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四十七章 人靠衣装

第四十七章 人靠衣装

此时,另一边,画斋之中...

林一醉早早的回到了他的醉意林,何乔倒是难得闲了一会,又拾起了画笔,开始画画。

修身养性,这也是他修心的一种方式。

下午的时候,何乔陪着苏沐清,一起在长安城的大街上逛了起来。

明天他们就要去学院报道了,苏沐清准备给何乔购置几件衣服。

何乔的衣服,全是纯白色的长袍,松松散散,给人一种不羁而潇洒的感觉,若是再配上三尺青锋,或是一把折扇,倒是像极了一个潇洒的江湖侠客、大家公子。

并不是说他这一身不好看,只是,何乔是要去青云书院当老师的,这一身打扮,却有些不太合适了,江湖气太重,而且太随意。

对此何乔是毫不在意的,是苏沐清非要拉着他去购置衣物。

整整逛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苏沐清终于挑选到几件还不错的衣服。

此时的何乔,身上的纯白长袍已经换成了一件奶白色的丝质长衫,虽然都是白色,却是不同的,之前他的长袍都是纯白,而现在这件,隐约有些淡黄色,长衫上面,还有着几条紫色的纹路,看起来颇为高雅。腰间,一块卖相颇为不错的玉佩挂在那里。

何乔就这么摇身一变,从一个江湖少侠,变成了教书先生。

苏沐清围着何乔赚了几圈,又拉着何乔到了古玩市场,买了几个或是“上古残留下来的”或是“大帝宝藏中”挖掘出来的竹制秘卷。

她自然不会相信那些店老板的鬼话,她只是单纯的想买两个看着古旧一些的竹简,仅此而已。

回到画斋之中,何乔站在那里,左手半握拳,背在身后,右手握着一柄竹简,脚上踩着一双白底金纹的长靴,身上则是一件紫色纹路的莹白长衫。披散在身后的乌黑长发也被苏沐清解给他盘成了道髻,束在了身后。

何乔有些感慨,前世当了一辈子的贼,今生竟然做起了教书先生,这怕不是要...误人子弟。

此时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对面,苏沐清正拿着他珍藏的毫笔,挥笔泼墨,描绘着画卷,她再画何乔。

苏沐清并不会画画,她只是看何乔随手挥笔,就是一幅精美画作,似乎并不难。今天第一次看到一身书生气的何乔,就忍不住想用画笔将这一幕留下来。

可惜,努力了近两个时辰,一直到深夜,她也没能画出什么。

“好了,清儿,明天还要去学院报道,你该睡觉了。”说着,何乔朝着苏沐清走了过去,他也有些好奇,苏沐清将他给画成了什么样。

发现何乔走来,苏沐清下意识的双手将画卷盖住,然后也顾不得袖口上沾染了墨痕,匆忙将宣纸叠起来,抿着嘴,一脸狐疑的看着何乔,犹如一只护食的小老虎一般,格外的可爱。

“让我看看你画的如何。”何乔揉了揉苏沐清的秀发。

“不要。”苏沐清摇头拒绝,然后就将宣纸叠起,收入了怀中。

对此何乔只是轻笑摇头,既然苏沐清不想让他看,那他也不会勉强。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何乔就带着苏沐清朝着学院走去...

此时,学院门口,朱有为脸上的笑容都快堆成了一朵花,他最近实在是太开心了。此时的他,正和司徒念、画娇一起朝着学院内走去。

他做梦都没想到,他心心念念的画娇,竟然走出了司徒家,要去青云书院学习,成为了他的学妹。这对于朱有为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之前画娇一直呆在深闺之中,他可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接近。

所谓好事成双,除了画娇来了青云书院,还有另一件事,同样让他很开心,那个一直让他忧心的画师,竟然被青云书院的王院长给拒在了门外,没能加入青云书院。

“司徒兄,有为兄,好巧啊。”远远的,一副书生打扮的何乔就看到了满脸笑容的朱有为和司徒念,他的心情也不错,索性就和两人打了声招呼。

毕竟,这长安城里,他认识的人实在不多,在这里刚好遇到两个,属实难得。

对此,司徒念轻轻点头,而满脸堆笑的朱有为则是同样热情的打了一个招呼。

何乔也没有在此停留,亮了一下身份玉牌给两名看门的护卫看了一下,就带着苏沐清走入了书院的小世界中。

一直到何乔走入书院之中,朱有为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他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对司徒念说道:“我是不是眼花了,刚才,我怎么好像看到了何乔走入了书院之中。”他刚才实在太开心了,听到何乔给他打招呼,他也就笑着回应,根本没注意到何乔是谁,再加上何乔换了一身打扮,身上气质大变,朱有为根本没认出何乔,直到何乔走入书院之中,他才忽然反应过来。

司徒念:“...”

他还以为,朱有为是心足够大,或着是临危不乱,故意如此表现的。没想到,朱有为是真的没反应过来。

“刚才,那个确实是何乔,而且,他是亮了身份令牌,才进入书院的。”司徒念看到了何乔拿出了身份玉牌,与那两名护卫交流了一番,才被放行的。

“大哥,何乔是谁啊,似乎和你们很熟,我怎么没听说过?”一旁,画娇轻声询问。

刚才那人,一脸云淡风轻,明显是站在平等的位置与他哥哥打招呼,这就说明,这个人的身份并不会比他哥哥低。但是在她的记忆中,长安城里,似乎没有哪个大家族姓何。

“这个,偶然认识的一个朋友罢了。”司徒念含糊的说了一句,他不知道该如何介绍何乔,他总不能告诉画娇,这就是那画那两幅画作的名家吧?

三人这时候也到了学院门口,看到三人,那两名护卫满脸笑容,作揖说道:“司徒少爷,有为少爷。”对于这些大家族的子弟,他们做门卫的自然都是认识的,这些人,他们得罪不起,遇到这些人,保持足够的谦恭就对了,万一运气好,攀附上了哪棵大树,那也算是从此出人头地了。

朱有为点了点头,向其中一个护卫询问道:“刚才那个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他话中所指的,自然是何乔,他只希望,何乔没有加入内院。如果只是外院,那还好,以后基本不可能遇到,如果是内院,那问题就大了,他就很有必要做出一些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