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婚后三十六个月 > 第1章 这不

第1章 这不

《婚后三十六个月》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婆婆不是亲妈(1)

花絮之“婆婆不是亲妈”

婆婆不是亲妈。亲妈疼女儿那是天生的、发自肺腑的、不求回报的;婆婆疼儿媳妇,那是因为儿子的缘故,是带着一份刻意的,她希望儿媳妇能够对儿子好,或者怕儿子没有面子。所以,儿媳妇不要期待婆婆像亲妈一样关心你、爱护你,你对婆婆的期待不高,对于她的某些偏心的举动就不会有落差。距离产生美,和婆婆保持一定的距离,利大于弊。

这是金灿灿结婚的第三个年头。

结婚三年来,金灿灿从一个不谙世事、懵懂的小女孩演变成了妻子、儿媳妇。她在这过程中不断地尝试、不断地适应,从一开始对新身份的不知所措,到后来和婆婆相处和睦,所有人都夸她贤惠、懂事,是个好媳妇。

金灿灿人如其名,典型的给点儿阳光就灿烂的小女人。即使朋友们都在她面前抱怨,说他们结婚后第三年,那些莫名的生活琐碎日益累积起来,令他们的爱情有了裂缝,但是金灿灿觉得这婚后三年的风暴期与她无关,因为她和陆晓东不管是蜜月期,还是问题期,都和恋爱时没有任何不同。

可婚姻生活终究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家人的事。这不,最近我们的全民好媳妇金灿灿就遇到了婚后三年的“魔咒”。

故事要从金灿灿的婆婆胡香凝说起。

话说五十五岁的胡香凝女士,早几年从w省建筑公司退休后,和老伴一起被聘到w省的b市工作。所以,金灿灿自打和陆晓东结婚后,都没有觉得这位婆婆有多么难缠。b市离省城三百多公里,胡香凝和老伴陆海平一个月回一次省城,每次来去匆匆,时间赶得不行,也就是吃个饭的工夫。

俗话说“一山容不得二虎”,婆媳之间之所以有矛盾,主要是因为这两人在同一屋檐下。你想啊,两个原本谁都不认识谁的陌生女人,因为一个男人变成了亲人,各种不习惯和各种看不上眼是必然的,再将这样的两人放到同一屋檐下,矛盾自然就多了。

所以,试婚的时候,金灿灿就跟陆晓东摊牌,将来打死也不和公婆住在一套房子里。在婚姻生活中,夫妻之外的所有人都是“小偷”“强盗”,包括父母。但凡外人介入到了夫妻的视力范围之内,必定会引起矛盾。这边陆晓东还来不及保证,那边胡香凝倒主动提出,坚决不跟儿子儿媳住一起。这一表态,让金灿灿对婆婆的“喜欢”直接升级为“很喜欢”,一口一个妈,比叫自己的亲妈还要甜。

但是,自从胡香凝女士回到省城正式享受退休后的生活开始,这婆婆和亲妈之间的区别,金灿灿就彻底体会到了。

事情要从那天说起,胡香凝突然心血来潮地约往日的老姐妹出来逛街,顺便叙叙旧。谁知,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对方要么在家里带孙子没有时间,要么就是去了外地带外孙女。胡香凝顿时就受了刺激。于是,周末一大早她就给儿子儿媳妇打电话,恨不得他们立马就能给自己整个孙子来带带。

接电话的是陆晓东。一听是胡香凝的声音,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妈,大早上的,您还让不让我睡个安稳觉啊!”

“睡睡睡,臭小子,这都十点半了,我和你爸都绕着东湖跑一圈回来了。灿灿呢?我跟你们说啊,中午你俩回家吃饭,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们商量。就这样,我挂了!”

不等陆晓东应话,胡香凝就把电话挂了。回过头,她神秘兮兮地对老伴陆海平说:“老头子,我这招叫先下手为强,不给他们反抗的机会,你就学着点儿吧!”

陆海平摇了摇头,对于胡香凝这说风就是雨的毛病,他从不发表意见。当然,这个家也不需要他拿主意。胡香凝在单位是后勤主任,回到家继续发挥后勤主任的职责,他倒也落得清闲。

倒是在孩子的问题上,陆海平和胡香凝的想法不同,他认为儿孙自有儿孙福。当然,他的观点被胡香凝反驳了回来,用胡香凝这几天受刺激之后的话来说,就是“等他们玩够了再生孩子,只怕我们老两口儿的骨头都能打鼓了,所以,我们得给他们施加点儿小压力”。

陆晓东对着电话愣了一会儿神,正准备钻进被窝睡个回笼觉,就见金灿灿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打哈欠一边问:“妈的电话,她老人家有啥指示?”

“没啥指示。让咱俩中午去吃饭,还说有重要的事情跟我们商量。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搞什么鬼。”

“好哇,我最喜欢吃我妈做的饭了!老公,赶紧起床,我们这就出发。”一听要去婆婆家吃饭,金灿灿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

陆晓东一脸鄙视地翻了一个白眼,“你妈在楼下,那是我妈!”

陆晓东说的楼下,是这套房子的一楼。这套上下加起来八十多平方米的复式楼,是金灿灿和陆晓东结婚时,两边父母送给他们的新婚礼物。房子地段好,又是万科的精装房,所以买的时候单价比较高。当时两边老人都不愿意他们刚结婚就过还房贷的日子,便选择了一次性付款。

虽说没有房贷压力,但这套不大不小的房子,还是花了丈母娘林凤娇旧房子的拆迁款,以及双方家长多年来存下的老本。所以,陆晓东和金灿灿结婚后,林凤娇就顺理成章地搬过来和他们一起住。

陆晓东觉得,自打林凤娇和他们住一起后,他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上门女婿,房子的户主虽然是他和金灿灿,但在这套房子里,林凤娇说了算。

林凤娇是典型的w省女人,刀子嘴豆腐心,温柔不足,泼辣有余。明明是关心人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听着总教人不舒坦。打个比方说,陆晓东是做动漫设计的,晚上加班画图到凌晨一两点是常事。这要叫林凤娇见了,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楼下来个河东狮吼。如果陆晓东下次再犯,林凤娇就不客气了,她会直接关了家里的电源总开关。这样的事发生了好几次,陆晓东气得半死,又不敢说什么——谁让这房子林凤娇出了三分之二的钱呢!

如果说这段婚姻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那就是当初悔不该借了丈母娘林凤娇那四十万。

四十万,对三年前的陆晓东和金灿灿来说,真是一个天文数字。三年之后,陆晓东后悔了,比起自由和二人世界,这四十万不值一提。可现在他也不能把林凤娇从房子里赶出去。平心而论,林凤娇没有什么坏心眼,年轻的时候也受过苦,被男人抛弃过,也就是金灿灿的老爸,早年为了小三抛弃了她们母女。

所以,林凤娇把女儿和钱看得特别重。结婚前,陆晓东算是领教到林凤娇的厉害了。那个时候,他和金灿灿谈个恋爱就像进行地下工作似的。两人约会,晚上九点一过,林凤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后来还是金灿灿机灵,骗她妈说要和陆晓东结婚,林凤娇这才放松对他俩的监视。

当然结婚是假,逃离林凤娇的“魔掌”才是真。

金灿灿花了五十块钱,在天桥上办了一张假结婚证,就从家里搬了出来,和陆晓东租了一间六十平米的两室一厅,过起了同居生活。

两人“非法同居”这事,被金灿灿的两个好友江一朵和杜娟嘲笑了好长时间。用江一朵的话说,“这结婚和试婚不都一样吗?反正是和陆晓东住在一起了,有什么区别?”

金灿灿得意地说:“你们懂什么?我这叫与时俱进。试婚多好啊,不合适,分手了,我还是未婚女青年。瞧瞧你们,早早地进了围城,将来不合适了,离婚了,你们就是离婚妇女。这就是区别。”

当然,这个区别也仅仅是一年的时间。享受了一年多完完全全的二人世界后,金灿灿给陆晓东打了满分。情人节那天,在华美达酒店的自助餐厅,陆晓东顺势求了婚。金灿灿当时整个心思都在冰激凌蛋糕上,不带犹豫地点了头。等到回过神时,陆晓东已经把戒指套到了她的手指上,金灿灿只得乖乖当起了陆太太。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自从和金灿灿“结婚”后,陆晓东感觉林凤娇对自己的态度变了:前一天他还是恐怖分子,第二天就成了林凤娇的亲生儿子。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可陆晓东就是受不了一个不是自己亲妈的女人把自己当亲儿子。当然,这么没有良心的话,他从来没有在金灿灿面前提起过,开玩笑都没有说过,不然金灿灿肯定饶不了他。

看吧,这才说了一句“你妈”“我妈”,金灿灿就翻脸了。

“陆晓东,你说什么呢?‘你妈’‘我妈’的,你用得着分这么清啊!你要是不想当我老公,你直说,外面追我的人排队等着呢!”

“灿灿,老婆,亲爱的,别这样,我就开个玩笑。你妈当然是我妈,我妈也是你妈。”

陆晓东知道金灿灿的性格,再怎么生气,只要说上三句好话,这丫头的脸立马就多云转晴。果然,见陆晓东道歉,金灿灿就不接话了,但不表示她已经原谅了他。

这不,陆晓东还没有回过神,就被金灿灿的一记飞腿踹到了地板上,摔了个狗啃屎。

见陆晓东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金灿灿担心刚才那一脚用力过猛,正要过去瞧瞧情况时,陆晓东一个跳跃扑过去,瞬间就将金灿灿压在身下。

金灿灿身上原本“卡哇伊”的睡衣,被陆晓东这么用力一压,一下就滑了下来。这欲露不露的性感,再加上两人大眼对小眼以及金灿灿同学一脸惊恐的表情,气氛立马就暧昧了起来。

如此良辰美景加美人,陆晓东自然不会放过,顺势就把手伸进了金灿灿的衣服里,还故作下流地说:“嘿嘿嘿,小姑娘,你不错啊,力气挺大的。过来,让爷好好瞧瞧,你这都练的哪门子功夫。”

金灿灿假装害怕地尖叫起来:“走开!啊,快走开!再不走,我叫我妈了。”

“叫啊,声音越大越好。嘿嘿。”陆晓东一脸坏笑,手也开始不怀好意地四处游走。金灿灿只觉得面红耳赤,呼吸加重,但嘴里还不忘提醒陆晓东记得戴套套。

这一大早就干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平时林凤娇管得严,两人过夫妻生活都是尽量小声,要不就是零点以后。

星期六的早上,阳光带着幸福的光芒洒进了房间里,落地窗纱随风飘荡着,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早晨。当然更美的是,林凤娇不在家。于是陆晓东和金灿灿的力度和声音都超过了以往。

一翻云雨之后,金灿灿喘着粗气,双手勾住陆晓东的脖子,在约莫二十公分的地方,出神地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幸福。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陆晓东用鼻子顶了顶她的鼻子问道。

“老公,你好帅啊。我突然觉得你挺像一个人的。”金灿灿美滋滋地说。

“像谁?”陆晓东问。

“蜡笔小新。”说完,金灿灿自顾自哈哈大笑。

“你竟然说我像蜡笔小新,有我这么帅的蜡笔小新吗?”说着,陆晓东故意学蜡笔小新的语气,“姐姐,我还要我还要!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金灿灿被陆晓东的这一举动雷倒,顿时笑得在床上胡乱翻滚。两个人闹得正欢的时候,只听楼下传来一声河东狮吼:“你们俩在干吗?大清早的要拆房子啊!”

是金灿灿的妈,林凤娇。

陆晓东和金灿灿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一边做鬼脸,一边捂着嘴嘿嘿直笑。

林凤娇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一进门就听到女儿和女婿在楼上打打闹闹,眉头就皱得老高。她在心里琢磨着要找时间好好给俩孩子上上思想教育课,就算是周末,也不能不吃不喝睡到日上三竿啊!这样的生活习惯太不健康了,这样下去,将来拿什么身体要孩子。

说到孩子,这可是林凤娇最近心头的一件大事。

女儿的年龄也不小了,可还跟孩子一样。跟她说要个孩子吧,她整天说工作忙。女婿人还不错,但就是在这件事上,不顺着她这个丈母娘的心,和灿灿那孩子就是一个鼻孔出气。

林凤娇打定主意,一会儿等女儿女婿下楼了,她要好好提提这件事情。

楼上的小两口儿已经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准备出门直奔胡香凝那边吃午饭。

两个人刚走到门口,林凤娇就叫住他们:“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我买了菜,中午你们想吃什么?”

金灿灿和陆晓东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陆晓东赶紧把头低下。他可没有胆子跟丈母娘说,两个人不但不在家里吃饭,还要去自己父母那边吃饭。

金灿灿咳了咳,说:“妈,那个,我和晓东今天约了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我认识吗?”还没有等金灿灿的话落音,就被林凤娇打断了。

“是杜娟。她不是在美院的幼儿园当老师嘛,表姐家的妞妞不是马上要进幼儿园了嘛,我们想着找她打听打听。”

“那行,让杜娟来家里吃饭,我加个菜。”林凤娇一口决定。

“不是啊,妈,杜娟来不了,我们约在步行街见面,她下午还有事。我们得走了,中午您就自己多做些好吃的犒劳自己,改天我再叫杜娟来家里吃饭。”

金灿灿说完,赶紧拉着陆晓东朝门外走,生怕林凤娇留他们在家里吃饭。

金灿灿从小就不喜欢吃林凤娇做的菜,没滋没味。

林凤娇是妇科医生。多年行医以及养生经验告诉她,一切病源都从口入,所以,要想不生病,就得控制嘴巴。于是,这么多年来,金家餐桌上的饭菜永远是老三样,一荤一素和一汤。营养搭配得倒是不错,但就是不可口。林凤娇做饭和她做人的态度一样,板板正正,一切都要按计划来。所以,春天吃泥蒿、夏天吃苦瓜、秋天吃油麦菜、冬天吃大萝卜,在她看来,是最合理的安排。可这些,都是金灿灿最讨厌的。小时候,金灿灿最渴望的事情,就是去家门口的“艳阳天”吃上一顿好吃的,当然前提还得是在林凤娇出差的时候。

林凤娇是一万个不愿意去外面的饭店吃饭,就算吃,也吃得少。用她的话说,外面的菜好吃,都是各种味精、鸡精拌出来的,再加上地沟油,吃一顿肠胃得清洗半个月,不划算。被她这么一形容,再美味的菜都变得索然无味了。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婆婆不是亲妈(2)

所以,金灿灿觉得自己瘦全拜老妈所赐。就她那个胃,如果不是林凤娇用喂兔子的方式喂她,她非长成大象不可。不过,自打和陆晓东谈恋爱,她吃过胡香凝做的菜后,才发现原来菜还可以这么做。胡香凝做的菜式,讲究色香味俱全。她的拿手好菜是东坡肉,入口那叫一个软!金灿灿觉得那个菜如果让林凤娇做,她肯定会将所有的肥肉去掉,剩那么一点儿精肉,再炒上泥蒿。泥蒿有防癌作用,这是林凤娇最喜欢的一道菜。

以前,陆晓东听金灿灿说林凤娇做菜的事,总觉得是金灿灿夸张。婚后,当一日三餐顿顿离不开苦瓜、泥蒿时,他也开始叫苦连天,恨不得一天三顿都在公司食堂解决。

所以,这才一出门,陆晓东就忍不住狂笑。

金灿灿瞪了他一眼:“笑什么笑!再笑,滚回去吃我妈做的菜,保证立马让你哭。”

陆晓东收声,故作殷勤地说:“我老婆真是聪明,小生对你那叫一个佩服。”

“那当然!你老婆我是谁?宇宙最聪明最可爱最漂亮的美少女金灿灿。”金灿灿得意地扬起头说。

小时候林凤娇对她管得严厉,可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林凤娇自称是如来佛的五指山,金灿灿就是那孙猴子,永远也翻不出她的手掌心。可是孙猴子最后都逃出了五指山,何况金灿灿可是比孙猴子还精的主。刚才在楼上洗脸时,她就想好了对策。如果让林凤娇知道,她和陆晓东是上胡香凝那边吃饭,老太太非得气出病来。她一个激灵就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