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奈河桥下 > 第四十九章 司徒锦阳

第四十九章 司徒锦阳

一股恐怕的意瞬间弥漫,扩散而出,吹得场中的少年少女们的衣物都猎猎作响。

何乔坐在那里,依旧带着淡笑:“如果你们觉得不服,可以上来挑战我,当然,敢于挑战我的人,要做好挨揍的准备。”

场中顿时鸦雀无声,他们不是被何乔的话给吓住的,是被刚才那一闪而逝的恐怖气息给震慑住了,那恐怖的气息,让他们感受到了本能的恐惧。

这就是何乔想到的办法,最简单,最粗暴,最直接。

看到众人雅雀无声,何乔扫视了众人一眼,继续说道:“有谁不服的,可以上来了。”

随着何乔目光扫过,众人纷纷低下头颅,不敢与之对视。

看到这一幕,何乔微微蹙眉,这些人的表现他并不满意,他想看到有人站起来质疑他,挑战他,虽然那样可能会挨揍,但是那至少证明这些人有血性,敢于挑战未知。

他想要的,是一群狼,不是一群羊。

何乔随手拿起一块玉牌,说道:“点到名字的人,就站起来,今天我们先彼此认识一下,彭怀。”

“到”一个看着颇为忠厚的少年站起身来应答。

“陶青烟”

“到”这次是一个颇为俊秀的少女。

“张四”

“李三...”

点名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忽然,三道人影从下方飞掠而来,落在了一群学生身旁。这三人两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朱有为等三人。

他们三人从外院的兵部,一个个班级寻找,一直找到这最后一峰,才终于找到何乔。

“冒昧打扰,先生讲课,可允许我等在此旁听。”这是画娇的声音。

看到这三人出现在这里,何乔颇为诧异,这三人不是内院的弟子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虽然疑惑,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他与司徒念和朱有为都认识,他们想要在此旁听,何乔自然不会拒绝。

看到何乔点头,三人都学着其他人将玉牌从储物戒取出,放在了那一堆玉牌之中。

三块蓝色的玉牌取出,场面顿时又躁动了起来,那可是内院弟子的身份令牌,内院,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目标啊。不过这轰动很快又被何乔压了下去,他刚想拿起玉牌,继续点名,就看到一个浑身脏乱,穿着补丁长衫的少年,从山下爬了上来,他头发乱如鸡窝,双眼还有着黑眼圈,手中提着一个酒葫芦,这人,正是林一醉。

“先生,不好意思,我来迟了。”林一醉一脸酒意,晃晃悠悠的走过去,将自己的青色玉牌放在上面,便又退了下去。

对于林一醉,众人则是暗暗皱眉,有些不屑,有些厌烦,这家伙,来上课还一脸酒意,这不仅是不尊重他们这些同学,也是不尊重先生。

就连司徒念等人也是暗暗皱眉,他们并没有认出林一醉的身份。

点名继续进行着,很快,四十二个青色身份令牌都已经念完,何乔最后也把苏沐清的名字念了一遍,虽然她并没有上交身份玉牌。

听到苏沐清的名字,场面难免又是一阵骚动,他们之中很多人都听过这个被称为百年来第一天才少女的名字,只是一直没见过其真容,这么一个天才出现在他们这群人中,自然能引起不小的轰动。

念完之后,何乔拿起三块蓝色玉牌,轻声念道:“朱有为”

朱有为平淡的应了一声,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画娇而来,并不是为了何乔。

“司徒念”何乔继续念道。

“到”司徒念冷淡的答了一声。

“司徒绵阳”念完之后,何乔微微一僵,有些犹豫的重复了一遍:“司徒...绵羊?”他看着画娇,心中无语,这么美丽的一个小姑娘,怎么会取名叫绵羊?

场中众人:“...”

他们很想笑,但是,不敢,这可是内院弟子,岂是他们有资格嘲笑的。

“噗”

林一醉则是一口酒喷了出来,他觉得,何乔真会玩...

画娇之名,他还是听过的,她自然不可能取名叫绵羊的。

至于朱有为与司徒念,则是满头黑线,一脸嫌弃的看着何乔。

画娇表情有些僵硬,她深吸了一口气,双目盯着何乔,想从何乔的表情中,看出什么。

但是何乔脸上只有认真和疑惑,他是真的是认错了,而非是故意在调戏画娇。

“先生,小女子司徒锦阳。”看着何乔那一脸纠结的表情,画娇认真的说道。

何乔:“...”

众人:“...”

场中的众人已经憋出了内伤,他们很想笑,又不敢笑,特别是看到朱有为那阴沉着的脸,他们就更不敢笑了。

朱有为感觉很生气,他感觉何乔是在当着他的面调戏他的未婚妻,但他没有证据。

虽然他很生气,但他还是要保持淡定,因为画娇也不会承认是他的未婚妻,那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何乔干咳了两声,说道:“咳咳,好了,先上课吧。”

听到何乔的话,司徒锦阳立刻来了兴致,她来这里,就是听说何乔是来教书画的,一时有些好奇。她立即开口说道:“听闻先生来此,是为了教人书画,小女子恰好对画之一道也有些领悟,正想与先生论画。”

听到司徒锦阳的话,朱有为和司徒念脸色微微一变,司徒念连忙开口说道:“小妹,我们毕竟只是来旁听,先生第一次给学生讲课,单与你论画,怕是有些不合适,这第一次讲课,还是说说关于修炼方面的事吧。”

“对对,或是讲讲行兵布阵之类的也行,毕竟这里是兵部嘛。”一旁,朱有为也连忙附和。

阻止画娇与何乔讨论画艺,这才是他们两次此次跟过来的原因。

听到两人的话,画娇微微皱眉,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她也觉得这两人说的有些道理。

何乔面色古怪的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他总觉得,这两人似乎在顾忌着什么,但他一时也想不明白这两人到底是为了哪般。

听到两人的话,何乔有些头疼,他只有凝丹境巅峰的修为,而且还不是他一步步修炼所得,他根本就不知道修炼有哪些要注意的地方,前世他也是稀里糊涂的就到了玄境,在修炼的道路上,他自己都有千般疑惑,又如何给别人讲道?

他总不能给别人讲纳气境突破到汇海境的方法吧?毕竟,这里的学生,最差的也有汇海境中期...

至于兵法,那就更不用说了,他怎么可能会那种东西,他又没...

何乔微微一怔,他忽然觉得,自己貌似还真会点兵法。

前世,苏沐清在北荒六郡任职,那时候,他曾数次深受重伤被苏沐清所救。

那时候,他躺在床上养伤,没有事做,实在太过无聊,就随手翻了几本。

倒不是他喜欢兵法,主要是苏沐清的房间里,只有兵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