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十四章 刘天止

第十四章 刘天止

听到何乔的话,那少年脸色又是一白,他们才十四五岁,怎么可能随便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他刚想开口拒绝,就听何乔继续说道:“我没有和你们商量的意思。”

良久,另一个少年畏缩着说道:“凭什么你一条命,就赌我们三条命。”

“那就再加上我一个,我也赌她能登顶。”林一醉灌了一口酒,随意的说道。

苏沐清:“...”

她本来想劝何乔别那么冲动,还没来得及开口,何乔就已经与人赌命了。

索性一咬牙,她也说道:“还有我。”

她没有任何把握能登顶,但是她并不感觉畏惧,因为何乔觉得她可以。

对于何乔,她有着盲目的信心。

“不错,苏姑娘,很有勇气,比那三个怂包强多了。”林一醉洒然一笑。

咬了咬牙,那少年沉声道:“赌就赌,本少爷还真不信了,她还真能登顶。”听到为首那少年发话,另外两人也是一咬牙说道:“赌就赌。”如果有的选择,他们当然不想与人随便赌命,不过他们没得选择,他们都在何乔身上感受到了冷意,他们有一种感觉,如果他们拒绝了,何乔现在就会杀了他们。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登天梯这个试炼,已经很多年都未有人成功登顶过。他们也不知道,上一次有人登顶是什么时候了,反正他们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哼,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耍赖。”为首的少年再次冷哼了一声,快步朝着登天梯的位置走去。

他们都是为了加入群雄书院而来,对于他们来说,成功通过试炼才是最重要的,试炼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他们自然要抓紧时间登天梯。看到三人走远,苏沐清才小声的说道:“哥哥,这登天梯,考验的是什么,我真的能登顶吗。”

“考验的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相信自己,可以登顶。”何乔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随意的说道。

苏沐清吐了吐香舌,小声说道:“那我要是没法登顶呢?”

“那还能咋办,我们把命交给他们呗。”何乔摊了摊手。

“噗...”听到何乔的话,林一醉直接一口酒喷了出来:“咳咳,何何何乔兄,你在逗我?”林一醉瞪着眼睛,看向何乔。

何乔看了他一眼,淡定的说道:“是你自己要赌的,我可没让你去赌。”

“你真没把握?”林一醉看着何乔,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真没有。”何乔摊了摊手。

“没把握,你就敢跟他们赌命!”林一醉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分。

“就因为没把握,赌命才刺激啊。”何乔理所应当的说道。

林一醉:“...”

苏沐清:“...”

“好了,清儿,如果不想我们三个的命都交代在这里,你还是赶紧去登天梯吧,时间可不多,只有两个多时辰。”何乔对一旁还在发呆的苏沐清说道。

“哦哦,好,我一定会努力的。”苏沐清呆呆的回应了一句,然后给自己打气加油,就直接朝着登天梯冲了过去。

看到苏沐清冲了过去,林一醉也将酒葫芦收了起来,说道:“我也要去登天梯了,我全家都还盼着我能加入青云书院,从此平步青云呢。”说罢,也不等何乔回应,就冲了出去。

看着苏沐清与林一醉冲出去的背影,何乔笑着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开始登天梯,而是看向了那慈眉善目的老者。

那老者也同样看向何乔问道:“你不上去么?”

“不急”何乔淡定的回答。

“既然不急着上去,那我们聊聊如何。”老者淡笑着说道。

“聊什么?”何乔目光锁定着登天梯,那里,苏沐清正快速的朝上面飞掠。

“你不好奇,刚才我为什么不阻止你么。”老者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话中所指的,自然是刚才何乔释放杀意的事。

“不好奇。”何乔干脆的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兴趣深究。

“...”

沉默了一会,老者才继续说道:“老夫刘天止,青云书院三大副院长之一。”

“哦”何乔点了点头,继续专注的盯着苏沐清的身影。

“老夫与诸葛老匹夫不同,那家伙虽然名为学院的副院长,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老夫掌握群雄书院两大部中的武部。”刘天止继续介绍自己。

“恩”何乔再次点了点头,此时的苏沐清已经爬到了两百多层。

“我看你骨骼清奇,仪表堂堂,是一个好苗子,怎么样,想不想拜入老夫门下。”刘天止努力的与何乔尬聊。

“不想”何乔干脆的拒绝,对他来说,这老头的话没有丝毫吸引力,他提不起丝毫兴趣。

“只要你拜入老夫门下,必定飞黄腾达,将来突破到玄境之上也未必不可能,老夫可以给你最好的修炼资源。”说到这里,刘天止又补充道:“老夫可以连那小女娃也一起收入门下。”

何乔转头,看了刘天止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愿意收她,她还未必愿意拜入你门下。而且,你也教不了她什么。”

虽然何乔没有明说,但刘天止还是听懂了他潜台词,连苏沐清都教不了,更不要说教他何乔了。

“哼,你小子还真是够狂。”刘天止哼了一声,不过他并没有生气。

狂妄么?何乔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他并没有反驳刘天止,他并不是很想搭理这个奇怪的老头。

“能崩断诸葛青的琴弦,你很了不起。”没有继续坚持要收何乔为弟子,刘天止换了一个话题。

听得刘天止的话,何乔心中顿时了然,为什么这刘天止会对自己感兴趣,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自己如此放肆的散发威压,这老者都仿佛没看到一般,对他不闻不问。

刘天止看到了他刚才崩断琴弦的那一幕,自然也看到了他并没有被催眠。

何乔猜测,刘天止应该是误以为他天赋异禀,或是本就有着超绝的修为,才会对他有兴趣。

可惜,何乔对他并没有兴趣。

“巧合罢了。”何乔不冷不热的回答了一句。

“这么多年,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他的琴弦崩断。如你这等天才,于我青云书院来说,远比那些人加在一起还要重要。”刘天止坦然的说道,他的话,也证实了何乔的猜测。

“我说了,巧合罢了。”何乔打断刘天止的话,一只手伸出,天地源气在他手中散发,纳气境初期的修为一览无余,他是在告诉刘天止,自己的修道天赋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