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五章 七娇四绝一军神

第五章 七娇四绝一军神

何乔并不是漫无目的闲逛,他是出来购置“年货”的,这还是苏沐清离家之后的第一个“年”,他想给苏沐清一点温馨的感觉。

一路走来,何乔逛得有些眼花缭乱,索性看到什么喜欢,就买什么,反正,他现在有的是钱!

到最后,何乔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买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终于,他逛累了,索性就近在一家酒楼中坐了下来,点了一桌酒菜。

他刚坐下没多久,一个浑身肥肉的胖子坐到了他面前:“咦,这不是何乔兄吗?好巧啊。”

这胖子,自然是朱有为。

“有为兄,确实很巧。”何乔微微一笑。

朱有为出现在这里,自然不是巧合,何乔早就知道,有人在后面跟踪他,不过他并没有做什么,他能感觉到,那些盯着他的人,并没有什么恶意。

此时看到朱有为出现,何乔自然能猜到,刚才那些都是朱有为的人。

“是啊,我就出来逛逛都能遇到何乔兄,看来我们缘分不浅啊。”朱有为满脸堆笑,继续说道。

“恩,确实有缘,所以有为兄找我有什么事吗?”酒菜已经上来,何乔轻饮了一口酒,开口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想与何乔兄谈一谈。”朱有为也不客气,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

“有为兄但说无妨。”何乔眉头一挑,轻声说道。

“何乔兄,与苏姑娘,到底什么关系。”他所说的苏姑娘,自然是指的苏沐清。

听到朱有为的话,何乔浅酌了一会,说道:“算是兄妹吧。”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与苏沐清的关系,说是恋人吧,好像还不是,说是朋友吧,那更不合适。

“何乔兄说笑了,你们兄妹两个,一个姓何,一个姓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呵呵...”说到后来,朱有为露出一个猥锁的笑容。

何乔:“...”

略微沉默,何乔轻轻敲击了两下桌面,问道:“有为兄,你想说什么?”

“闲聊而已,哈哈。”朱有为喝着酒,哈哈一笑,说道:“对了,何乔兄,你来到长安城不久,对这长安城的势力不了解,我给你讲讲如何?”

“愿闻其详。”听到朱有为的话,何乔也来了兴致,他来长安城不久,对于这些还真不是很了解,前世,他并没有来过长安城。

“要说这长安城的势力,最大的当然是皇宫,这整个出云国,都是皇帝陛下的出云国。除了皇宫,便是一院一阁一谷一宗,这是整个长安城最顶尖的势力。”

“这院是青云书院,阁是三景阁,谷是药谷,宗是剑宗。”朱有为喋喋不休的说着,何乔安静的听着。

他知道,朱有为今天在这里与自己“偶遇”,肯定是有什么要告诉自己,但具体是要告诉自己什么,恐怕就要自己去猜了。“当然,长安城里势力错综复杂,大大小小的势力数不胜数,这四个只是最强大的四个,除了这四个之外,还有六大家族、醉意林等等,也很强。”

何乔微微点头,将朱有为提到的每一个势力都暗暗记在心里。良久,朱有为才把这京城的各大势力简略的介绍了一遍,他边讲边喝,说完这些势力,已是有些醉醺醺的模样。

“这长安城里,我朱有为不知道的消息可不多,来,我再给你讲讲各大势力年轻一辈的天才。”朱有为似乎有些喝高了,愈发的眉飞凤舞起来,似乎在卖弄自己的见识,他又开始给何乔讲起了年轻一辈的天才。

“长安城年轻一辈,最出名的自然是七娇四绝一军神。七娇我就不多说了,经常会有变动,但这四绝,可是许多年未曾变过了,醉意林的琴,三景阁的剑,项家的重瞳,药谷的仙。”朱有为摇头晃脑的说道:“那四位的英姿,着实是让人神往。”

“至于军神,那就更厉害了,他十四岁从军,至今已经三年有余,他常年在边疆与蛮荒八族交战,很少回来,不过每一次回来,他的地位都会更高,名声也会更响,如今他已经是赫赫有名的龙牙将军了。他虽然贵为三皇子殿下,却不是依靠皇室的身份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是踩着蛮族的尸骨,一步步走到这个位置的。”

“常年在外征战,他的实力也突飞猛进,如今的他,早已经把我们这些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他才是我们出云国第一天骄。”

“确实厉害。”何乔也称赞了一句,他今天早上也看到了这三皇子,那个人,给他一种有些危险的感觉。

“对了,三皇子殿下好像已经快要年满十八岁了,按照皇室的规则,他必须在十八岁之前选一位皇妃,尽快开枝散叶。不过...”朱有为说道这里,微微一顿。

何乔疑惑开口:“不过什么?”

朱有为警惕的看着四周,才低声说道:“不过三皇子殿下至今未选皇妃,据说,他似乎不喜欢女人。有传言说,陛下早就想立三皇子殿下为太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迟迟未下定主意,而且,这次三皇子殿下突然回归,据说也是因为陛下一纸诏书,逼迫其回来选妃。”朱有为似乎有些喝多了,什么都敢说,语句也不怎么通顺了。

“不过,这些都是谣传。”朱有为继续说道:“你知道吗,今早,三皇子回来的时候,竟然破天荒的称赞了苏姑娘一句“有意思””!当时很多人都听到了三皇子的殿下的低语,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至少三皇子殿下至少还是对女人感兴趣的,至少...”朱有为忽然微微一顿,似乎想起了什么,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而说起了其他事情。

又喝了几杯,说了一些关于年轻一辈的情况,朱有为终于“不胜酒力”,一头栽倒了在酒桌上。

有些话,以他的身份,不能说,但是,酒后胡言,谁也管不了不是?看到朱有为醉倒在了酒桌上,何乔面无表情的端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起身,径直朝着自己的画斋而去。

朱有为是真的醉倒了,不过何乔并不担心他的安全,他早就察觉到,暗处有几个人一直将目光放在朱有为的身上,不用猜也知道,那是暗中保护他的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