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四十一章 来客

第四十一章 来客

制止了那叶姓女子,澹台沧月转而看向琴绝:“琴绝大人果然名不虚传,不知琴绝大人所求的,到底是什么药。”

“这几日,会有人找仙子求丹,仙子只需按她要求帮她炼一炉丹药即可,一切代价由在下承担。”说罢,也不等澹台沧月回答,重新将七绝琴背在身后,转身就要离开。

他并没有说是谁会来求丹,但他相信,澹台沧月肯定知道自己说的是谁。那个人,刚才澹台沧月已经见过了,就在第二曲之中。

不过,他的身体状况实在太差,他之所以还能醒着,完全是因为心中有一股执念,他的目的还未达到,如何能倒下。

如今心愿以了,他再也无法支撑,在转身的那一刹,他直直的倒了下去,陷入了昏迷。

幸好何乔眼疾手快,扶住了他,才没有摔倒。

“我似乎,一不小心,又帮了这家伙一次。”何乔轻声嘀咕,从两人的对话中,他已经明白,琴绝并不是要与澹台沧月拼命,而是为了求药而切磋,结果琴绝入魔,差点杀了澹台沧月。

他阴差阳错的将澹台沧月救下,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都确实帮了琴绝一把。

将昏迷的琴绝背在身后,何乔便准备转身离开,苏沐清还在画斋等他。

“还不知公子名讳?”看到何乔转身就要离开,澹台沧月急忙开口。

“何乔。”听到澹台沧月询问自己的名字,何乔随意的回答了一句,声音落下的时候,他的身形已经几个闪动,彻底没了踪影。

望着何乔离去的身影,澹台沧月怔怔出神。

刚才,她在琴音中彻底迷失,随时可能意识崩溃,生机湮灭。

危急时刻,这个男人忽然出现在自己身旁,以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手段将之保护了起来,替她抵挡了绝大部分琴音,让她恢复了一丝清明。

借着那一丝清明,他看到何乔出手。

两招,仅仅两招,便轻易击败了琴绝。

那可是拥有者七绝琴的琴绝,两招就被击败,前后不到十息的时间。

弹奏着人间八苦的琴绝有多强?看看自己几个师姐就知道了。

尤其是自家大师姐,那可是与青云书院几位副院长一样的存在,却连琴绝周身十丈都无法靠近,更别说救下自己。

当然,这其中有很大部分原因,是何乔能克制琴绝,何乔使用的那股奇特的力量,澹台沧月并不认识,但她能感觉到,那是与天地源气完全不同的力量。

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不管那力量是什么,它都是属于何乔的。

总之何乔很强,澹台沧月觉得,何乔的实力,至少也是与她大师姐一个层次,就算有所不如,也绝对相差不远。

她并不知道,何乔之所以能轻易打败入魔的琴绝,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琴绝主动配合,在何乔攻击七绝琴的时候,琴绝也同样在挣扎,夺取着身体的控制权。

“好帅呀”耳旁忽然传来叶师姐的惊叹声,澹台沧月下意识的微微点头。随即她迅速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叶师姐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叶师姐”澹台沧月娇嗔了一句,脸色有些尴尬。

“哎哟,我的宝贝师妹竟然脸红了,莫不是真的看上了那何公子?”看到澹台沧月脸红,那被称为叶师姐的女子兴致更浓,继续调笑着。

两人打闹在一起,娇声媚语,惹得其他几个年纪稍大些的女子摇头苦笑。

“好了,小师妹刚才受了伤,需要休息,我们先回去吧。”最终还是大师姐开口,制止了两人的打闹。

走在最后面,澹台沧月朝着何乔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才恋恋不舍的走入药谷之中。

棱角分明的俊俏面庞,富有磁性的声音,还有着堪称恐怖的实力。

虽然还只是少年,但是身上毫无稚气,反而是一股风轻云淡的气质。

或许是因为俗套的英雄救美,或许是因为何乔的强大。

总之,初次见面,那淡然的气质,便将美人儿深深吸引了。

当然,那并不是男女之情的爱意,准确来说,那更像是仰慕与崇拜。

……

此时,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

苏沐清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柔弱的手臂撑在桌子上,杵着下巴,目光看向大门方向。

她有些担忧担忧何乔会不会有危险。

虽然她一直对何乔有着盲目的信心,但她内心里同样清楚,何乔也不是无敌的,他也会受伤,也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就比如刚才,何乔不就是因为没有把握保护好她不受伤害,才将她送回来的吗?

还有前两天在试炼之地的时候,何乔不也被那个抚琴人给重伤了么。

她担心,何乔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受伤。

何乔速度很快,天还没完全亮起的时候,他便已经回到了画斋门口。

看到何乔到来,苏沐清立即欣喜的跑了过来:“何乔,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随即她又看到何乔的背后还背着一个人,惊讶的说道:“咦,这是谁呀。”

“我没事”何乔轻抚了一下苏沐清的秀发,径直朝院内走去。

将琴绝放在树下,让他背靠着大树坐下,何乔才开口回答道:“他是醉意林的琴绝,就是刚才在药谷门前弹琴的那个。你刚才听到的琴音,就是他所弹奏的。”

“琴绝?好奇怪的名字。”苏沐清喃喃自语,她并没有听说过什么琴绝,对于长安四绝意味着什么,她也没有明确的概念。

“那不是他的名字,只是封号而已,长安城四绝之一,醉意林的琴绝。”何乔将琴绝放下,将之面具取下,给他喂了两颗丹药,才继续说道:“这个人你也认识,他自称林一醉。”

“啊?林一醉?”苏沐清诧异的看向树下半躺着的人影,有些看不清楚,但还是勉强能看出面部轮廓,确实是林一醉没错。

“他他他怎么了。”苏沐清结结巴巴的小声问道:“哥哥,你不会把他给打死了吧?”

何乔:“...”

何乔无语,他真的不理解苏沐清整天都在想些什么,若是自己把他打死了,还会将他带回这里来吗?

“我还没死。”琴绝忽然从地上坐了起来,但他并没有看向苏沐清,而是看向了大门外。

几乎同时,何乔也同样看向了大门外。

“来客人了。”琴绝喃喃自语。他的身体、精神同时遭受重创,本不应该那么快就醒来的。

但是,他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感觉,那是他身体本能的反应,他的身体本能感受到了危险,逼迫着他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