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古玩世家 > 第1章 童名柏勉强笑笑:多谢皇甫兄赏识

第1章 童名柏勉强笑笑:多谢皇甫兄赏识

《古玩世家》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秘洞枪战

崎岖狭仄的山道里颠簸着一辆军用双排座吉普,车灯在漆黑似浓得化不开的夜色里如同米粒之芒,始终撕不开重重夜幕。

车子减速拐弯,冷不丁对面“唰”地亮起几盏强光灯,照得司机眼都睁不开,慌忙拿手挡住眼睛骂道:

“狗眼瞎了!看不出司令部的车?”

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将车围住,为首的军官凑到后车窗持手电筒仔细照了照:“这五个--就是汤司令请来办事的?”

“有种你坐进去?”

军官隔过窗子一拳砸在司机肩上笑骂道:“寒碜老子不是?要有这本事老子何苦在荒郊野岭喝西北风?快滚快滚!”

接下来山势越来越陡峭,车子如同狂风巨浪里一叶轻舟,颠得车内年轻的女孩蹙眉捂胸难受不已。沿路几道卡哨盘查也愈发严厉,甚至要求全体下车搜身检查,只有那位女孩得以幸免。

转过一个急弯,前面黑黝黝的树木里散落着零星灯火,再往后便是高耸入云充满压抑感的大山。最后一道卡哨的唐少校冷着脸命令五个人下车接受检查,女孩柳晓晓刚迈出车门便哇地呕吐起来,其他四人也精神萎靡。

唐少校轻蔑地说:“汤司令请的人居然都这副熊样儿……来,考考你们,鉴定一下我手上玉扳指是不是老的。”

柳晓晓还在呕吐,剩下四人里古玩世家大掌柜皇甫沙和洛阳城首席鉴宝师童名柏都是六十多岁的长者,二掌柜皇甫栩也五十多,这么大岁数深更半夜在山里颠了三四个小时精气神全散了,再说毕竟拿捏着身份,均站在原地闭目养神。

担子落到三十多岁的匡睿身上。

他笑嘻嘻迎上前,将玉扳指褪下后就着手电筒光细细打量,再用手指沿着内外壁各摸一圈,然后说:“恭喜长官,这是大开门的明代古玉。”

唐少校表情稍霁:“从哪儿看出的?”

“瞧它颜色,正宗鸡骨白,说明在地下埋了很长时间,”匡睿在灯光下转动玉扳指,“再看两处淡淡的红斑,叫血沁,是人血慢慢沁入玉石形成的。”

“值多少?”

“少说八十大洋!”

“真的?”

匡睿作掏腰包的样子:“按这价儿卖给我?”

唐少校笑着摇摇头,旁边副官伸出手指说:“看看这翡翠面儿戒指怎么样?”

“你用手指沾点水滴到戒指拱面上,水滴不散是好翡翠,一下子散开的话就是玻璃,这个鉴定方法叫立水,长官可以试一试。”

副官当即从水壶里沾了点水一试,结果刚碰到戒面就散落下去,他脸一下子白了:“操他奶奶的,十多大洋扔水里了!”

唐少校忍着笑指着树林说:“到里面屋子换衣服,那边有人接应。”

“换衣服?”柳晓晓惊叫道。

“当然,万一你们偷偷带东西出去咋办?”唐少校不容分说挥挥手,“快点!”

一行人走进树林后柳晓晓透过火把光见皇甫沙等人面色有异,悄悄问:“那个扳指……真像你说的那么开门?”

匡睿一脸诡笑道:“我摸过内壁,里面光滑得像镜子,古代玉匠哪做得到?明摆是机器加工。”

“鸡骨白和血沁……”

“用硫酸浸几天鸡骨白就出来了,还有那么大的血沁,要真的话恐怕杀头猪才泡得出,”匡睿笑得更坏,“估计是块狗玉。”

很多玩玉的喜欢古玉带血沁,并把它作为鉴别真伪的特征。造假者便投其所好做假沁:把玉烧热了,剖开狗肚子将热玉塞进去,再缝好伤口,尸体埋到土里一年后挖出,玉上自然就形成一块块血沁,凑在上面细闻会有股若有若无的腥气味,圈里人称之为狗玉。

皇甫沙和童名柏似充耳不闻,唯独皇甫栩略停半步严厉地说:“君子诚信为本,下次不准耍这等小伎俩!”

“是,”匡睿应了声,然后嘀咕道,“不说点好听的,少校大人还不知怎么刁难我们……汤司令请来的不错,县官不如现管,他的手能伸到这儿?”

柳晓晓扑哧一笑。皇甫栩对他的滑稽随便早已无奈,更况还有层众所周知的关系,只得装作没听见。

小木屋门口早守候几名士兵,男的必须在监视下更衣,柳晓晓好些,独自关门换上一袭上下没有口袋的长袍。

这是防止夹带的通行做法。

士兵带领五人穿过树林来到黑沉沉的山崖前,唐少校已带着四五名士兵站在那儿,沉声道:

“事关重大,汤司令也不敢大意,因此委屈各位……现在可以进去了,提醒一下,今夜只看那件,其他勿动,否则……”

他说得很客气,但话里杀机凛凛,众人均心中一寒。

皇甫沙环视众人一眼,拱拱手道:“我等平生靠古玩生意糊口,干一行须得守一行的规矩,非礼勿视,非请勿动,决不会越池半步。”

唐少校正待说句场面话,却听匡睿在旁边补了一句:“瞟两眼又看不坏。”唐少校一口气噎在喉咙口,狠狠瞪他一眼,突然喝道

“掌火!”

“呼”,两只火把喷出熊熊火焰,众人这才看清身前六七米远的青灰色山壁上有个仅能侧身出入的洞口,且被厚厚实实的藤蔓遮掩,若非离这么近,皇甫沙等人又是靠眼力吃饭的,即使白天从面前经过都难以察觉。

柳晓晓赞道:“好隐蔽的洞!”

唐少校面有得色:“汤司令从十七个备选地点中圈定我找的这个,正是看中它易守难攻,位置十分隐匿……”

匡睿接道:“要是吃败仗跑不了还能钻进去躲一阵子。”

皇甫沙和皇甫栩同时喝道:“放肆!”

唐少校面露尴尬之色,一声不吭带头进了山洞。

匡睿虽是信口胡诌,却无意戳中事实--十七个备选地点其实就是用于溃败后来不及撤退的临时避难所。

洞内扑面而来阵阵寒气,越往里走越宽。里面寂静异常,尽管众人落脚非常小心,还是回响着“踏踏”的脚步声,连平时细微的呼吸声也清晰可闻。二十多步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个天然的、巨大的洞穴,高约八九米,洞内呈弧形结构,从入口左侧向里划了个半圆。火把映照下隐约可见洞穴深处有道屏风式的石壁,衔接上方垂落的石幔浑然天成地将空间分割为两部分。

从洞口两侧沿山壁一字排开几十只木箱,上面盖着厚厚的军用帆布,屏风石壁内侧隐隐有些瓶瓶罐罐。匡睿在皇甫世家主攻瓷器,自然心痒得很,想溜过去看个究竟,但两名拿火把的士兵钉子似的站在洞口,不肯挪动半寸。

“跟我来。”

唐少校打开手电筒径直朝内洞方向走,光柱照在石壁上,众人发现尽头有道三四十厘米高、半米宽的石缝,透过石缝看去,里面又有个秘洞。

柳晓晓惊叹道:“哇……”

秘洞地面铺了层木板,两只博古架纵向排列,上面陈列着形态各异、宝光四溢的古玩。虽然只就着手电筒扫了一眼,以皇甫沙等人在古玩行沉浸数十年的功力,以及见多识广的阅历,脑中立即生出个念头:

全是真东西!

宋元两代的真东西!

唐少校将众人迷醉的目光看在眼中,介绍道:“汤司令南征北战几十载,可谓阅宝无数,但此墓规格如此之高、陪葬品保存得如此之完整,真是前所未有,尤其居然得到那件天瑞祥物,实在……因此汤司令不敢大意,连夜将墓中所有器具全部转移到这里重兵屯守,并请各位鉴定,倘若东西是真的,汤司令允许各位从陈列架上自取一件心仪的古玩作为答谢。”

“我要那件青釉莲花尊,”匡睿脱口而出,随即瞥见柳晓晓鄙夷的目光,舌头打了转道,“把它送给柳姑娘。”

柳晓晓冷冷道:“我不要。”

皇甫沙一拱手道:“承蒙汤司令盛情,吾辈能有机会亲睹国之重宝实属三生有幸,可谓朝闻道夕可死,岂敢索取更多?”

童名柏也道:“唐少校不必客气,还是让大伙儿早点看东西吧。”

匡睿道:“对,对,我快急死了。”

唐少校用手电筒指着陈列架最下方一只灰褐色锦盒道:“就是那个。”

不知为何众人都有些紧张起来,连身为皇甫世家大掌柜,领袖洛阳古玩界四十多年的皇甫沙都不例外。

皇甫沙深吸一口气道:“童老弟,我们俩一起开启宝盒?”

童名柏勉强笑笑:“多谢皇甫兄赏识。”

两人又深深吸了口气,齐齐向前迈出一步。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喝问声:“谁?”

紧接着几声枪响,伴随着有人惨叫倒地,外洞隐约映过来的火把光亮也陡然一熄。

唐少校应变极快,迅速关掉手电筒掏出手枪,低喝道:“怎么回事?”

仿佛回答他的问题,外洞响起爆竹般的枪声,同时伴随叽里呱啦的日本话。黑暗中唐少校说了句“日本突击队!”,大步冲到秘洞口时枪声乍起,“哎哟”一声摔倒在地。

与此同时洞内也响起两声惨叫,大概听到动静,洞口旋现几点火舌喷射。一时间惨叫声、闷哼声和瓷器破裂声交织在一起。

蓦地洞内角落响起清脆的枪声,准确的点射使洞口火力点顿时哑了。

密洞陷入漆黑瞬间,匡睿肩部不知被谁用力推了一下,踉跄退到右侧石壁边,因而侥幸逃过洞口火力扫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团起身子向外挪动,等枪战暂时告一段落迅疾翻过洞口几具尸体来到内洞。

死一般的寂静。

刚才激烈的枪战似乎压根没有发生过,但匡睿敏锐地感觉到外洞、内洞都有人悄悄移动,空气中弥漫着令人战栗的杀机。

匡睿略一迟疑,选择躲到内侧石壁下。身体挨到熟悉无比的冰凉光滑的瓷器陶器,这才有点安全感,从刚才混乱迷茫中清醒过来。

这时枪声再度响起,洞内子弹乱飞,场面好似疯牛闯进瓷器店,耳里全是各种东西的破裂声。匡睿捧了只陶罐挡在脑袋前,沿着石壁慢慢向右前方摸索--

进洞前他从唐少校的反应判断出关于吃败仗的玩笑并不是玩笑,这里确是临时避难所,既然用于避难,必定有后门,否则岂非被日军关起门猛打?从密洞位置分析,通向后门的路应该在内洞深处。

摸索,摸索,再摸索……

有了!

匡睿终于触摸到一个宽约半米的缝隙,狂喜之下直往里钻。突地身后掠起风声,一只灼热的枪口顶在他脑门上。

幸好他嗅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闻,也是做古玩鉴定的基本功之一。

他只轻轻说了一个字:“我。”

枪口旋即放下,对方在耳边轻声道:“快走!”

两人飞快地钻进缝隙一路狂奔,跑了二十多米后面才传来追赶的脚步声……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传国玉玺

穿过曲曲折折的石洞回到地面,黑暗中分不清东南西北,也不知哪儿是路,在遍布荆棘和乱石的山地里连滚带爬直往一个方向跑,全然不顾锯齿草叶把裸露的皮肤划得血淋淋,更记不清摔了多少个跟斗,直到完全听不到追兵的脚步声。

匡睿一屁股瘫倒在地大口大口喘气,过了半晌道:“柳姑娘?”

“嗯。”

“哪来的枪?”

“养父预感有危险叫我带的。”

“煞费苦心带枪混过重重检查,只是预感到危险……童老真是神机妙算啊。”

柳晓晓沉默良久,道:“不然刚才你已死于洞内。”

匡睿一滞。

关于柳晓晓,匡睿平时因为业务关系见过几次,不算熟悉,隐约听说是童名柏寄在龙门的养女,因两个儿子在战争中阵亡,前年才到洛阳,带有为自己养老送终的意思,其他情况一无所知。

“密洞里还有人活着?你养父,还有我两位师傅……”他问。

“恐怕……凶多吉少……”

“枪响瞬间是你推了我一把?”

柳晓晓显得很惊讶:“没有,我第一时间挡在养父身前。”

自己只顾着逃命,压根没想起两位师傅安危。匡睿脸一阵发烧,又问:“后来呢?”

“当时有人堵在洞口扫射,我移动位置开枪反击,一时顾不上别的,枪战后感觉洞里没活人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匡睿喃喃道,“此事知晓的范围仅限于汤司令心腹手下,加起来不会超过十个,日本人为何得到消息长途奔袭?”

柳晓晓打了个呵欠:“间谍呗,打仗无非这回事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汤司令的事让汤司令去烦心吧,我累了,先睡一觉再说。”

说着倚到旁边一棵小树上闭上眼,没多久便沉沉入睡。听着她香甜平稳的呼吸,匡睿啼笑皆非,暗想这种情况都能睡得着,也不怕我非礼。转念一想,她手里有枪,没准身手也不错,一对一单挑自己未必是对手,当然有高枕无忧的本钱。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沉闷的爆炸声,匡睿惊得一跃而起,柳晓晓依然照睡不误。

忐忑不安熬到天亮,柳晓晓悠悠醒来。四下观察地形,原来处于洛阳西南湫望山山腰附近。

“兜了半天离洛阳城只有二十多公里,这帮丘八太狡猾了!”匡睿骂道。

“话虽如此,也要走很长时间呢。”

途经一片杂草丛,匡睿三步两步迈入荫凉处摘了一簇大红花递给她。

“很漂亮吧?”

“嗯,”她撷了最亮艳的一枝插在头上,“什么花?”

“彼岸花,日文别名叫曼珠沙华,佛经记载它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花叶永不相见,好凄美……”柳晓晓感慨道。

两人转到山脚下拿袍子向村民换了粗布衣服穿上,再气喘吁吁回到城门口,正遇上赶早集的老百姓进城。今天守城士兵比平时多了几倍,盘查格外严格,不时有人被拉到旁边与城墙上贴的布告核对。

匡睿多了个心眼,将头发披到额前混入人群里看布告,一看之下吓得魂飞魄散:

通缉令!

上面赫然印着他与柳晓晓的头像!

再看下面内容,写着“私通日寇”、“焚烧国军军需物资”、“悬赏一百大洋”等内容,刹那间匡睿只觉得千万双眼睛盯着自己,气血翻腾,眼冒金星,满心愤懑无从发泄,真想冲到城门口与士兵们理论。

匡睿一步步退到柳晓晓身边,见他脸色难看,柳晓晓也是七巧玲珑心的女孩,一声不吭貌似随意跟着他走到偏僻处,听了原委也大惊失色。趁着城门口人多眼杂,两人绕开监视越过村庄重回湫望山。

“完了,碰上这档子事浑身长嘴也说不清。”匡睿满脸愁云。

柳晓晓蹙眉道:“可是说不通。汤司令凭什么认定我们有问题?因为我俩还活着?从出事到天亮短短几小时就能下定论?”

“他是汤司令!别说小小的洛阳城,鲁苏豫皖四个省军政大事都由他说了算,对付我俩比捏死两只蚂蚁还容易。”

两人不约而同陷入沉默,任凭山风呼啸而过。

“对了,昨夜到底鉴定什么东西?你把整件事说出来重新梳理梳理。”柳晓晓说。

匡睿吃惊地瞪大眼:“闹了半天你压根不知道去干什么?”

“是啊,养父叫我去并带上枪,我就照办了,其他一句话没说。”她一脸无辜的样子。

“传国玉玺……汤司令请我们鉴定从元墓里挖出来的传国玉玺……”

“哪个皇帝用的?”

匡睿啼笑皆非:“你是什么都不懂,还是童老什么都没教?得,我从头给你说起……”

传国玉玺是由绝世宝玉和氏璧所制。和氏璧的故事天下皆知,楚人卞和得一深藏不露的璞玉献给楚厉王,以欺君之罪砍去左腿;再献给楚武王,被砍右腿。后来楚文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