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盗龙佩之诡城毒蛊 > 第1章 爷爷还是被这突来的情景吓破了胆

第1章 爷爷还是被这突来的情景吓破了胆

《盗龙佩之诡城毒蛊》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钓尸气

一九一二年,清朝最后一位爱新觉罗姓氏皇帝——宣统帝溥仪下诏退位,统治中国两百余年的大清王朝彻底土崩瓦解,风云变幻,世事如白云苍狗,昔日董家大财主的根基在清朝灭亡之后亦被铲除殆尽。我的爷爷当时是个刚刚成年的纨绔子弟,家破人亡、时局动荡,让这位往日的董家大少爷宛如从天堂跌进地狱。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沦为了街头混混,靠着坑蒙拐骗偷度日,生活没有着落,常常饥一顿饱一顿。有一次实在饿得不行,俗话说人要是饿急了,两眼发绿连人都敢吃。只不过他没有胆子吃人,而是想到了一个胆大妄为的计划:抢劫。

街头有一个叫陆瞎子的算命先生,他不但替人卜卦测字,也卖些古董玩意儿。但十分奇怪的是他的古董根本就卖不完。今天这批被人哄抢一空,隔天算命摊子前的红布上立马又有一批新的。

爷爷心想这陆瞎子莫不是家里堆满了古董?古董那时候没有如今这般昂贵,但也算个畅销货品。一些大家族接二连三破产,常常会把家里收藏的古代稀奇玩意儿拿出来添补家用。陆瞎子老得一塌糊涂,满脸胡楂、蓬头垢面根本不像富贵人家。

爷爷打定主意要跟着陆瞎子看看,倘若他家里的确古董众多,就蒙面抢来。要是这陆瞎子是做了歹事得了这些稀奇玩意儿,定要威胁他合伙。

爷爷虽然这样想,但是好歹没有做过这类打家劫舍的行当。当天傍晚赊了一些酒水,待陆瞎子收拾摊子准备回家的时候赶忙将酒水一股脑儿全倒进嘴里,只觉得喉咙里火辣辣地烧。他摸了摸怀里的刀子,确认还在之后便偷偷摸摸地跟了上去。

陆瞎子年过半百,戴着一副圆墨镜,走路巍巍颤颤,手里一根黝黑发亮的拄棍“嘀嘀嗒嗒”地敲。爷爷跟着他走了很长一段路,迟迟不敢动手,喝下去的酒水早就从汗孔里渗了出去。他越走越怕,虽说知道陆瞎子看不见,但还是远远地躲着他,不敢靠近。

又走了一会儿爷爷的确是饿得发慌了,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心下一横,掏出怀里的刀子便要冲上去,正待这时,陆瞎子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爷爷站在原地不敢作为,只见那陆瞎子的墨镜直直地盯着自己,他握刀的手掌早就吓出了汗。陆瞎子只是站着,过了一会儿伸手把墨镜摘了下来。

陆瞎子和爷爷就这样面对面站着,两人之间的距离没有超过五十米。爷爷看着陆瞎子心惊不已,他的左眼眶没有眼皮也没有眼珠,竟像是被人活生生剜去一般留下一孔黑洞。右眼却是瞳孔发白,一看就不是正常的眼珠子。

这两只“眼睛”就这样直直瞪着爷爷,尤其那孔黑洞犹如一把插向心脏的利刃,爷爷的身体渐渐颤抖起来,哪里还敢抽刀向前。

“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敢来打劫老子。”陆瞎子望向爷爷手里的刀子阴阳怪气地说道。

这陆瞎子莫非看得见?爷爷一下子手足无措,正想拔腿就跑,又听陆瞎子说道:“我看你长相甚是奇异,你若愿意改邪归正我倒可以拉你一把收你做弟子,你看如何?”

爷爷一听心里只觉美哉,陆瞎子这是拐着弯地要同我合伙?我何不先假意同意了他,等到时机成熟得了他算命的手艺再坑掉他的古董,兴许还能做回那董家大少爷。想罢爷爷丢掉手中的刀子,像模像样地给陆瞎子磕头拜师。陆瞎子笑得合不拢嘴,从怀里摸出几枚钱币递给他算是拜师礼。

爷爷接过钱币心里自然也是美滋滋的,又磕了几个头千恩万谢。事毕,陆瞎子问爷爷姓甚名谁,爷爷说他姓董单名一个正字。陆瞎子又询问了一番,爷爷都是半真半假地敷衍。

爷爷心想应该打探好陆瞎子的行踪以便日后行动,便问陆瞎子道:“师父这是要往哪里去?”

陆瞎子细细打量了爷爷一番,重新戴上墨镜说去挖点儿吃的,留着明天填饱肚子。爷爷肚中饥饿,一听是去吃东西忙乞求陆瞎子带着自己去,并说自己已经饿得两眼发昏、双腿发颤了。

陆瞎子哈哈一笑,连连允诺。爷爷心中欢喜,帮陆瞎子抬起货物,师徒二人并排而行往前去了。

走在路上爷爷一直打量着陆瞎子,他的眼睛是看得到的,手中的拄棍却一直“嘀嘀嗒嗒”地敲个不停,这不是“大白天打灯笼”嘛。他心中疑惑就问陆瞎子为何这么做。

陆瞎子慢条斯理地指着地面说:“老夫这是在探路,小娃娃懂个屁。”说完抬起拄棍狠狠地抽了下爷爷的腰杆。爷爷心中恼火也不便造次,心想管你个怪人搞什么怪名堂,我要的只是你的钱财。想罢所有不快都随风而去。

他们一行走了很远的路,并且越走离山头越近,月亮都已经出现在天边也不见陆瞎子停下脚步。爷爷心生疑惑刚要问陆瞎子究竟是要去什么地方,只听远处传来一声狼嚎。

爷爷大骇:这陆瞎子莫不是骗了我要把我送去狼窟吧?

只见陆瞎子听到叫声之后摘下眼镜,对着山头吼道:“狼三,快出来,为师给你带了个师弟回来。”

爷爷搞不懂陆瞎子在玩着什么把戏,惊觉肩膀上不知什么时候搭上了两只手臂,耳际还能感觉到身后那东西“呼呼”喘气。

传闻狼是一种极其可怕而又充满智慧的动物,它们在发现生人的时候不会立马跑上去啃食,而是悄无声息地把前肢搭在生人肩膀上,待那人将头转回去之后狼便一口咬住脖颈,用力一撕。脖颈是大血管密集的区域,一旦被扯断鲜血会像破堤的洪水那般飙出来,使人瞬间毙命。

爷爷大吃一惊,脖子不敢扭动半毫,头发几乎吓得全都倒立起来,“师父救我!”待他有气无力地喊出这几个字的时候,裤裆早已湿了大片。

陆瞎子重新戴上了墨镜,笑眯眯地看着爷爷并无动作。爷爷知道确实是被陆瞎子骗了,各种脏言秽语不绝于口。骂了会儿心中顿觉畅快许多,就在这时背后的喘息无故重了起来,爷爷心头一颤,双腿就要往下缩。死到临头他的脑海渐渐清晰了起来,往日里受过的欺负、遭过的白眼一下子看淡了许多,心想死就死吧,下辈子还是一条铮铮好汉,这辈子瞎了眼千不该万不该惹到这个凶狠古怪的陆瞎子。

正待这时,爷爷突然感觉到背后那东西张开了大口,紧接着一条温热的舌头一下下舔舐着自己的脖子,奇痒难忍。

爷爷还是被这突来的情景吓破了胆,猛一扭头背后的东西许是被吓了一跳,“呼哧”一声往后蹦出去老远。

“瞎胡闹!”陆瞎子嚷了一声。爷爷早已吓趴在地上,朝着背后看去,才发现搭在自己肩上的哪里是狼,分明是个身材瘦小的女人。

被唤作“狼三”的女人不理睬爷爷,径直走到陆瞎子身旁同他耳语了几句。陆瞎子听罢惊得连忙摘下墨镜,让狼三带着他去。

狼三眨着狐狸一般修长的眼睛,伸出一只细长得可怕的手指着爷爷问道:“这人怎生处置?”

爷爷知晓自己是被他们给耍着玩了,但是他们人多势众,压了一肚子的火不敢发作,拍拍屁股站起来冷冰冰地瞪着狼三。

陆瞎子摆摆手说道:“我们俩终究势单力薄,这是为师刚收的徒弟,加之你找到如此风水宝地还得让他帮我们一把,钓钓尸气。”

爷爷不知什么叫“钓尸气”,还道是陆瞎子用的江湖黑话,心想:他娘的,这对古怪师徒不会是俩佛爷吧?他们定是想收了我同去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妙极妙极,那陆瞎子的许多宝贝儿兴许便是靠了偷盗得来的,我这回同他们合了伙,从此我便还做那董家大少爷,那些瞧不起老子的全让他们滚回去吸他娘的奶。

爷爷越想心里越是欢喜,对于之前的事情也全都抛到爪哇国去了,嬉皮笑脸地忙问陆瞎子现在要到哪里去。

陆瞎子微一吃惊,随即一阵大笑,让爷爷挑起货物,跟着他们走便是。爷爷全身立马生出无穷的力气,将货物往肩上一扛,兴冲冲地跟了上去。

狼三走在最前开路,陆瞎子手里拄着拄棍“嘀嘀嗒嗒”地敲,这一敲让爷爷渐渐安静不下来了,他发现狼三正把他们往山上带去,都这么晚了还上山做什么?

山路越走越深,爷爷心里也越来越发毛。他一直紧紧跟着前面的陆瞎子,生怕自己走得太慢跟不上他们,孤身一人留在山里还不得吓死。四周乌黑一片,茂密的树冠把月亮的光影紧紧包住,除了脚下沙沙作响,再没有一丝声响。爷爷只能靠着脚步声判断陆瞎子的位置。突然,他面前的脚步声戛然而止,周围死一般的沉寂。爷爷叫了声“师父”,没听到声响,他接着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声响。这下子爷爷彻底慌了神,双脚像是被灌了铅一般再也不敢动弹。

正在爷爷手足无措的时候身旁猛地刮起一阵狂风,爷爷只觉后脑壳一痛,意识便慢慢模糊了,倒下的瞬间模糊看到身后站着个黑洞洞的人影。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地升了起来,他站起身发现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地到了山下,前天一整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是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他饿了一晚,肚皮直叫唤,再也坚持不住,蹲下身子拔了些草就往嘴巴里塞,苦涩的草味让他边吃边吐,手却怎么也停不下来。远处隐隐传来的咳嗽声让他想起昨晚的陆瞎子和狼三,心想,敲晕我的必定就是这两人,王八蛋的龟孙子,老子好心好意打定了主意要帮他们一把,这俩货竟然做出这等死八辈、折阴寿的事。爷爷想着心里堵着难受,始终弄不清那陆瞎子上山究竟为了什么,狼三同陆瞎子又说了些什么,他们又为何会敲晕自己?

爷爷摸了摸怀里,陆瞎子送给他的拜师礼还在,这让他高兴不已,正准备下山去买点像样的东西填填肚子,远处的咳嗽声突然愈加急促起来。

他蹑手蹑脚地踱过去看,发现草丛中横卧着一个人,暗道:天助我也!我且来搜一搜,兴许能平白捡到不少好处。想罢给了他一脚,将他的身子踢侧了,正准备去掏他的口袋,但见他左眼生了个黑窟窿,当下心窝子一凉,这人不是陆瞎子又能是谁。

只见那陆瞎子躺在地上蜷成一团,身子瑟瑟发抖。爷爷原想反正手里有钱了,便不去管这陆瞎子的死活。只不过前夜的疑团还留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况且这样一走了之未免太不近人情,他虽然唯利是图、见钱眼开,但良心还是有的。思量许久还是俯下身将陆瞎子扶了起来。这一扶不打紧,倒把爷爷吓了个半死。

陆瞎子之前被他踢歪了,爷爷只看见左眼的窟窿,将他扶正之后,爷爷发现他的右眼亦发生了变化,只见他的右眼留下一孔同左眼眶一样没有眼皮也没有眼珠的黑窟窿,窟窿周围满是殷红可怖的血迹。

长话短说,最终这陆瞎子被爷爷扶回市集,找了家医馆医治了许多天之后,身体渐渐康复起来。当然治病花的钱都是爷爷从陆瞎子身上摸来的,他也从中拿了不少,除了给陆瞎子买点中药、补品外,其他的都被自己挥霍一光。

事后陆瞎子在爷爷百般询问下,就是绝口不提那晚发生的事情,只说自己瞎了眼睛,从狼窟里把狼三领回家中抚养成人,想不到这厮恩将仇报,因为几件古董竟把自己往死里推。

爷爷听着只觉好笑,心想你这陆瞎子倒古怪得很,不瞎偏生装瞎,这回倒好,彻彻底底瞎了。

爷爷本来就是大富人家的子弟,除了吃喝玩乐半点赚钱本事没有,终于有一天,也不知他从哪儿来的兴致,开始寻思如此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不如实实在在地拜陆瞎子为师,学点算命本事营生也好。陆瞎子也许是看在爷爷把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分上,双眼瞎了之后更是性情大变,像模像样地开设了一次不大不小的拜师会,极其情愿地把爷爷收作关门弟子。他告诉爷爷说,自从那次被狼三坑害之后,他便受了墓地里面的尸气,三年五载也就魂归天际了,并告知自己会将毕生所学教授于他,希望爷爷能够继承他的衣钵。

后来我的爷爷就成了一名算命先生,再到后来人们的思想越来越向前发展也就不再相信这类神魔鬼怪玩意儿了,他便索性拿了陆瞎子的古董去贩卖。陆瞎子曾经给他教授过一些鉴别古董的门路,爷爷也在古董这条路上越走越成功,直到后来开了铺子,真正做起了古董生意。

他后来同我提起过陆瞎子这位授业恩师,说这人真是个奇人,占卜星相、观龙点穴、奇技淫巧、风水秘术之类在别人眼里旁门左道的东西他都可谓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只不过陆瞎子晚年过得极其悲惨,平平静静地过了两年之后,陆瞎子的皮肤开始大量溃烂,直至鱼鳞一般大片大片地剥落。奇怪的是陆瞎子并不感觉疼痛,等到他临近死亡的时候身上的皮肤已经剥落得差不多了,全身满是暴露在外的血肉。

在陆瞎子死的那天,他特意把爷爷叫到跟前说自己叱咤一生却被狼三这个娘们儿害得晚年受苦。陆瞎子最终也说出了实情,原来陆瞎子源源不断的古董玩意儿全是靠挖坟掘墓得来的。狼三算是他的第一个徒弟,狼三自小被人丢弃山野,是山中狼群将她喂养长大,陆瞎子把狼三从狼窝领回家之后发现这个孩子生相怪异,属于连鬼都要忌惮三分的主,便倾尽毕生所学教予她观龙点穴的本领。狼三天赋极高,出师之后帮陆瞎子找到不少大墓,得了许多宝贝儿。

那天晚上陆瞎子遇到爷爷之后原想将他拿去当作钓尸的活饵。想不到就在当晚狼三找到一处极为罕见的龙眼独脉,里面所葬之人少说也是个皇亲国戚的大人物。狼三师徒商量之后决定,为了不让爷爷发现宝地,便将他敲晕,等用得到他的时候再弄醒了。狼三早在多日之前便挖好了盗洞,就等陆瞎子到来。等到他们到达目的地,他们将爷爷钓进洞中,一炷香时间再拖将上来发现他还活着,为确保万无一失,陆瞎子师徒便进洞取宝去了。墓中许多防盗机关在陆瞎子看来宛如无物,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可奇怪的是那座大墓规模虽大,里面却是空无一物,墓中丝毫没有被前人动过的痕迹,偌大的墓室被他们俩仔仔细细搜刮了一遍依旧一无所获。陆瞎子从未见过这等怪事,两人左拐右拐走到尽头,终于给他们发现了一口棺材。

他们把最后的希望全都指望在那口棺材上,但见那口棺材四四方方,而又大得出奇,上面刻着许多稀奇古怪的文字,陆半仙虽然见多识广,但也不知其中的门路,研究许久终是不明就里,折腾这许久早已厌烦不得,叫了狼三准备开棺。

正开棺的时候棺材里蓦地升腾起一缕黑烟。陆瞎子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却不料被狼三一脚踢翻,跌进了棺材里。陆瞎子大惊失色,暗叫糟糕,棺材中的死尸如若碰了活物,诈尸的概率便大大增加,要真是如此这般,他这身老命可就得折在这古墓之中了。

只一会儿时间,身子下面的干尸果真渗出一摊血水,渐渐活动起来。陆瞎子吸了一大口黑气头昏脑涨,当下立即清醒许多,正想挣扎出棺材,一只满是血水的手早已伸到他的眼前,只用力一抓,陆瞎子最后仅存的一只眼睛就这样被活生生剜了去。

陆瞎子吃痛,瞬间清醒过来。他掏出身上的法器正对着死尸死死按了下去,直到身下那东西再不能动弹,才精疲力竭地昏死过去。狼三许是顾念旧恩,拿了棺材里的财宝,将爷爷和陆瞎子抬到了山下。至于她为什么连爷爷一并救了,这就谁也说不清了。

爷爷听罢这些陈年旧事,唏嘘不已,暗叹当年也算自己命大,否则于那种凶险情况下稍有不慎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而对于那位叫作狼三的师姐更是多怕上了几分,只求这辈子再也不要遇上这等残酷之人。

再到后来,爷爷遵从陆瞎子的遗愿,将他随意葬在山下,没有坟包也没有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