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重生:满级偶像有点甜 > 第54章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酒量

第54章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酒量

唐渠笑笑:“他就是我男朋友。”

一个是新秀,一个是老牌影帝,这两人竟然是一对,这消息要是爆出去,得让多少人傻眼啊。

祁泽看看唐脸上多了甜蜜的笑容,在看看亲自来接唐渠的官影帝,别说,两人还真的挺配。

其实祁泽有时候还真的思考过,唐渠这般长相性格实力都无可挑剔的人,得是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他?

现在想来也只有官琰配得上了,两人都是同等的优秀,即便现在唐渠的成就还没有官琰高,但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张导,祁先生,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对小渠的照顾。”

祁泽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官琰竟然会主动和他们说话,语气还这么客气。

“你少装了,我照顾唐渠那是因为唐渠乖,不像某些人,作为朋友,我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说请我吃一顿饭。”张导瞥了一眼官琰。

祁泽这才想起来,俞亭和张导都认识唐渠的男朋友。

好啊!他们认识这件事竟然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改天请你们吃火锅。”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今天好像雪莱也过来了,难得大家聚一下。”

雪莱?听到这个名字,唐渠莫名的觉得有点耳熟。

灵光一闪!

这不就是之前和官琰传绯闻的那个人吗!

唐渠默默的看向官琰。

官琰身上的气势一下子就散了:“我和他是朋友。”

唐渠笑眯眯的点点头:“我知道啊,你紧张什么?”

“这不是怕你误会吗?”

“我有那么小气?”

“没有,绝对没有!”

祁泽和张导看得目瞪口呆,这两人平时就是这么相处的吗?

唐渠也太大胆了吧,竟然敢这么和官琰说话。

张导的惊讶可是丝毫不亚于祁泽的。

他和官琰认识的时间长,对官琰的了解也更加深。

官琰这人别看表面上好说话,骨子里还是霸道的,真正能让他在意的事情很少。

很多时候他都是直接下命令,懒得和别人解释。

没想到在和唐渠的相处中,他竟然是更听话的那一个。

唐渠转头看向张导:“正好,今晚我们也想吃火锅,一起吧。”

张导喜笑颜开:“好,我立马通知他们。”

官琰幽怨了,他想和小渠独处!

唐渠其实也不是因为吃醋,单纯的是因为他太了解官琰了,这两天官琰逮住机会就往他身上蹭,今晚回去,免不了又要被官琰……

不如叫大家一起去吃晚饭,这样官琰也会收敛一点。

跟官琰关系比较近的也就那几个人。

俞亭,董安,官滢滢,林编,张导,雪莱,现在还要再加上谭清烨,祁泽。

这么一算人还真不少。

想着晚上要吃火锅,官琰打电话,让人送一些食材过来。

他们先回家准备着。

张导和祁泽也跟着去了。

到了他们家,祁泽才反应过来,唐渠和官琰已经同居了!

“你们什么时候住在一起的?”

唐渠想了想:“住在一起时间挺长了吧。”

祁泽惊叹,这官琰谈恋爱和他平时工作一样,雷厉风行啊。

看他们俩人的架势,夏天的时候才认识吧,短短时间竟然就在一起了。

而且他记得那会儿,唐渠和官琰还有一点摩擦的吧。

仇人变情侣,好狗血的片段。

但是看着官琰对待唐渠的呵护,祁泽得承认,怪不得两人会在一起。

“你们先坐,要喝什么?”

“我们都行,不挑的。”

官琰主动去厨房准备晚上的锅底,唐渠则给他们拿了饮料,大家坐在一起闲聊。

“小渠,你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同居的要求了啊?”祁泽现在羡慕死了,原因就是他问了张哲好几次,张哲都没有同意。

作为想要登堂入室的人,他简直要羡慕死官琰了。

唐渠眼含调侃的看看张导,在看看祁泽:“这个你可能学不来?我们是因为工作住在一起的。”

“现在员工都要和老板住在一起了吗!”

唐渠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也许可能是。”

祁泽立马看向张导:“张导你还缺工作人员吗?不要工资,给个房子就行。”

“滚。”

祁泽摇头:“被拒绝的第101次!你怎么对我这么绝情。”

正在祁泽上演苦情戏的时候,门铃响了。

唐渠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长发飘飘,长相秀气的……男人?

“Honey,你就是唐渠宝贝吧,你长得可真漂亮!”

男人的长相是一看就是外国人,但是普通说却说的流利,语气中更是夹杂着一点情调。

这大概就是绅士的魅力吧,即便是这种奔放的打招呼,也丝毫不觉轻浮。

唐渠大概猜到这个人是谁了。

应该就是雪莱吧。

“你好。”

“雪莱你来得好慢啊。”张导也跟着出来了。

雪莱翻了一个白眼:“几个月不见,张哲你怎么又变老了。”

“你是不是想和我练练!”说着张导就撸起了袖子想要和雪莱干一架了。

雪莱连忙后退:“你怎么还是这么暴躁?不知道要温柔一点才会有人爱吗?”

张导一笑:“不好意思就是有人喜欢我这脾气。”

雪莱惊讶的看着张哲,这个万年单身什么时候有对象了。

张导把祁泽拉过来:“看,我男朋友,比你那什么公爵好多了。”

雪莱看看祁泽,点点头:“确实挺好看,老牛吃嫩草。”

唐渠算是发现了,官琰的这些朋友都喜欢互怼,不过也恰好说明了这些人感情好。

他们出身相似,身边真心的朋友没有几个,只有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卸下心防吧。

雪莱之后,俞亭,官滢他们也到了。

官琰的锅底也准备的差不多了。

男人在一起聚会最不能缺的就是酒了。

张导和雪莱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打开官琰的酒柜一下子就拿出不少酒。

“官琰,你这里的宝贝也太多了,平时聚会也不说带出来一点。”

官琰瞥了一眼,淡淡道:“就你们那牛饮的方法,糟蹋。”

张导笑骂道:“就你会说。”

吃火锅的时候,大家有说有笑,但是慢慢的大家的目光就聚集在官琰和唐渠身上了。

没办法,主要是他们两个人太甜了!

一晚上,唐渠的筷子活动范围就是自己的碗,原因无他,他想吃什么,官琰都代劳了。

"你别给我夹了,过两天勇哥又要说我体重超标了。"唐渠跟官琰说话的时候也和平时不太一样,尾音上挑,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

官琰则是哄着他:“我是你老板,他也得听我的。”

两人在这边说着话,没注意到餐桌上其他人的目光都放到了他们身上。

这不能怪他们,实在是这两人相处和平时差距太大了。

谁见过官琰这么温柔的样子?

唐渠平时都是温润的样子,哪里像现在这样招人疼?

“看我们做什么?”

官琰发现他们的目光之后,有些不悦,小渠是他的,不许看!

其他人立马转头,果然温柔什么的都是错觉!

“官琰,你们谈了这么久,还瞒着我们,是不是该自罚三杯啊。”

饭吃到中间,大家也都玩开了,再说平时感情就不错,现在就开始起哄了。

自罚三杯,对于官琰来说根本不是事。

“好啊。”

“等等。你喝没意思,让小渠喝!”雪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官琰的酒量他们都清楚,千杯不醉,让他喝那不就是喝水吗?还能叫惩罚?

官琰清楚唐渠的酒量,那么软的唐渠他可不愿意让这群人看见。

“这样吧,我喝两杯,小渠喝一杯。”

俞亭一笑:“那也行,不过你们得喝交杯酒!”

这一下子气氛就热起来了。

第108章你怎么这么兴奋?

唐渠本来就因为大家的调侃脸颊有些发红,现在大家这样说更是羞得不知所措了。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酒量,真觉得自己今天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眼神偷瞄着官琰,这时候他真心希望官琰能够拒绝。

谁知刚看过去,就发现官琰用一种兴味盎然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对这件事十分感兴趣。

心里咯噔一下,不会真的要……

官琰的身体微微后靠了一下,手臂横搭在唐渠的椅背上:“我拒绝。”

雪莱不死心的问道:“官琰!你是不是玩不起?”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可以捉弄一下官琰,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

谁知道官琰十分大方的点点头:“确实是,而且小渠儿醉酒的模样为什么要让你们看?”

大家一下子就泄了气,官琰这副模样肯定是铁定不让他们看了,他们还准备好好欣赏一下官琰窘迫的模样呢。

太遗憾了。

唐渠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和官琰是情侣,但是在别人面前做一些亲密的动作,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这个插曲最终在官琰的刻意打岔下过去了。

其他人也就没再提,时不时的看一眼唐渠和官琰。

官琰还真是把唐渠当孩子一般在宠。

吃完晚饭,时间已经不早了,明天大家都还有工作,也就各自离开了。

唐渠本来想下楼送送大家,被官琰拦住了。

“你今天录节目辛苦一天了,休息一会儿吧,我下去。”

“啧啧啧。”张导表示太没眼看了。

官琰对他们这帮朋友要是有对唐渠一般的耐心和温柔,他们也不至于天天吐槽官琰。

唐渠也没勉强,和大家打了招呼,自己就留了下来。

到停车场的时候,雪莱、张导和林编把官琰拉到一旁。

其他人也想去听听他们说什么,被张导一句“大人的事情,小孩别管。”怼回去了。

雪莱看着官琰,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决定是他了?”

张导和林编的表情也是难得的严肃。

他们四个自小就在一起长大,直到后来工作了,才各自分开,不过也是经常聚会的,感情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他们甚至猜测过官琰说不定这辈子就要单身了,因为到了官家如今的地位根本不需要靠联姻巩固家族地位,但是凭借官琰的性格,什么样的人才能入他的法眼啊?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半年时间官琰就被唐渠收服了,而且看样子似乎十分喜爱唐渠。

“他很好。”

简单的三个字,含着无边的缱绻。

他们都知道官琰绝对不是在说玩笑话,因为官琰眼里的柔情,是这将近30年从未在他眼里出现过的。

听到他这么说,其他三人也放下心来。

他们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但是总有事情是他们控制不了的,比如感情。

真心的为官琰能够找到一个陪伴一生的人而觉得开心。

雪莱是和唐渠相处最少的人,但是他善于观察人,从晚上的饭局就能看出来,唐渠对官琰的爱意丝毫不亚于官琰自己,只是他的爱更内敛而已。

至于张导和林编自然是清楚唐渠的为人,更是没什么意见了。

“你等一下。”

雪莱说完这句话,就跑到车子那里,打开后备箱,拿出了一个盒子。

然后递给官琰,盒子不小,上面扎着一个大大的粉色蝴蝶结。

然后一脸坏笑的说道:“就当是我送给唐渠的见面礼了,你和唐渠一定会喜欢的。”

官琰大概能猜到里面是什么,缓缓的接过盒子。

“谢谢。”

“不容易啊,从你嘴里能听到一句谢谢。”

官滢滢作为这里面的唯一一个女孩子,对于这个盒子十分好奇。

“这里面是什么啊?”

雪莱推了推自己脸上的墨镜:“大人的事你少管。”

官滢滢表示不服气,虽然她辈分小,但是他们的年龄差不多啊!

天天拿辈分压她!

“我才不稀罕呢!还有大晚上的你戴什么墨镜,看得见吗?别一会儿把车开进沟里!”

几人说说笑笑的才离开。

等他们走了之后,官琰就抱着那个盒子上楼了。

他上去发现唐渠已经把桌子收拾好了。

“怎么不等我上来?”官琰把盒子放到茶几上,然后走到唐渠身后,长臂一勾把唐渠抱住:“怎么吃了饭,腰还这么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压榨你了呢?”

“你这两天难道不就在压榨我吗?”

官琰轻咬了一下唐渠的耳骨,湿热的气息喷在唐渠的耳根,而后低语道:“怎么能叫压榨呢?那是疼爱。”

唐渠最是受不了的就是官琰这样,耳朵是他的敏感点,官琰自从发现了之后,就对调戏他的耳朵乐此不疲,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

“在想什么,脸这么红,嗯?”

“没,没有。”

官琰轻笑:“小渠,你今天是不是要谢谢我?”

突然转移话题,让唐渠有些没反应过来:“谢你什么?”

“今晚我可是替你喝了三杯酒的。”

唐渠小声道:“我又没让你替我喝。”然后又稍微大声了一点:“你想我怎么谢你?”

“小渠,不让别人看,让我看一下好不好,我想和你喝酒。“

唐渠不说话,他又不是傻的,官琰的眼神明显不怀好意,对于官琰的心思他也能猜出一二。

见他沉默,官琰就知道这事有戏,手指慢慢的在唐渠的腰间摩挲。

“酒在你的柜子里,你想喝,我还能拦着你?”

唐渠这句话就等于是默认了。

官琰眉眼立马带上了笑意。

拉着唐渠走到酒柜前:“你喜欢喝什么?”

唐渠的眼神四处乱瞟:“什么都行。”

官琰看了一眼,最后还是拿了一瓶红酒出来。

还没有喝酒,唐渠已经觉得自己有些醉意了。

红酒和酒杯碰撞的声音比任何音乐都催|情。

官琰修长的手指端起酒杯,递给唐渠。

落地窗前,官琰一手放在唐渠的腰间,一手拿着酒杯,垂着头,着迷的盯着怀里的人。

唐渠都不敢抬头,只好盯着官琰的胸膛,但是那人灼热的眼神哪里是他能够忽略的?

官琰的端着酒杯的挽住唐渠的手,逼着唐渠抬头看他。

“喝过交杯酒,你这一辈子就都是我的人了。”

官琰低沉的嗓音比酒杯里的酒更醇厚,唐渠脸上的潮红也比任何红酒的颜色都要漂亮。

唐渠眼神湿润的看着官琰,红唇微启:“好。”

甜蜜的气息在整个空间飘荡。

两人手挽在一起,彼此呼吸交缠,微闭着眼睛,慢慢饮尽杯中的红酒。

两人几乎同时睁眼,看着彼此,喉结滚动,他们饮下的不仅仅是红酒还有彼此的情意。

“我爱你!”

几乎是同时说出了这三个字。

再也没有比这三个字更能表达他们此时心中情感的话了。

唐渠满面潮红,扶着官琰:“我感觉自己好像更醉了。”

官琰手指抚着唐渠的脊背,叹道:“我早就醉了。”

唐渠觉得今晚的官琰似乎格外兴奋,不仅仅是因为那杯酒,好像还没有别的原因。

一对有情人本就是干柴烈火,再加上红酒的作用,两人今晚格外激动。

唐渠感觉自己的嗓子哑了,官琰还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直到天边泛白官琰才放过唐渠。

唐渠已经累得昏迷了好几次。

迷蒙间,唐渠问了一句:“你怎么这么兴奋啊?”

“面对你的每一秒,我都很兴奋。”

不过说实话,今晚官琰这么兴奋还有其他的原因,就是因为雪莱送的礼物。

晚上唐渠睡着后,官琰把那个盒子拿到卧室,打开了盒子。

丝绒的底座托着那东西,鲜艳的颜色十分有冲击感。

果然如他所想,雪莱送的就是这东西。

不过他不打算让小渠穿这件,就算要穿,也该穿他买的。

熟睡的唐渠并不知道官琰已经有了些坏心思。

这一睡,唐渠直接睡到了下午。

唐渠一醒,就发现,官琰正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工作。

心里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拿起旁边的枕头,想要扔官琰。

然而他的胳膊根本就抬不起来!

昨晚他一直搂着官琰的脖颈,导致今天根本就不能抬手了!

官琰虽然在工作,但是床上有动静他立马就注意到了。

立马从沙发上起来,走到床边。

“醒了?”

唐渠想说话,突然发现嗓子火辣辣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