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四十五章 和善的药仙子

第四十五章 和善的药仙子

站在药谷门口,她思虑万千,她在犹豫,她期望药谷中有人会看到她,能带她进去,或者出来见她,凭她自己,肯定是无法进入药谷的。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道倩影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高挑的身材,雪白的肌肤,白衣胜雪、青丝如瀑,轻纱遮面、飘渺若仙。

虽然她的容颜被轻纱遮住,但小曼感觉,自己似乎已经看清了她那仙子一般的容颜。

不用猜也知道,眼前这女子,就是长安四绝之一的药仙子。

她没想到,自己的运气那么好,从她来到药谷门口到现在也不过半刻钟的时间,就见到了药仙子,。

事实上,这自然不是因为她的运气好,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药谷内就有人发现了她,然后那人去药谷深处,将她到来的消息通报给了药仙子,再到药仙子赶来,一共用了半刻钟的时间。

看到药仙子的时候,她的内心是激动的,她张了张嘴,想要开口求药,但是话到嘴边,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她忽然发现,她竟然什么都没准备,就傻傻的跑来了这里,连一套说辞都没有想好。

事实上,她自己都没有想过,真的能见到药仙子。

就在她暗暗焦急,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时候,对面的药仙子却先开口了,她微微欠身,说道:“李姑娘,久仰了。”

她的态度很温和,语气也很温雅,并不像传言中那般冷漠,反而很温柔。当然,这只是小曼的感觉而已。

其实澹台沧月一直都知道小曼这么一个人,毕竟身为四绝之一,任何和四绝有关的事她都会关注。

这一代琴绝“不务正业”,从七八岁的年纪就一直迷恋李家的一个小姑娘,还成了什么青梅竹马,这种事,药仙子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虽然知道这么一个人,但不代表药仙子会重视她,若是昨天之前,澹台沧月绝不会以如此温和的语气与她交谈,甚至会不会愿意见她还是一说,毕竟她只是琴绝所喜欢的人,并不是琴绝。

但是,昨天夜里,她败在了琴绝手中,她深刻的感受到了琴绝的恐怖。

以前她一直觉得,同为四绝之一,他们四人的实力应该是相差无几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若不考虑七绝琴和人间八苦,其实琴绝的实力比她也强不了多少,想要击败她几乎不可能,但是,当琴绝祭出七绝琴的时候,他的实力已经不是她所能比拟的了。

七绝琴加上琴绝,所爆发出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易碾压所有的年轻一辈。

这就由不得她不慎重了,现在的琴绝已经如此恐怖,那是不是代表着,未来琴绝必然会成为长安城第一高手?不,应该说第二高手,因为昨天他还见到了另一个更恐怖的少年天才。

所以澹台沧月才会对小曼的态度那么好,这也算是为了与琴绝打好关系吧,虽然她药谷并不畏惧醉意林,但是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

“那,那个,药仙子,久仰。我,我想......”听到澹台沧月温柔的声音,小曼却变得更为紧张了。

因为她看到了希望,她感觉,药仙子如此温柔,如此平易近人,她想求药还是有机会的,但她又怕说错话,错失了这本就渺茫的机会,所以才会如此紧张。

“好啦,你不要紧张,你是想让我帮你炼药对吧?”看到小曼一脸窘境,澹台沧月微笑着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小曼诧异的问道。

听到她的疑问,澹台沧月表情微微一怔,随即说道:“找我的人,除了一些无聊之人因为一个虚名想见我,剩下的基本都是想求药的。她并没有将昨天琴绝的事说出来,因为澹台沧月意识到,眼前这女子似乎并不知道琴绝来找过自己。

既然琴绝没有告诉她,又何须自己多嘴?

澹台沧月岔开话题问道:“先说说你想要我帮你炼什么药吧。”

小曼恍然的点了点头,一脸希冀的说道:“药仙子,我想要一颗清神丹。”随即她的眼神又黯淡了下来,说道:“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个。”说着便将毒猫王的心脏取了出来,弱弱的说道:“我没有其他的材料,也没有药方。您能不能先帮我炼药,药材我以后一定会还给您的。”说道后来,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也知道,她的要求很不合理。

药仙子愿意帮她炼丹,本就是天大的恩情了,可她却连药方和药材都没有,还要药仙子自己出。

听到小曼的话,药仙子的眉头微微蹙起,并不是因为小曼所说的要她出药材的缘故,而是清神丹本身,这丹药,不是小曼应该知道的,而且,她觉得,小曼应该根本不了解这丹药的功效。

看到澹台沧月蹙眉,小曼立刻紧张起来,低声说道:“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是我现在真的很需要清神丹为姐姐治疗,她现在状态一天比一天差,我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收集药材了...”

“我既然答应帮你炼药,自然不会反悔,只是,我觉得,你对清神丹可能有些误解。”澹台沧月看到小曼误会了自己,主动解释了一句,随即继续说道:“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你姐姐吧。”既然答应了为小曼炼药,澹台沧月索性好事做到底,主动要求去帮李淑言诊病。

对此,小曼自然是激动的又感谢了她一番,便带着她朝着自己居住的地方行去。

两人的速度很快,未到晌午的时候,便已经回到了那片贫民区里。

走进昏暗的屋子里,李淑言并没有醒着,她还在昏迷中。

现在,她每天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昏迷过去的。

屋子内很简陋,只有一张桌子,一个板凳,一张床,其他的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

澹台沧月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伸出一只手指点在李淑言的眉心,一缕若有若无的火苗顺着她的玉指导入李淑言的身体,澹台沧月闭上眼睛,仔细的探查李薇薇的状况。

良久,她才面无表情的将手指轻轻收回。

看到澹台沧月收回手指,小曼急切的问道:“姐姐她怎么样了?”

澹台沧月看向小曼,并没有回答小曼的问题,而是认真的问道:“李姑娘,你能否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听到的清神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