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三十八章 人间八苦

第三十八章 人间八苦

总之,这似乎是什么不好的事,所以她第一次祭出了自己的武器,一口重达千斤的三足巨鼎,巨鼎下方,还燃烧着熊熊烈火。

借着火光与雪花的映衬,澹台沧月看到了那张琴是真面目。

那古琴琴身通红,琴弦同样通红,在那古琴之上,似乎还还有两个篆体小字,似乎是“七绝”?

“七绝?”澹台沧月脸色陡然一变。

“琴绝大人,你...”

“澄...”

澹台沧月一句话未说完,琴音已经响起。

旧土天涯远,

故乡霜可寒?

半生不可追,

一曲肝肠断。

人间八苦,第一苦--思乡。

琴音绵绵不绝,似乎并不是攻击的曲子。至少,没有锋利的寒光闪过。

对面,澹台沧月有些茫然,这七绝琴、人间八苦似乎并没有传闻中的威力,明明琴声已经响起,她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至少,她自己是觉得自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所以她也就没急着对琴绝出手。

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根本没有战斗的**,此时的她,不想战斗,只想安静的听完这一曲思乡。

一曲之间,她似乎看到了一幕幕的过往,那些她经历过,却不曾记得的过往。

她看到一个女婴呱呱坠地,看到女婴三岁便被带离了家乡,看到了女婴来到了长安城,加入了药谷,受无数人爱慕,无数人推崇。

转眼间,她已经十四年未曾回到过家乡。

那个她本不该有任何记忆,任何情感的家乡。

但,那是生她养她的故土啊。

不知不觉,澹台沧月泪流满面,泪水沾湿了面纱。

琴音朝四周扩散,惊醒了整个长安城所有还醒着的人。

一时间,许多人都泪湿了枕头。

画斋……

两人打扫完房舍,正站在门口,看着大雪纷飞,说着悄悄话。

忽然,苏沐清不再言语。

何乔看向苏沐清,才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清儿,怎么了?”何乔帮她擦拭着面颊上的泪痕问道。

“何乔,我想家了。”苏沐清忽然扑在何乔怀中哭了起来。

何乔皱眉,苏沐清并不是一个脆弱的人,而且刚才正说的开心,并没有提到九灵城,怎的会突然想家?

他的意扩散而出,这才感觉到,似乎隐约有丝丝缕缕琴音传来。他的心智太过可怕,距离又太远,这琴音影响不到他,所以刚才他才没注意到了。

何乔嘴角抽了抽,不用猜他也知道,这是谁所为。

所以,他直接抱起苏沐清,用意隔绝了这琴音,朝着琴音传来的方向飞掠而去。

他觉得,他有必要去教训一下林一醉,让他知道,不要半夜弹琴,会扰民。

另一边...药谷...

澹台沧月表情时而阴郁,时而悲伤,甚至面纱都被泪水打湿。

“不,不对。”不得不说,澹台沧月的心智极为坚韧,最后关头,她猛然惊醒了过来,她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被影响了心神。

当七绝琴奏响的那一刻,她便被剥夺了“七情六欲”,喜、怒、忧、思、悲、恐、惊,所有的感觉都离她而去,这便是“七绝”的含义。

而人间八苦,攻击的并不是她的肉身,而是她的灵魂。

最可怕的是,没有七情六欲,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灵魂在遭受攻击。

借着一刹那的清醒,她连忙催动法诀,大鼎倒扣而下,把自己扣在了大鼎之中。

扣下的瞬间,大鼎四周燃烧起火墙。

火墙将声音隔绝一部分,剩下的一小部分又被大鼎几乎完全隔绝。

澹台沧月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七绝琴,人间八苦,果然可怕。”她的内心有些苦涩,这第一曲,她就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以这种隔绝声音的方式勉强抵挡,后面的,她该如何抵挡。

“琴绝大人,手下留情。”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从远处传来。

山门之内,一行十来道身影从药谷中飞掠而出,朝着两人飞掠而来。

这些人,都是澹台沧月的师姐,药谷的历届弟子。

其实,刚才琴音奏响的时候,她们便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只是,人间八苦根本不是她们所能抵抗的,她们躲在药谷之中,根本就不敢出来。

现在一曲终了,她们才连忙从药谷中飞掠而出,想要试图阻止琴绝。

一曲思乡奏完,琴绝的脸色愈发苍白,而对面,大鼎之下的澹台苍月状态比之更差,她虽然勉强撑到了这一曲思乡结束,但她体内的源气已经消耗了大半。

燃起那连声音都能焚烧的火墙,对她的消耗同样巨大。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她感觉到一股死寂的灰意在她心底弥漫,这一曲甚至让她产生了放弃一切回到故乡,做回一个凡人的冲动。

不过,她毕竟是澹台苍月,四绝之一的药仙子,她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屈服。

看到一曲终了,澹台沧月似乎完全抵挡了下来,琴绝的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神色,无悲无喜。

七绝琴,伤人一千,自损八百。

这琴音对澹台苍月有效,自然对他也有效。

其实,琴绝的心智极为坚定,本不应如此轻易便被影响的,若是他没有受创,若是他的凤凰血脉还在,自然不会轻易被影响。可惜没有如果,现在的他,已经入魔了。

这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铮”琴音再次凑起,没有丝毫犹豫。

清明时节雨纷纷,

回首不见梦中人。

浊酒一壶对黄土,

生死两岸声难闻。

人间八苦,第二曲——清明,象征着“死别”。

随着七绝琴第二根琴弦散发出的光芒越来越盛,琴绝的嘴角丝丝缕缕鲜血溢出,他的双目赤红,手中的琴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他的体内,同样有灰色的死气在蔓延。

连他都受到如此创伤,更何况是澹台沧月。

此时的药仙子,再也没有往日的优雅与从容,她周身的天地源气溃散,药鼎法宝也因为没有源气支持变回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小鼎,那是它的本体。

火焰也同样已经消散。

没有了这三重保护,药仙子完全暴露在这一曲“死别”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