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我的心脏是魔王 > 第一百零一章 入口

第一百零一章 入口

知道自己被盯上了,这金丹后期的鬼面修士直接射出自己的本命飞剑,那柄漆黑小剑。

漆黑小剑就像一道细小的黑线,隐藏在夜色中悄悄的攻向夜荒,已经发狂的夜荒可不会在意这种细小的东西,但这毕竟是出自金丹后期修士之手,漆黑小剑上散发的强大气息还是让夜荒本能的进行反击。

前蹄一抬,一脚踩下,看着那只巨蹄,金丹后期的鬼面修士心中顿时涌起不妙的感觉,果不其然,这一脚快、准、狠。

一脚稳稳的踏中了那柄漆黑小剑,轰的一声,巨蹄所落之处发出惊天巨响,大地都裂出无数裂纹,金丹后期的鬼面修士那张隐藏在面具下的脸顿时变得煞白,哇的一声,当空一口凌霄血。

夜荒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直接飞速的冲向金丹后期的鬼面修士,这时候露出之前被踩中的漆黑小剑,竟然已经四分五裂,化作无数碎片散落在地。

众人一惊,特别是刘净水,他之前依靠着顶阶的法宝佛魔灵珠,全力之下依然拿着漆黑小剑没有办法,甚至连一些裂纹都无法打出来,这里面固然有着修为差距的原因,可是这夜荒没有依靠任何法宝,直接一脚就将那柄漆黑小剑给踩成碎片,这里头两者的差距不言而喻。

至少,从这就已经能够看出,他刘净水不是这夜荒的对手,这一趟的任务必然失败了,当然若是掌门召唤出的**能够对付这只变异星眸猪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论如何,掌门的安危最为重要,刘净水直接挪动身形到蔚星等人身边,让大家都处在圣佛法相的保护之下。

就在这时,正在于夜荒缠斗的金丹后期鬼面修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蔚星等人闻声望去,只见得金丹后期的鬼面修士一只右手已经被夜荒给撕了下来,痛苦让他发出凄厉的叫声,哪怕有面具遮挡,蔚星等人也能想象得出那张金色恶鬼面具下痛苦扭曲的脸庞。

至于他的那两个同伴则已经跑得远远地,已经是丢下他逃跑了。

“吧唧,吧唧。”夜荒嘴里传来咀嚼声,一只手很快就被它吞了下去,瞧着它的体型就知道,这么一点肉还不够他塞牙缝。

但它这时候没有继续对那名叫金丹后期的鬼面修士下口,而是四蹄飞奔,以与其体型不符的速度追上逃跑的那两人,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盯住他们,嘴里的口水不断流下,两人心底一凉,心知夜荒是不会放任他们逃跑的,两位金丹中期的鬼面修士对视一眼,点点头。

“火云九重掌!”

“岚刃!”

刘净水曾经接下过的火云九重掌再度被那名鬼面修士所施展而出,这时候他已经是拼命一搏,什么都顾不得了。整整九道火焰巨掌,就像是海上的浪潮一样,一波接一波,整整九掌径直轰向夜荒。

另一人所使出的招式也丝毫不弱势,一道巨大的青色风刃,被他从手上凝聚出来斩向夜荒,途中凡是碰到这枚青色风刃的事物,不论是什么,都是被切成两半。

远处的火云宗主萧烈看到火云九重掌从那名让他莫名感觉有些熟悉的金色鬼面修士手上施展出来,顿时就认出了他的身份,大惊,失声道:“师弟!”

听到这一声师弟,那名施展出火云九重掌的金色鬼面修士微微一颤,却是没有说话,只是手上更为卖力的向神通灌输着法力。

夜荒的确是发狂了,可这不代表他就只会野蛮的凭借一身本能去战斗,倒不如说,发狂的时候反倒是他实力最强的时候,这个时候,他的各项能力不仅会因为狂暴而得到增幅,五感也会变得更加敏锐,特别是一身战斗经验,被完完全全的运用上了。

就像之前对那金丹后期鬼面修士漆黑小剑的一脚,正是那一脚,快,准,而且狠!直接就将那一柄漆黑小剑给毁掉了,那金丹后期的鬼面修士与这柄漆黑小剑本命相修,漆黑小剑被毁,他也因此受到重创。

正因如此,夜荒拿下他才会那么的轻松,两人都是金丹后期,修为境界相同,可是就因为这个时候鬼面修士的法宝被毁,心神受创,夜荒又乘胜追击,就给大家带来不是对手的感觉,大大削减了在场的所有人对上夜荒的战斗**。

而这些,不仅是夜荒的智谋,也是夜荒的本能,没错,狂暴后的夜荒,这一切都已经融为了他的本能,不论是智谋,还是战斗,各个方面都是为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吃!它饿,太饿了,肚子里就像是有一百根针在不断地扎着它柔软的肉壁,又像是有着一百个锤子不断地敲打着。

面对这声势浩大看上去威力不俗的火云九重掌以及岚刃,夜荒完全没有放在眼里,一双已经变成幽绿色的星眸神光一闪,似乎发动了什么神通,九道火云掌顿在空中,砰,化作无数细碎的火焰爆裂开来,消失不见。

那道青色风刃也是一样的下场,像是中了定身术一般的顿在空中,然后轰然爆开,化作无数细小的风刃,在地上割裂出一道道小口。

眼见这两人出手都如此不堪一击,所有人都是心里一紧,因为等着夜荒收拾完这两个金色鬼面修士后,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了。这个时候,包括那名刚刚从断臂之痛上恢复过来的金丹后期鬼面修士也是一样,所有人都看向了蔚星以及蔚星身边的独臂少年苏亦。

他们在埋伏之前都是仔细调查过蔚星等人,而蔚星行事有没有什么遮掩,所以身边的人的情报都是比较好查的,而独臂少年苏亦的情报自然也是被他们所了解。

作为一名亲人惨死在夜荒嘴下,毕生都为杀死夜荒为父报仇的少年,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为了解夜荒,眼下这种情况,正好就是需要这么一个人才能大大的提高自己活下来的几率。

“蔚掌门,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我愿以性命担保,只要这次蔚掌门助我渡过此劫,我保证日后鬼面修士不再来找蔚掌门的麻烦,而且还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可以叫我帮你做事。”那名也成了独臂的金色鬼面修士说道。

五大门派那边也是,如此情景,也是值得屈服,作为领头人的易殇走上前,抱拳说道:“蔚掌门,往日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都是源于我们五大门派的贪婪,是我们的错,我知道不管我怎么道歉,不管我许诺什么蔚掌门也一定不会相信。”

“可是,这夜荒的实力你也看到了,金丹后期的修士不是其一合之敌。”说完,易殇鄙夷的看了看那独臂的金色鬼面修士,气的他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易殇接着又道:“金丹后期的修士都不是对手,可见夜荒的实力有多么强悍,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联合起来,而不是继续争斗,只有我们一起合作,齐心协力,才能在这危机之中寻得一线生机。战后,我们五大门派一定撤离万象山,将山门拱手还给蔚掌门,而且还会将这段时间里替蔚掌门‘保管’的那些天材地宝也尽数归还。”

易殇这番话说的是真挚动情,威逼利诱,却又十分在理。五大门派里其余四家也是拼命点头,心里嘀咕,这易掌门平常惜字如金,说话那么高冷,没想到原来这么能说会道。

“掌门,我们不可以相信他们,他们这种人绝对都是些笑面虎,说的话一概不能相信,说不得现在就已经在心里盘算渡过这次的危机后要怎么对我们下阴手了。”刘净水一脸愤怒,盯着这群之前还狗眼看人低,包围他们,要置他们于死地。

此刻是一个个都摆出一张为之前的所作所为悔恨不已的表情,一个个都说什么恳求原谅的话,一个个还都许下之后该如何如何补偿的诺言。

简直让人看不下去,虚伪至极!

刘净水越看越是觉得恶心。

“小友,你这可就是误会了,生意就是生意,我们眼下是带着诚心来做交易的,这对我们双方都是利益重大,能带来双赢结局,可不能意气用事啊。”易殇劝解道。

若不是看蔚星年纪轻轻,担心他容易被刘净水的一番言论所左右,不然他又怎么可能说的这么多呢?

“快看!秘境入口!”就在众人还在磋商的时候,苏亦大叫一声,只见一只嘴巴特别大的骷髅狗出现在附近,出现的地方还有一个地洞,似乎是从地下钻出来的。

蔚星等人恍然大悟,难怪找了这么就都没找到,原来这个入口躲在地底下。

金丹后期的金色鬼面修士是个识货的人,一听苏亦说秘境入口,立马就猜出这个大嘴骷髅狗是个什么用的东西,体内法力鼓动,“去死!”厉喝一声,打出一道道黑风,击向蔚星以及易殇等人。

然后一个挪移,就来到大嘴骷髅狗身边,一拳将其打碎,散落的骸骨一阵跳动,重组成了一扇骨门,散发出淡淡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