是先看左边这幅,你的脑海中应该能浮现一个高深莫测的中年男子形象,这是画中所画出来的。

但是右边这幅,你能更深刻的感觉到这中年男子谈笑间算计天下算计人心的可怕。但是这些东西,并不是画在纸上的,只是你所感觉到得。”

司徒念与朱有为再次对视了一眼,再次摇了摇头,他们按照画娇所说,分别去看这一左一右两幅画,却依旧没能看出什么。

见状,画娇也没有继续解释,她知道,没有继续解释的必要了,再解释,这两人也不可能听的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