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全世界只有你听见 > 第1章 说话间仿佛松了一大口气

第1章 说话间仿佛松了一大口气

《全世界只有你听见》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

人和人初次见面的时候,总是用右手握住右手,温和、不失礼。

而你知道,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你的右手握住我的左手,将我带向那遥远的以后。

所以我们之间,注定是残忍的、鲁莽的。

对不对,伙伴?

该如何形容那个夜夜造访的梦境呢。

模糊的,海蓝色的,带着夏秋交际时的温暖与清凉。

仿佛置身于海与天的交界处,海浪一波一波,把失重的身体送上沙滩。小心地睁开眼,看见天边像珍珠母贝一样、折射着彩色亮光的云朵,可以想象到,云层之上,那个阳光铺陈开来的绮丽新世界。

场景是孩提时的儿童公园,带着梦境一般朦胧的色彩。

一个小男孩高高地坐在爸爸的肩膀上开心地大笑着,他的手上拿着一个冰淇淋,吃得满嘴满手都是奶油,还把奶油滴在了爸爸的头发上。他的爸爸却全然不觉,也哈哈笑着,带着小男孩向公园里的游乐设置快步走去。

年轻的妈妈带着刚满一岁的宝宝学步,年迈的爷爷奶奶和他们的宝贝孙子一起做着游戏,各种颜色的风筝在阳光和微风的怀抱中飞舞着,孩童们因为玩沙而弄得脏兮兮的脸蛋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小小的女孩子,一个人低着头站在高大的榕树下。

“雪绘,你在这里等着,妈妈去和人谈生意,不方便带上你,你一步都不能走开,不要和那些脏兮兮的孩子一起玩,也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知道吗?”

公园里满是欢声笑语,她却只听见那些严厉的叮嘱在耳畔时时响起。

“喂,你怎么在哭?”

稚嫩却恍若小提琴般清亮好听的声音,倏然在她的耳畔响起。

她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果然有冰凉的液体飞快地掠过脸颊。她忙不迭地抬起手用力地将泪痕尽数抹去,并低着头恶声恶气地说道:“你走开!”

“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这么凶?”对方显然也愣住了,对她恶劣的态度十分吃惊。

“反正没有人喜欢我,你们都离我远一点吧!”她恶声恶气,眼泪和鼻涕用手一起抹掉。

对方没有再说话,紧接着响起一阵细碎远去的脚步声,她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个人已经被自己恶劣的态度成功地赶走了,抬手揉了揉红肿的双眼,正要抬起头来,一只白皙的小手突然伸到了她的眼前。

手心里躺着一块干净的手帕。

手帕上别着别针,好像是刚刚从衣服上摘下来的。

“那,用这个擦擦脸吧,是干净的。”泉水般的嗓音带着羞涩的笑意,“我已经上小学了,不再需要带手帕了,这一块是我向别的小朋友借来的,你用完了要记得还给我哦!”

小小的她,惊讶地抬起头。

那一刹那,一个如暖阳一般的笑脸,猝不及防地撞进她的眼中。

那是一张秀气的男孩的脸,虽然看起来他顶多比她大三四岁,个头也比她高不了多少,但是他脸部的轮廓却已经隐约有了属于少年的清逸和俊朗,如画的眉眼有着不输女孩子的精致,柔顺的黑发、挺翘的鼻尖,还有唇角那友善而和煦的微笑……都深深地,烙进了她的心底。

在他期待的眼神里,她终于回过神来,心头一紧,不由自主地一把抓过他递来的手帕,咬了咬牙,用力地朝着他刺眼的笑容掷了回去。

这样的举动当然也是男孩猝不及防的,他手忙脚乱地扯下蒙住脸的手帕,不可思议地盯着她,表情有些错愕。

可是,他似乎没有放弃继续接近她的意思,他收起了手帕,忽然又笑了起来:“我知道了!你不开心,是因为你妈妈没有来接你吧?”

“你胡说!我妈妈一定会来接我!”她激动得几乎跳了起来。

“……对不起,是我说错了,你别喊了。”小男孩露出了懊恼的表情,但下一秒,那温暖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带你去我的秘密基地,好不好?”

“……什么秘密基地?”她防备地盯着他,不善的语气里依旧有着攻击性的成分。

但是,“秘密”这两个词对于当时的她来说,是一种多么巨大的诱惑。

“你跟我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哦!”小男孩自作主张地拉起了她的手,带她向公园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那只白皙的手上还有因为玩泥巴而留下的淡淡泥点,她竟然意外地没有甩开。

她并没有忘记妈妈曾经叮嘱过她一步也不能离开。

梦的场景温柔地变换着。

她从身临其境,变成置身事外的人,眼前的一切仿佛一场旧日电影,微微泛黄的画面里,一高一矮的两个孩童顺着公园的小径往深处走去,两团漆黑的影子被温润的阳光投射在堆满了落叶的路旁,相连的手臂,如重要的动脉一般将这两个小小的影子联结在了一起。

喧闹的声音渐渐被丢在身后,她的心扑通不止地跳动着,好奇和紧张已经填满了她小小的胸腔,简直要满溢出来。

“看,就在那儿……”走过一个转角,男孩终于露出了笑容,他回过头去,兴奋地想要告诉她,他的秘密基地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却忽然被一双野蛮的大手给捂住了嘴巴!

心跳骤然加速。

一个体型魁梧一身黑衣的蒙面男子利索地将男孩抱住向后拖了几步,一双拉着的小手被生生地扯了开来!

男孩虽然吓得不轻,但仍旧奋力地挣扎着,可八岁的孩童又怎么会是成年男子的对手?他无奈地向她打着手势,叫她快跑,快点离开这里!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她吓呆了,想跑,一双腿却仿佛灌了铅一般沉重,她呆怔地张了张嘴想要尖叫,另一双大手迅速地用一块白布捂住了她的嘴巴和鼻子!

难闻刺鼻的气味争先恐后地钻进了她的鼻腔,顷刻间,脑海中一片空白,四肢像突然被人抽去了力气,她的头无力地向后仰起,看见蓝天上的云朵白花花地晕染开来,包裹住了她,也包裹住了整个天地。

梦境里,所有的光影与声息缓慢地退去。

世界变得漆黑一片。

寒冷仿佛极夜。

她为什么会被人绑在这个又黑又冷的地方?会不会有人来救她?她会不会死?

如果她死了,妈妈会伤心吗?

脑海中百转千回地绕过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小小的她渐渐开始害怕起来,她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低低的呜咽从她的嗓子里漏了出来。

“你醒了?”一个略带惊喜的声音柔和地响起,恍若破晓时分拨开厚重云层的第一缕阳光。

她愣住了,委屈和害怕的哽咽瞬间吞回了喉咙里,张了张嘴,小心翼翼地问了句:“你也在呀。”

说话间仿佛松了一大口气。

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

明明还是身处险境,明明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却莫名其妙地就安心起来。

“我们现在在哪里?”一切仿佛变成了一场冒险游戏,他们需要打倒怪物才能通关,身边有了同伴,她竟然一点都不害怕了,“他们为什么要把我们绑来这里?”

“我看不到,他们把我的眼睛蒙住了,刚才也是听到你的声音才知道你醒过来的。”男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懊恼,不过很快又变得明快起来,“但是我刚才偷听到了他们说的话!”

“什么话?”听到他的前半句时,她有些失望,但她即刻就被他的后半句话吸引了注意力,小小的身子努力地朝着他的方向挪了过去。

“他们好像要打电话给你的家人,要用你来换钱。”他犹豫了一下,声音里有着与年龄不符的郑重,还一本正经地担忧了起来,“你家里很有钱吗?如果钱不够的话,是不是他们就不会放你出来了?”

她怔了怔,哑然无声。

“你不要害怕呀,还有我呢。”发觉了她的沉默,男孩故意扬高了声调,“你是我的伙伴,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我是不是又给妈妈添麻烦了……”她喃喃地说着,“要是我乖乖地待在那里,没有乱跑,就不会被抓到这里来,妈妈也不会要用钱来换我……”

男孩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最好他们不要我了!反正他们也不喜欢我!”她很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故作开朗地高声说道,“喂,你刚才说我是你的伙伴对吧,不许赖账啊,以后我就跟着你玩了!”

“嗯,我不会赖账的。”男孩的声音里有一种淡淡的涩意,年幼如他,竟然也能察觉到她逞强背后的软弱和害怕。

他也朝着她的方向挪了过去,两颗小脑袋终于碰到了一起。

“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他坚定地说着。

“嗯……在有人来救我们之前,你可不可以一直说话给我听啊?”她还是有些害怕,但是倔强地不肯表现出来,“因为你的声音很好听。”

“那……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他有些羞涩,却还是笑着应允。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安静地听着,仿佛一只温顺的猫咪。

即使是梦境,也依旧清晰如昨。

模模糊糊,层层叠叠,缓缓地漾开,耳朵仿佛悄悄潜入海水中,聆听波涛之下那个世界缓慢的脉动。

清脆柔和的童声,掺杂了微微属于少年的醇厚和青涩,与流畅起伏的旋律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他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把眼前的漆黑变成了恍若天鹅绒一般美丽深沉的夜幕,周身的冰冷也幻化作了美丽的雪花,在脑海中翩跹飞舞着。

在这个温润的夏秋交替之际。

初遇,在她的记忆里,始终是如此的明媚柔软,与他的笑容和歌声一起,交织成永远不会腻的甜蜜乐章。

但有一句话,总是浮现在梦境的末尾,让酣然微笑的她,轻蹙眉头。

--后来的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

我曾经觉得你是与我相同的人,曾经觉得自己何其幸运,在茫茫人海当中,可以遇见你。

但是为什么我们却因为如此相似的彼此而受伤?

也许我出现在你成长的道路上,出现在你自己都还不了解自己的时候。

于是,我要陪你一起,去明白真实的你。

你在成长,而我却因此受了伤。

若干年后的春日,天空是一如既往的湛蓝,在这个繁忙城市的中心,四通八达的立交桥底部,一栋通体洁白的综合医院大楼,沐浴着朝阳迸发而出的光线,宁逸而霸气地矗立在广场的中央。

这家医院远近闻名,当然自有原因,它不仅坐落于城市的黄金地段,与附近各类建筑相比,还坐拥着最大的占地面积,inonva3100数字减影系统、螺旋ct、手术导航系统、核磁共振、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等国际先进医疗设备更是应有尽有,如此优异的条件,自然使得国内外第一流的顶级名医才俊纷至沓来,想要在这家现代化和高科技化的医院里一展抱负。

而最吸引人的,是该医院重金打造的犹如别墅度假区一般的豪华vip住院部,那美轮美奂的建筑风格,依山傍海的优质空气以及住院部外开满了薰衣草和雏菊的花田,几乎让所有前来住院休养的病人迅速康复,并且流连忘返。

但是,自从前天一个特殊的病人住进来之后,这个如同仙境一般优美的桃花源的宁静,常常被刺耳的不和谐音打破。

“宫医生!”一个看起来还是新人的年轻护士慌慌张张地在住院部的走廊上一路小跑着,她一身粉红色的护士服明显是被自己私下修改过,不留丝毫缝隙地包裹着她前凸后翘的身段,这样紧身的穿着,让她跑步的动作显得十分可笑。

“宫医生!”看到自己想找的人就在前方,年轻护士又再次叫了一声,明明是一脸慌张的表情,楚楚可怜的大眼睛里却流露出浓浓的媚意。

走廊的右边是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初升的朝阳跋扈地将它所有能触摸到的一切镀上了一层金,强烈的逆光里,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迎面走来,长长的白褂如同浮云一般勾勒出他修长的身材,黑色的中长发如玄水一般滑入脖颈,柔顺的刘海漫不经心地扫过笔挺的眉峰,那俊逸出尘却不苟言笑的面庞沐浴在渐渐泛白的光线中,恍若希腊神话中俊美无俦的曙光之子。

帅哥的扑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随着他的接近,年轻护士立刻感觉到四周的空气稀薄起来。脑海空白了几秒钟之后,她终于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于是便娇声告起状来:“宫医生,住在a302的那个小丫头今天又捣乱了,她把王老板今天要挂的生理盐水和林小姐的葡萄糖偷偷换掉了!”

宫熙玄停住了脚步,他没有说话,漆黑的双眸不着痕迹地扫过年轻护士的胸牌。

年轻护士仿佛受了鼓舞一般骄傲地挺了挺胸,喋喋不休地继续说道:“好在葡萄糖和生理盐水不是处方药,否则非得闹出人命不可!这个臭丫头,自从她住进来,这个住院部就没有安宁过,前几天也是……”

她越说越来劲,添油加醋,极尽抹黑之能事,其实……只是因为她口中的臭丫头毫不客气地鄙视了她身上的廉价香水味而已。

终于,宫熙玄不紧不慢地开口,打断了她愈演愈烈的抱怨,眼神却是淡淡地滑向了一边:“偷听好玩吗?”

年轻护士愣了愣,她顺着宫熙玄的眼神看去,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身影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了走廊的转角处,面对宫熙玄的逼视,无可奈何地做了个鬼脸。

十五岁的凌雪绘,依旧还保留着年幼时如瓷娃娃一般灵气可爱的脸庞,但病号服下修长却凹凸有致的身躯,已经将少女的曲线微妙地勾勒出来。

见二人的眼神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她抬手拨了拨栗色的长发,干脆正大光明地走了出来,眼底有挑衅的意味。

“离得这么远也能闻到一股廉价的香水味,你一天喷几升?”凌雪绘一边说着,一边故意抬起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语气中的轻蔑一览无遗,“十瓶0块的廉价香水,不等于一瓶dior或者annasui,看你眼睛旁边的鱼尾纹就知道你也不小了,这样的概念怎么还需要我这种臭丫头来教你?”

年轻护士顿时气得哑口无言七窍生烟,她张了张嘴巴,正搜索着脑海中最恶毒的词语,宫熙玄却抢在了她前面,依旧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回病房去,你下午还要进行治疗。”

面对宫熙玄,凌雪绘总觉得有一种淡淡的压迫感,她的表情变得警惕起来:“我不认为我有什么病。”

“你这个样子还叫没有病?”年轻护士总算找到了攻击的突破口,她尖利的声音咄咄逼人地荼毒着原本安静的空气,“从刚住进来就不得安生,搞得整个住院部鸡飞狗跳,现在每个人见了你都和见了瘟疫一样,我看你本身就是个病!”

宫熙玄警告的眼神早已锋利如刀地落在了年轻护士的身上,可她仿佛被报复的快感冲昏了头脑,浑然未觉地继续说着:“哈,我倒是忘记了呢,你表面上天不怕地不怕,但要不是害怕这个,你怎么会住进医院里来?”

说着,她飞快地掏出口袋中的一支细长尖利的修眉刀,凌雪绘的脸刹那间变得雪白,她的眼神有片刻的失焦,嫣红的双唇开始用力地颤抖起来。

宫熙玄一步上前,抬手将那柄修眉刀紧紧地握在了手心,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他的手心,他却仿佛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表情依旧没有变化,但周身却漾起薄薄的怒气,那冰冷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年轻护士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呆了,张口结舌地忘记了说话,宫熙玄棱角分明的侧脸就在她的眼前,他身上如海洋一般的香气让她的每一个毛孔都贪婪地呼吸着,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思考了。

“李妍冰,”他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