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三十七章 药谷的仙

第三十七章 药谷的仙

“琴绝大人深夜来访,所为何事?”一道空灵而优雅的女声忽然响起。

仔细看去,却是一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药谷门口,与琴绝遥遥相望。

女子身材高挑,有着一米七五左右,她身着一袭简洁的素色长裙,遮挡住了两条堪称完美的**,她的脚上踩着一双精致的布鞋,长发披散在身后,身上没有任何一件装饰品。

除了那遮挡容颜的青纱。

事实上,她也不需要任何装饰,任何饰品放到她身上,都会显得那么多余。

澹台沧月——最纯粹,最本质,最自然的美。

“药仙子”琴绝微微一拜。

“琴绝大人”远处,药仙子同样盈盈一拜,以示尊敬。

礼毕,琴绝直接干脆开口说道:“在下深夜冒昧来访,实有一事相求。”

“琴绝大人请说。”澹台沧月轻语。

“在下想请仙子开炉炼药。”琴绝语气凝重。

听到琴绝的话,药仙子眉头微微蹙起,轻语道:“小女子的规矩,琴绝大人应当知晓。”

她这句话,并不是再问琴绝知不知道她的规矩,同为四绝之一,琴绝不可能不知道她的规矩是什么,她提到规矩,是在提醒琴绝三思。

“在下自然是知道的”琴绝微微点头,说道:“仙子的三条规矩,其一,能令仙子动心的药材,怕是整个出云国都没有,就算有,想来也是在药谷之中,在下自然是没有的。”

略微停顿,琴绝继续说道:“至于其二,能让仙子倾心的人,在下虽仰慕仙子许久,却也有些自知之明,在下自是配不上仙子的。”

“所以琴绝大人是选三咯?”澹台沧月依旧柔声细语。

她的声音,恰如三月暖阳化了冬雪,又似仲夏清风润了人心。

音是绝美,可惜,被这冬雪染了霜寒。

不,是她的声音寒了这冬雪。

“其三,能让仙子拜服的手段,在下自认还有些手段,想与仙子讨教。”琴绝似是没听出澹台沧月话中的冷意,自顾自的说道。

“既如此,小女子自不敢驳了琴绝大人雅兴,还请琴绝大人定个时间,小女子定当奉陪。”看到琴绝铁了心要与自己一战,澹台沧月也不拒绝,直接应承了下来。

同为四绝之一,虽然琴绝是四绝之首,但她也不是吃素的,真动起手来,她虽然无法战胜琴绝,但也不至于稳输,当然,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条件...

“择日不如撞日,请吧,仙子。”话罢,琴绝从储物戒中取出那断了三根弦的古琴,放于虚空之中。

看到这一幕,澹台沧月微微蹙眉,她不知道,琴绝是发了什么疯,怎么忽然大半夜来找自己决斗。

更重要的是,琴绝话音中气明显有些不足,身上的天地源气波动似乎也有些不稳,就连天凰琴琴弦竟然也断了三根。

谁都看得出来,琴绝是刚经历过一场苦战,重伤未愈。

她不明白,琴绝为什么会如此急切跑来与自己一战。

“难道,他是受了重伤找我求药?”澹台沧月暗暗猜测。

“若仙子不出手,在下就出手了。”琴绝的声音打断了澹台沧月的思绪。

“琴绝大人出手便是。”澹台沧月回答。

“铮”

琴音响,一道道音符闪着寒光,瞬间充满方圆三丈,犹如狂风暴雨,搅碎了天上的雪,朝着澹台沧月冲去。

一出手,便是杀招。

澹台沧月依旧淡然,随意挥手,一道火焰席卷而过,音符瞬间溃散。

同为四绝之一,澹台沧月的实力丝毫不逊色。

看到这一幕,琴绝轻声开口:“仙子小心了。”

话音落下,他单手抚琴,琴弦活动,一只只火红的燕雀虚影在他的身旁出现,围绕着他盘旋。

虚影越来越多,最后汇集在一起,形成一个火焰凤凰虚影。

一声清脆的凤鸣响起,火凤朝着澹台沧月急掠而去。

澹台沧月微微皱眉,琴绝到底是怎么了,刚开始出手,不过两招,就把压箱底的“百鸟朝凤”都使出来了。

看到火凤飞来,澹台沧月不敢怠慢,她两手结印,一道虚幻的三足巨鼎浮现在身前,倒扣而下,直接朝着凤凰扣去。

凤凰被巨鼎扣住,在鼎中发出声声嘶鸣,四处乱窜,撞击着巨鼎,却无法撼动巨鼎分毫,最后发出一声悲鸣,在鼎中消散。

“这...”轻易压制琴绝,澹台沧月却没有丝毫喜色。

她很清楚,她能轻易压制琴绝,并不是因为她太强,而是因为此时的琴绝实在太弱,弱的不配称为四绝。

一招占了上风,她并没有继续出手,而是眉头微微皱起,在琴绝的这一招百鸟朝凤中,她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这凤凰,不仅弱,而且,没有灵魂。

威力弱可以理解,那应该是因为身受重伤,体内源气匮乏的缘故。

但是,没有灵魂,问题可就大了,那肯定是琴绝的凤凰血脉出了问题。

“琴绝大人,您的血脉似乎出了一些问题”澹台沧月开口。

琴绝缓缓点头:“在下的凤凰血脉,的确已经溃散。”琴绝并没有隐瞒,这种事,瞒也瞒不住,一旦出手,必然会被察觉到。

“实在抱歉,让琴绝大人失望了,小女子并不能炼出修复血脉的丹药,琴绝大人请回吧。”她此时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琴绝应该是与人战斗深受重伤,来找自己求药。

“仙子误会了,在下并非为自己而求药。”琴绝摇头说道。

“那是?”听到琴绝否认了自己的猜测,澹台沧月有些诧异出声。

“待会仙子自会知晓。”话罢,琴绝直接将天凰琴收了起来。

看到琴绝收起天凰琴,澹台沧月一双美眸微微眯起,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在她目光的注视下,琴绝左手伸向背后。

她早就注意到,琴绝背后背着什么东西,只是刚才她并没有在意。

“砰”外面包裹的长布被瞬间震碎,琴绝将七绝琴重重的拍在地面上,随后右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册子,放于古琴上方。

看到这一幕,澹台沧月眉头皱的更深,这一幕,她似乎在哪里见到过?或者说,听到过?

对,应是在故事中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