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我的名字,你的姓氏 > 第1章 甘璐做完家务

第1章 甘璐做完家务

《我的名字,你的姓氏》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恰到好处的付出

秋天永远是本地最好的季节,天高云淡,空气中只微微带着点凉意,从甘璐和江小琳站的位置看下去,绿化良好的校园内郁郁葱葱,学生从教学楼出来,三三两两走着,远远就能听到他们的谈笑嬉闹声。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历史教研组办公室的老师纷纷收拾好东西,陆续回家。江小琳与甘璐继续靠在窗前小声谈话。

甘璐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她说声对不起,走过去接听,是她丈夫尚修文打来的电话,他告诉她,他晚上有个应酬,不能回家吃饭。甘璐例行地叮嘱他尽量不要喝酒,避免酒后驾驶。他例行地答应,反过来叮嘱她如果公汽人多,就去打出租车。

江小琳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秀丽面孔,及肩短发顺滑地垂下来,衬得嘴角一点笑意十分温柔。她略有点感慨,甘璐才26岁,还比自己小两岁,却已经结婚快两年,平时神态总带着宁静安详的气息,看得出婚姻美满生活幸福。而她却被工作缠得喘不过气来,打交道的异性除了同事就是半大的学生,大有成为老处女之虞。

甘璐简短地结束通话,放下手机回来,江小琳笑道:“真是恩爱夫妻。”

甘璐也笑:“不过是白嘱咐罢了,应酬哪有不喝酒的。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江小琳扶一下眼镜,恢复工作状态时的正色敛容:“总之,学生们对你的教学评价普遍不错,不过也有几个同学反映,你留下的开放式结论太多,弄得他们记笔记时有些无所适从。”

甘璐教高一历史,在师大附中这个省重点中学是绝对的副科。马上文理分班,本校一向以强悍的理科实力闻名全省,选择读文科的大部分是女生和成绩相对差的男生,一个年级也就开设两到三个文科班而已。她自然清楚身为班主任的江小琳来找她的目的,她并不打算据理力争讲她的备课思路。

“接下来我会注意这一点,尽量兼顾讲课过程的趣味性和结论的明确性。”

江小琳本来以为会有一场费神的说服工作要做,并且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却没料到对方这么从善如流,倒是大大松了口气。她从师大一毕业就以优异的成绩被录用到师大附中工作,三年前开始担任班主任,这个繁琐的工作几乎占据了她的所有时间,管着一班学生,教两个班的数学,已经很累了,还得与所有任课老师保持沟通,实在怕碰到固执己见的同事。

甘璐是她师大的学妹,一年半以前才从本市近郊一所普通中学调来本校,关于她的调动本来就有各式各样的传言,学校这样看上去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人事关系最是微妙,江小琳不喜欢去跟一个背景复杂的人打交道,可是学校的安排她没法提出异议。好在半个学期下来,甘璐表现得尽职尽责,而且极好相处,很是出乎她的意料。

“那就好。”江小琳由衷地笑了,她既是主科老师又是班主任,一周有几晚上要照管晚自习,自然比副科老师忙碌得多。“不耽误你下班,再见。”

甘璐回到家里,钟点工已经做好饭回去了。她和婆婆吴丽君一块吃晚饭,吴丽君今年8岁,以前是内科医生,后来走了仕途,不断升迁,从邻省调到本省,目前在省卫生厅担任副厅长,女性在官场做到高位,自然而然流露着威仪,她性格本身颇为冷漠,又兼职业习惯,极讲究养生之道,从来“食不言,寝不语”,尚家的餐桌上一向只有低微的咀嚼声、碗筷汤勺的轻碰声。

两年前,甘璐与尚修文度完蜜月回来住的第一天,晚上吃饭时,随口谈及学校里的趣事,她讲得开心,居然没注意到尚修文的回答只是简捷地“嗯”、“哦”,而吴丽君根本毫无反应。晚上回卧室后,尚修文委婉提醒她,她才如梦方醒,脸慢慢涨红,有点恼怒地责怪他:“干嘛不早跟我说?”

尚修文没当一回事,抱着她笑道:“结婚前我们一块吃过饭,你表现得很矜持呀,我还以为你看出我妈的习惯了。”

甘璐婚前只与吴丽君吃过一次饭,吴丽君固然话少,尚修文也不像其他人,碰上这种场合便要尽力将气氛搅热闹,他表现得跟平时没有两样。甘璐唯一看出来的是吴丽君待人接物冷淡,似乎并不喜欢她,不过她也不在意,事实上她倒是很怕一个热情似火问长问短的婆婆,情愿彼此客气礼貌相对。

不就是吃饭时不说话吗?她想,她能忍。

与孀居的婆婆一年多共同生活下来,她早就知道,她当初的想法太简单,需要她忍的,当然远不止一个进餐时的缄默。

吃完晚饭,甘璐洗好碗筷,顺便再将家里收拾一下,钟点工主要负责每天买菜做饭,然后一周做一次卫生,其他时间的清洁工作就由甘璐负责,好在家中人员结构简单,每个人在吴丽君的要求下都有良好的习惯,房子虽然是接近200平方米的复式,每天稍事打扫一下倒不算费力。

甘璐整理完毕,吴丽君也完成了饭后休息,换了慢跑鞋,准备去附近公园散步。她从玄关处特意为她准备的圆筒状换鞋凳上站起来,这才慢条斯理说了今晚的头一句话:“你也该管一下修文,他最近应酬似乎太多了一点。”

怎么管?甘璐微微一笑:“等他回来,我会跟他说。”

吴丽君眉毛一挑,端正的面孔上现出点似笑非笑。她中等个子,身材保持着合理的略略丰腴,腰背笔直,目光如电,淡淡地说:“当妻子的都没意见,倒是我多事了。”

她转身出门走了,甘璐有点好笑地看着门在她身后关上,当然,这也是她忍了且习惯下来的一部分。吴丽君修养极好,等闲喜怒不形于色,却真说不上好相处,想到好友钱佳西在她婚前曾郑重警告她,不要嫁给有寡母的男人,更不要住在一起,她只能暗自摇头,承认佳西比她想问题深远得多。

不过尚修文最近应酬的频率似乎确实高了点,而且偶尔会带着点醉意回来。本来几个月前他们已经商量好开始要孩子,她努力克服心底的迟疑和畏惧,减少了对着电脑的时间,他也几乎戒了烟酒,还趁她放暑假,特意带她去海边度假,两人玩得十分放松开心。可是两个月下来,她的生理周期毫无改变,不免有点着急,尚修文安慰她:“封山育林非一日之功。”

她“扑哧”一笑:“你得加油播种。”

尚修文大笑,戏谑地看着她:“这该不是变相抱怨我的能力吧。”他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那今天晚上不许叫停。”

她毕竟结婚时间不算久,还老不起面孔,不由得有点儿窘,推开他探入她衣内的手,可是哪里挡得开他接下来的拥抱。

似乎是她这学期开学后不久的某一天,尚修文突然重新喝起了酒,和她做爱时自觉戴上安全套,面对她的疑问,他只笑一笑:“最近生意上应酬太多,以安又失恋,心情一直不好,我只能顶上去,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冯以安是尚修文的合伙人,甘璐见过他的女朋友辛辰,是一个做平面设计工作的漂亮女孩子,两个人看上去关系不错,冯以安甚至说到想和她结婚,没想到却一下风云突变分了手,以前他比尚修文工作努力得多,出了这事后,意气颇为消沉,情绪时好时坏。甘璐未免有点感喟,她想这个理由很充分了,当然不再多问什么。

甘璐做完家务,上楼到书房备课,学校让她报名参加了一个全市范围的青年教师教学技能竞赛,她尽管对这件事没多少兴趣,可是教着副课,又没有积极争取当班主任,已经没有了评中级的必要资历,再不参赛,恐怕在学校里更是出头无望,只能花时间认真准备多媒体课件、写出教案。

吴丽君散步回来后,甘璐照例下楼将牛奶热了端去给她,然后回来继续工作,到10点半钟,去特意铺了塑胶垫的露台上跳二十分钟的绳,这是她坚持了很长时间的运动,跳完绳后带着一身大汗去洗澡,到11点钟准时上床,看一会推理小说,然后睡觉。

尚修文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并不知道,只在迷朦中翻身,触到了一个坚实臂膀,习惯性地抱住,将脸贴上去,闻到有些呛鼻的烟酒混杂味道,略微有点吃惊。他一向好洁,应酬晚归后的第一件事通常是去洗澡,上床时总带着沐浴露的清淡香气。

不等她多想,他的手带着需索游移进她的睡衣,微带凉意的嘴唇落在她面孔上,她不耐烦被惊扰,迷迷糊糊地说:“不要……”身体却在早已熟悉的抚触下自动有了反应。

结婚近两年,一切似乎都有了默契。她的纤细手指下是他结实而有弹性的身体,他平时穿着衣服显得偏瘦,但脱了衣服后,却能看出是一个标准的倒三角形身架,肌肉起伏而不张扬,身上混合着男性气息的味道带着别样的刺激感,她情不自禁抱紧他。

清冷月光透过纱帘洒在室内,夜半寂静中的迷茫厮缠,疑真疑梦,两个人明明进行着最亲密的行为,竟然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她睁大眼睛看他,他的眼睛幽深,隔得那样近,反而什么也看不清,只觉得他的面孔贴了过来,近到她的睫毛闪动时刷到他脸上,那样细密扫过,让他在一个短暂的停顿后更猛烈更有力。她在他的迸发中,模糊地意识到,他似乎在她耳边发出了一个接近叹息的声音。

早上,甘璐被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叫醒,尽管身体疲乏睡意仍浓,她仍然在第一时间按住了手机音乐声,侧头看向枕边人,那是一张轮廓清朗的面孔,饱满的额头,高高的鼻梁,方正的下巴。他与他母亲吴丽君一样,有着略微细长的眼睛,此刻闭合着,上眼睑弯曲修长的弧线上倒显出内双眼线,薄薄的嘴唇抿得很紧,左边嘴角有一个小小的纹路,看着不似平时睡眠放松的状态。

想到昨晚那个轻叹,她伸出手指打算轻轻抚一下那里,却马上收回,不想惊醒他,悄然下床,简单梳洗后,下楼去厨房。

每天的早餐由她来做,而且既要保证营养,又要求至少一周中基本不重样。她倒不是不会下厨,只是早点以前一向匆匆在外面解决,最初对这个任务很茫然。在吴丽君不声不响推开她跑下楼买回来的油条、生煎包子和豆浆,直接去上班后,她只得发狠,买回一本早餐食谱认真研究,摸索了好几次,总算能达到婆婆的要求了。

她先将头天晚上泡好的黄豆放入豆浆机,然后拿出速冻的馒头蒸上,迅速做好一个凉拌黄瓜丁,煎好三个鸡蛋,给吴丽君和尚修文的略嫩,自己的则是九分熟,一面微焦。等她做好,他们也起床了。

尚修文走进厨房时,她正站在临窗的水槽前清洗着豆浆机,清晨光线透进来,照得她系着围裙的腰苗条纤细。他走过去搂住她的腰,将头埋在她颈间。这个在家中卧室以外的亲昵并不常见,她不愿意被婆婆看到,不自在地挣了一下,轻声说:“你怎么起这么早?”

“我待会送你去学校。”

尚修文与朋友合开着一间规模不大的钢材贸易公司,上班比她晚,又时有应酬,平常接送她的时候很少,不过她没有遇事就问为什么的习惯,只笑着点头。

师大附中是有近百年历史的名校,前身是教会学校,后来陆续扩建,修了现代化的教学楼和学生公寓,还在操场一角保留着以前的建筑,旧时钟楼里面设着理化实验室,带着圆顶的礼拜堂改成了一个小型礼堂,昔日的教室则成了老师的办公楼,没人抱怨办公楼老旧,因为英国人留下的建筑质量极好,外观古朴,墙壁厚实,里面冬暖夏凉,很适合本地气候。

午间休息时间,不用巡查午自习的老师们都自备了一张可折叠的躺椅,抓紧有限的时间补眠,甘璐半躺着合上眼睛,却睡不着。

昨晚尚修文去洗澡,她倦极将要入睡,朦胧之间,听到他搁在床头的手机响起,他围了浴巾出来,拿了手机走出去接听。

尚修文的声音若有若无传进来,是一向的低沉,她只模糊听到:“太晚了,我们改天再说。”一阵静默,甘璐对自己屏息聆听的姿态有些自嘲,翻一个身,将脸对着窗子那边,尚修文的声音再度响起,略高了一点,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情绪,“好了,静宜,就这样吧。”

这个明显属于女性的名字撞入她耳内,她蓦地清醒了一多半。尚修文隔了好一会才重新走进卧室,躺到她身边。

她轻声问:“谁这么晚打电话过来?”

“吵醒你了吗?对不起。是以前的一个朋友,睡吧,你明天还要早起。”

没有一个妻子不会对夜半的来电起好奇心。可是甘璐不会再追问下去,她并不多疑,他们交往一年多、结婚近两年,以她的性格和对尚修文的了解,不至于要为这一通电话胡思乱想。

她只是想起,自己也曾在某个午夜时分,拨通一个号码,听着作为彩铃的《秋日私语》在耳边回响,直到一曲将罢,才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喂,哪位?”

她的喉咙哽住,所有打好的腹稿全都堵在嗓子里,没法说出来。

那个声音带着不耐再度“喂”了一声,她轻轻说:“是我。”

“璐璐。”对方听出她的声音,“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是不是……”

她突然知道自己想要说的话有多可笑,真是应了网上常用的一个形容:脑袋被门板夹了。她一向并不爱无事生非,也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才会想到要去特意知会分手快两年的前男友:我明天要结婚了,尽管我不确定我的决定,可是我准备彻底放下旧事,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了。

而且,分手是她主动提出来的,这个知会,在旁人看来,大概接近于无聊的示威了。

“没事,不好意思,拨错了号码,打搅你了。再见。”她匆匆地说,挂了电话,知道这才算是真正放下了。

竟然由一个电话想起了接近淡漠的前尘往事,甘璐有点儿惆怅,又有点儿好笑。午休时间结束,她和其他老师一样整理好躺椅,集中放在一侧。她下午有课,一目十行看备课本,将讲课内容在大脑中迅速过一遍,准时去高一(2)班教室上课。

本地推行教改后,初中历史开卷考试,且只占一个不重要的分值,除了少数对历史有爱好的孩子,其他学生在初中阶段就没正经上过历史课。到了高中,教师不得不一边上新课一边补旧课。甘璐在原来的学校一直带高中,工作十分繁重,调来师大附中后,顶一个生病的老师教六个班的初二历史,工作不算少,但并没太大压力。这学期被调到高中任教,教四个班的必修课,而且显然会在文理分班后一直带到高中毕业班,自然算是加了担子。

她讲课轻松且有条理,能很好地梳理课改以后知识点显得杂乱的新历史课本,但限于时间,无法深入展开,只能尽力保证将教学大纲要求的内容在规定的课时里讲清楚。

现在的学生思维活跃,当然有同学嘀咕,说历史课枯燥乏味,远没百家讲坛来得有趣,为什么甘老师就不能像纪连海那样把历史讲得生动活泼。她并不以为忤,只告诉他们,第一她不打算拿块响木来客串讲评书,第二她不反对看百家讲坛,可是只看百家讲坛,恐怕通过不了考试,而她的任务是保证他们取得的考试分数与学习努力程度成正比:“至于对历史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在文理分科以后,选择好学习发展方向,到那时你们会发现,真正的历史远比百家讲坛的内容来得丰富。”

当然,她不会告诉这些孩子,就研究来讲,历史也是冷门学科,丰富是肯定的,有趣却是很不确定的。她若不是高考前困于家事,没法专注学习,再加上填报志愿有误,不会上师范大学,更不会被调剂到历史专业。四年时间,她对历史确实有了兴趣,写的论文也得到教授的赏识,可是临近毕业,她还是断然选择了就业,没有考研,让自己沉入历史研究中。

很少有人能从一开始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