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穹天劫 > 第1章 小女孩闻声转过头

第1章 小女孩闻声转过头

《穹天劫》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楔子

她是将军女。

五岁那年,源于对金戈铁马的向往,她做出了改变人生的第一个选择,从此女扮男装。

她相信,命运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十年过去,当她手握霜月,志在千里,却发现原来所谓的命运其实是她命中注定的劫数——“美人,倾城倾国,狼烟四起;英雄,志在千里,尊长九天。”

五岁,

达瓦河畔,落难少年在她左腕留下了一生不灭的齿痕。

十年后,

赤血罗刹为恨挥戈,血浴坤仪,火染皇乾。

五岁,

莲花池边,清冷少年在她心里留下了铭记一生的名字。

十年后,

金穹帝王为情倾城,弃江山,捍美珏。

五岁,

她志在千里,手握霜月,隐名掩颜。

十年后,

狻猊将军麾军天下,金戈铁骑,踏烽烟。

---------------------------------------------

惊世容颜,难平于世;英雄美人,气盖山河。

一个沉敛漠然,一个强悍冷血;

一个深情,一个狂烈。

爱恨情仇,纠缠半生。

谁将执手一生,谁将深爱一世?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静雪血源

穹保雪山脚下,庞大的军队在黎明前的黑暗中踏着坚硬的冻土迅速地撤离,训练有素的队伍没有一丝多余的人声,马蹄声如闷雷回荡在空旷的雪原上。短短几分钟,数千人的军队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又归于平静。

“哗”,雪道旁的厚雪堆里忽然伸出了一只满是血痕的手臂。一抹纤瘦的人影从雪堆中跳了出来,隐约是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

此时,漆黑的天空中破出了一抹微弱的曙光。

每当黎明的第一缕曙光照耀在穹保雪山上的时候,那从山顶一直漫延至半山腰的终年不化的冰雪便会泛出奇异的银光,点点光芒如星辰般耀眼,传说中,那是吉祥的天母洒向人间的祝福。

然而,这一刻映入山脚下那双饱含惊恐和悲痛的清亮黑眸中的却是一片骇人的血红光芒。

望着那片由无数族人的鲜血染红的冰雪,少年的眼睛如被烈火灼痛般猛地闭合。

他闭着眼,却清晰地看见一个个在屠刀下倒下的族人的脸,那里有他的父母,有他的兄弟姐妹……他们守护着那片神圣之地,挣扎着,拼死顽抗,最终尸骨如山,血流成河。鲜红的血将千年不化的冰雪都浸透,神圣吉祥的静雪之地一夜之间变成了死亡之地。

“我会回来的……”少年喃喃自语,倏地睁开了眼睛。原本清亮的黑眸在眨眼间已变得血红,目光怨毒狠戾,那里已没有了恐惧,没有悲伤……只剩下火一样熊熊燃烧的仇恨。

“我会回来的……”猛然抬头,少年仰天长啸,声嘶力竭,震荡天地。

“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的……”

最后看了一眼那片血红的光芒,少年断然转身,没入了茫茫雪原。

苏毗城郊外的达瓦河畔,一人高的枯黄芦苇织成了天然的帷帐将那条清澈的碧水掩藏其中。苍鹰在灰白的天空盘旋,抖动着巨大的翅膀来回逡巡,警惕地注视着大地上的每一丝动静。

一阵冷冽的北风掠过,卷起了河面细细的水花,河畔层层枯黄的芦苇叶如潮水般“沙沙”地起伏荡漾开去。

满目的苍黄之中,忽然闯入了一抹鲜艳的红色。沉静的河流,荒凉的河畔,那抹红色犹如陡然盛放的一株曼珠沙华——传说中开在冥界忘川彼岸,由亡灵前生的种种记忆化作的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

拖着受伤的身体一路奔逃了三天三夜的少年,虚脱地倒在了厚厚的芦苇丛中。恍惚间,那朵艳丽诡秘的红色花朵缓缓飘到了他面前,那样绚烂耀眼的红令他睁不开眼。他要死了么,所以曼珠沙华来引渡他的灵魂了?

就这样死了么?疲惫孤独的少年挣扎着……就这样死了吧,就这样死了也好……意识渐渐模糊,满心荒凉痛苦的少年缓缓闭上了眼睛。

“哥哥。”一支粉嫩的小手怯怯地拉住了他冰凉的手,柔柔的稚嫩嗓音轻轻地在他耳畔传来。

谁?是谁?少年在意识混沌中不安地扭动着。

蓦地,一片骇人的血红雪坡浮现,那些死去的族人的脸一一从红雪中凸现出来,每张脸都在悲愤绝望地呐喊,扭曲着无限扩展……惊天动地的哀号如狂风袭卷而来,无数双手伸向他,拼命地伸向他,挣扎着不肯放弃。

“啊!”少年惊呼一声,猛然睁开了布满血丝的黑眸,然后如一只惊恐反击的小兽一把抓住了那只拉扯他的陌生的手臂,张口凶狠地咬了上去。

“啊……”稚嫩的声音痛呼,下一秒便哭喊起来:“哇……痛痛,痛痛……”

少年忽地怔住,惊愕地看着坐在他面前放声大哭的小女孩。

“哇啊……”小女孩瘪着粉嘟嘟的小嘴委屈地望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扑腾着不断地掉落着晶莹的泪珠。

少年低下头来才看清,那被他抓住的竟是一截粉嫩的小手臂,洁白柔软如凝脂的皮肉上两排血红的齿痕蓦地刺痛了他的眼。他微微抽息了一声,倏地松了手。

“痛,痛痛……”小女孩抱着被他咬伤的手臂一边哭一边吹气,那模样委屈得令人心疼。

少年怔怔地看着面前哭得极委屈的小女孩,微微动了动手指,最终却只是如石像般一动不动。

在自顾自的哭了一会儿后,小女孩忽然止住了哭声,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他咬伤了她,但她却并没有跑开,反而丝毫不畏惧地竟然又往他跟前挪近了一些。

灰白的天空和苍黄的大地之间,一高一矮、一红一黑,小女孩与少年就那样仰望俯视,就像天地间无数次的陌生相遇和偶然邂逅。

“哥哥,给你。”小女孩忽然轻轻开口,将斜背在身上的一只红色的锦囊捧在手里,递到他面前。

少年面无表情地望着只及他腿高的小女孩,那张精致如瓷娃娃般的小脸天真地望着他,漂亮的大眼睛清澈见底,没有一丁点杂质,长长卷曲的睫毛上还沾着未干的泪珠,扑闪着如两只轻盈的蝴蝶。

仿佛受到某种魔力的蛊惑般,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接过了那只小小的可爱锦囊,里面竟然是满满的一袋蜜枣。

“甜甜的哦,呵呵。”小女孩忽然开心地笑起来,抖落了睫毛上的泪珠儿。

握着手中那一袋子金黄色的果实,少年木然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动容的神色,愣愣地看着小女孩脸上天真灿烂的笑容。

“小姐……”风中忽然飘来男子焦急的呼唤声。

“小姐,你快出来啊,小姐……”

小女孩闻声转过头,芦苇丛中缓缓出现了一个焦急四顾的中年男子的身影。

“啊呀,小姐,总算找到你了,可把奴才吓死了呀。”中年男子满头大汗地越过一人高的芦苇急忙奔过来,扑咚一声跪到小女孩面前。

“我的宝贝小姐啊,你可不要再到处跑了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奴才可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哪!”

中年男子跪在地上欲哭无泪,一连磕了几个头,百般无奈地说道:“我的宝贝小姐啊,你就行行好,赶紧跟奴才回去吧,将军就要回来了,看不到你那可不得了啊,奴才求你了啊!”

小女孩对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一转头却发现身旁的芦苇丛竟已空无一人,她愣愣立在原地,小脸上写满惊讶。

中年男子没有察觉小女孩的异样,必恭必敬地站起身将她抱了起来,一脸如释重负的欣慰表情,带着她往芦苇丛外走去。

小女孩悄悄将那只受伤的左手缩到了宽大的衣袖里,趴在中年男子的肩头频频回头张望……

苍鹰从静静流淌的达瓦河上空呼啸掠过,天际远远传来尖锐的长鸣,苍凉孤寂。荒凉的河畔,人影渐淡,只有苍黄的芦苇随着河流漫延向远方。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3章将父衣锦

象雄帝国东部最大的城镇苏毗城,位居五代下穹地区王城之位,拥有两百年历史。没有北上穹帝都穹隆银城的大气恢弘,没有西中穹王城达郭城的雍容华美,青石累砌的城池如一位铁衣素袍的将军,百年来静静地守护着这片东部神圣古老的雪山高原。

今日,宁静的苏毗城热闹沸腾了起来。

威名赫赫的镇北大将军,今日衣锦还乡。全城上下,不论老孺妇幼全都挤在城内的官道旁,争相目睹这位传奇般的英雄——五年时间,平定西北六部三十五族,收伏四座城池,为帝国开疆扩土十万余里。

三千精甲铁骑浩浩荡荡驶入城内,全城一片沸腾欢呼。金戈铁马的将军威然端踞马上,一骑当先从容策马缓缓驰过人群簇拥的官道。

面对着昔别多年的乡亲父老,桑吉冷硬的脸上渐渐浮出少有的一丝笑容。整整五年了,当初那个小小的副将如今战功累累,声名赫赫,终于实现了当年的雄心壮志。

离开官道转入城偶偏僻小巷,热烈如潮的人声渐渐远去,一幢简朴的小巧庭院出现在眼前。青石围砌的低矮院墙露出经年累月风雨侵蚀的斑驳痕迹,门庭朴素却相当整洁。透过虚掩的门板,依稀有嘈杂忙碌的人声传来。

桑吉翻身下马,怔怔地立在熟悉的门院前许久,伸向门板的手迟迟不推。五年了,不知自己的妻儿如今会是什么模样?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虚掩的门板“吱呀”一声从内拉开了一半,一抹小小的红色身影出现在门后。

“你找谁?”细白如瓷的小人儿一脸惊讶,歪着小脑袋倚在门边上下打量着他,黑宝石般的漂亮眼睛里满是好奇。见他不语,她又瞄了瞄他身后静静候立的一队人马,忽地缓缓说道:“你是镇北大将军?”稚嫩的声音如蜜糖一般,却又透出超乎她年纪的睿智与淡漠。

他一时怔住,呆呆地看着那张眉目依稀有些熟悉的漂亮小脸。

“珏儿,你在跟谁说话?”另一半门板也被拉开了,又一抹绿色的身影冒了出来。

两个女孩子有着相似的容貌,绿衣女孩却比红衣女孩整整高出了一个头,年纪约摸七八岁的模样。一眼望见门外高头大马,戎甲配剑的众人,绿衣女孩煞时僵白了脸,下意识地将那个小小的红衣女孩护在怀中。

“珠儿!”桑吉微涩的喉间终于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声音。

绿衣女孩忽地一愣,抬眼望向他的脸。

“你是……”她惊讶地看着他,眼晴里的骇然神色渐渐被欣喜的光彩所取代,突然惊呼一声扑向他的怀抱。

“爹爹!”

桑吉呵呵笑着,一把抱起雀跃如小鸟般的小人儿,任凭她抱着他的脖子又蹭又亲。

“真的是爹爹,爹爹回来了……”桑珠兴奋地大呼小叫,抱着桑吉的脖子回头冲仍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妹妹桑珏挥手喊道:“珏儿,快来啊,他就是我们的爹爹啊!”

抱着自己的大女儿,桑吉满心感慨,她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啊!他离开那年,她还不过是刚刚牙牙学语,而如今……他望向门边那个一脸淡漠的红衣女孩,他那从未见过面的小女儿都已经五岁了。

他放下桑珠,缓缓蹲下身对自己的小女儿伸出手,一脸慈爱的笑道:“珏儿,让爹爹抱抱!”

桑珏忽地退了一步,避开了他伸过来的双手,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道:“你跟我想像中的爹爹一点儿也不像!”说完,她便转身跑进了院子里。

“珏儿……”桑吉愣了愣,伸出的手尴尬地僵在原处。

晚饭时候,桑珏被福伯半求半拖地从后院菜园里带到了饭厅。一向冷清的饭厅里今夜格外热闹,半臂粗的雕花红烛分置在饭厅的各个角落里,那是只有过年时才会拿出来的吉祥烛。就连火房的胖阿婶也难得换上了件干净整洁的枣红袍子候在饭厅里,圆圆的脸上两只眼睛都弯成了两道月牙儿似的缝儿。

看着满桌丰盛的菜肴,桑珏一脸的漠然。

“珏儿,快过来!”她的娘亲,洛云坐在饭桌旁朝她招手。

她一愣,惊讶地看着那个端坐在桌旁,一袭水蓝滚白裘衣裙,云鬓低挽,红妆淡抹的美丽妇人。

“娘亲?”桑珏第一次发现,她的娘亲竟然美得像仙女一样!

从她有记忆起,娘亲永远一身青灰色的衣袍,粗长的麻花辫子,素面朝天的脸。娘亲永远是忙碌不停的,里里外外的大事小事总也忙不完,除了吃饭睡觉,娘亲的身影就从不会停歇。

她愣愣地盯着美得像仙女一样的娘亲,看得都痴了,完没全没察觉那个坐在娘亲身旁一直盯着她看的男人,她的爹爹,人人称颂的镇北大将军。

“珏儿,来,让爹爹好好看看!”桑吉一把抱起发呆的桑珏将她放到腿上。

“唉呀,睢这张小脸粉雕玉琢的,我的珏儿还是个小美人儿呢!”桑吉眼中满是欣喜骄傲的神色,笑容满面,一副慈父的模样。

“来,珏儿,告诉爹爹你喜欢吃什么?”

桑珏皱着小脸,看了他一眼却不吭声。这时,一直在边上兴奋不已的桑珠大声嚷道:“珏儿最喜欢吃胖阿婶做的蜜枣肉饼了!”

“是嘛,那一定很好吃了!”桑吉笑着夹了一个炸得金灿灿的肉饼递到桑珏嘴边:“快咬一口,告诉爹爹味道如何,爹爹还没吃过呢!”桑吉对桑珏疼爱的模样看得屋子里其他人笑得合不拢嘴儿。

“快吃啊,珏儿,你不吃爹爹可就吃了哦!”

“你想吃就吃吧!”桑珏忽然出声,挣开桑吉的怀抱,从他腿上跳了下去,自顾自地坐到她平日里坐的位置上。

“珏儿!”洛云板起脸看向埋头吃饭的桑珏,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怎么可以用这种态度跟你爹爹说话!”

饭厅里热拢的气氛忽然有些尴尬,福伯连忙打圆场笑道:“唉啊,珏儿小姐怕是饿了,小孩子嘛不懂事,夫人别生气!”

“对对对,这满桌子的菜都快凉了,将军好不容易回来,赶紧吃,尝尝我胖婶的手艺!”胖阿婶也笑着上前,帮桑吉和洛云夹菜。

“呵呵,好了好了,吃饭!”桑吉不以为意地笑着,拍了拍爱妻的手,缓缓说道:“这也不能怪孩子,只怪我这个做爹爹的……”他没有说下去,看了看两个孩子,眼中溢满歉疚。五年了,他常年征战在外,保家护国,却从未尽到半分做父亲的责任啊!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4章志在千里

一大清早的天还没亮,洛云就将桑珠和桑珏两姐妹从床上挖了起来。两个小丫头眼睛都没睁开就那么坐在床沿上任由她们的娘亲给她们穿衣梳头。

“娘亲,今天过年了吗?”桑珏口齿不清地边打呵欠边问。

“这丫头,是不是睡糊涂了,现在一年才刚开头呢,过什么年啊!”洛云给她把腰带系好后,一把将她从床上拉了下来按在凳子上开始给她梳头。

桑珏揉着眼睛看向安静地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穿着一身暂新的红锦棉袍的姐姐桑珠,又低下头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同样款式色彩的新袍子,奇怪地问道:“不过年,为什么要换新衣服,而且还要梳这么麻烦的辫子?”

“咱们今天要跟你爹爹一起去穹王府拜见世子殿下和王爷,当然要隆重一些了。”洛云一边给她梳小辫,一边不厌其烦的解释。

“世子殿下是什么?”桑珏又问。

“世子殿下就是甬帝的儿子,也是未来的甬帝!”

“那甬帝又是什么?”

“甬帝就是咱们象雄最高的统领,咱们都是他的属民,都得敬仰他,顺从他!”

“为什么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