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老攻被海王拐跑后我把他整疯了 > 第13章 没来由的

第13章 没来由的

,说着,倒完三杯酒,自己拿着果汁,道:我也是从几年前就注意到你了,你很特别,说不上来的特别,像一只小绵羊,干起活来却凶巴巴的,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弟弟,所以,看到姓张的那帮人欺负你,我气的不行,幸好你振作起来了。追随什么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再有人欺负你,姐姐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今天这是什么大型表白现场吗

他笑了:姐夫,你可别吃醋啊,她可说了,只把我当弟弟。接着,他十分痛快的连喝三杯,对李清雅眨眨眼:姐,那以后再有人欺负我,可就都靠你了。

众人哈哈大笑。

之后,这些家伙还不肯放过他,又找着各种理由来敬酒,姓阎的王八蛋不知道安得什么心,也不知道给他挡酒,气死他了!

等到饭菜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大家都聊着工作和家常,醉醺醺的王小英和张楠风坐在一起,两个醉酒的憨憨说着悄悄话,捂着嘴笑。

他脑瓜沉沉的,就见姓阎的起身,手搭在椅背上,朝他伸出手:老婆,给钱,我去结账。

刘洋洋最先反应过来,一脸八卦道:阎哥的工资都上交给老大吗?

这货特别理所当然道:那当然,小钱钱都给老婆大人。

在老婆们的注目下,李清雅老公和赵看山对这货比比大拇指,吾辈楷模。

只有刘洋洋笑的一脸得意,然而还没说什么,就被他刁蛮可爱的小女友拧着腰上的嫩肉,龇牙咧嘴,求生欲极强道:阎哥,以后我也学你,钱都上交给老婆~这才免遭一劫,迎来了女朋友爱的小拳拳,乐的像个小傻子。

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得把钱包给了姓阎的,不许乱花。

姓阎的乖乖的点点头,又招来大家一阵善意的哄笑。

出了餐厅,将人都送走,姓阎的才揽着他上了车。

给他系好安全带,那个可恶的家伙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被他一巴掌拍开。

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他,委屈巴巴的抱怨:滚啊,你都不给我挡酒,不想搭理你

迷迷糊糊中,只听见一声轻笑,车子缓缓启动,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被人抱下车,抱着上了电梯,进了房间。

房间中一片漆黑,没人开灯,抱着他的人气息开始变了,晕头转向之中,他本能的察觉到什么,开始想推开那人,走开,我今天想自己睡。

说着,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开始找一楼的客房。

那人并没有放开他,喷在他耳边的呼吸灼热至极,声音充满了诱惑:不,你不想

他刚要挣扎,便被堵住嘴,压在了沙发之上。

第21章这个人是他的

早晨,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

起身伸了个懒腰,发现枕边人竟然还在睡,每天这个时候都已经起来做饭了。

他看了那家伙一眼,拿开搭在身上的手臂,没好气的蹬开压在他腿上的臭腿,对着那张俊美安宁的睡颜愤愤的比划了下拳头,起身洗漱一番,换上运动服,出去跑步了。

回来的路上,他再次看见了那朵白莲花鬼鬼祟祟的身影。

装作没看见,他从那朵白莲花不远处径直跑过,余光中,看到那恶心鬼一脸不甘的表情,他冷笑。

回到家,打开房门,饭香扑鼻。

姓阎的围着围裙,左手端着锅,右手拿着木铲,正在盛菜,看见他笑道:果然是闻着饭香味儿回来的,早饭正好做熟了。

坐到桌子前,他不动声色地喝了口牛奶,正准备用餐。

那个混蛋凑到他身后,贴着他的耳朵道:多给我留点,你昨晚都快把我榨干了,我得好好补补,今晚才能喂你

噗!

这个色痞!想呛死他吗?而且

他连忙转身,捂住了这色痞没出口的话,瞪他:闭嘴啊,混蛋!

只听小安在脑海中道:【捂脸,我什么都没听见,宿主大大。】

他:

手心被那货舔了一下,他被烫到一般,连忙放开。

那货拿起他的牛奶杯,喝了一口,嗯,今天的奶煮的正好,香浓美味,要不,我现在喂你?

满脑子废料的混蛋!

他气的一拍桌子,起身,不吃了!

却被那货一把揽着腰抱到了腿上,笑着道:怎么生气了?真是个小孩子脾气,来,老公喂你。

说着,夹了一块鸡蛋饼,递到他嘴边。

他怒道:放开我!混蛋!找揍吗?

第15章

可是,这个家伙力气比他还大,紧箍着他腰的手如同铁臂,任他用尽力气也掰不开。

那混蛋凑到他耳边,哄道:真的不吃吗?这可是我用心准备的爱心早餐,还是其实你想吃别的?

于是,今天早晨,他光荣的迟到了一个小时。

在办公室那五个家伙暧昧的目光中,他没好气的扯了扯毛衣的领子,碰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中午下班,借着要外出拜访客户,他提前离开了公司。

晚上六点,下班的时候,他在公司对面一家餐厅的三楼,通过窗户,能够清楚的看到公司大门附近的情况。

他看到姓阎的靠在那辆新买的白色SUV旁边,下班的李清雅五个人从公司出来,看到那货,笑着打招呼。

他们有说有笑的说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李清雅等人各自走了。

姓阎的嘴角挂着笑容,目送他们离开,转过身,正好面向他这个方向。

于是,他看见姓阎的收起了笑容,脸色瞬间变的阴沉无比。

那家伙在原地站了足足有五分钟,这才若无其事的回到车上,将车开出了停车场。

而后,一个身影在他转弯的时候,拦住了车,是那朵阴魂不散的白莲花。

车子停了大概有一分钟,车门打开了,那白莲花上了副驾,车子很快汇入车流之中,不见了踪影。

放下手中的咖啡,他冷笑一声,起身离开了这座餐厅。

周围一片漆黑,他的手中拿着棍子,站在一条昏暗的小巷中,四周都是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人,然而,他的心中一片平静。

生来,他便对别人的感受很难共情,而他自己因为过于早慧,所有的一切都顺风顺水,情绪根本没有很大的波动。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机器人,或者一具行尸走肉。

于是,他总喜欢寻找危险和刺激,然后,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解决问题,因为,他发现,那个时候,他是能感觉到情绪的波动的,他终于觉得自己是个人了。

可是,父母说,他病了。

周围的人都说他是怪胎、小疯子。

怪胎?那也不错,于是,他找到了一群同样被称为怪胎的人。

可是,他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虽然那么多人同行,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极致的孤独。

直到这一天,那个人从黑暗的小巷中走了出来,在昏黄的路灯中,向他伸出手。

看到那人脸上的微笑,他感觉自己的心从未有过的剧烈跳动。

他听到自己的心对自己说:他要他。这个人是他的。

他看向那人,那人笑道:晓天吗?我是你母亲的学生,老师让我带你回家。

他握住了那人的手,仿佛握紧了救赎的光芒,笑道:好。

忽然之间,梦境一阵扭曲,那人的背后出现一双魔鬼般的爪子,将那人撕成了碎片。

而刚刚明明已经握住那人手掌的他的手,此刻却还没来得及放在那人的掌心

这是不对的!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阎灵均!!!

他突然睁开双眼,看清周围,是如山馆的卧室。

原来是噩梦。

但是,他捂着胸口。

没来由的,一阵不祥的预感,悄然而生,有一瞬间,令他毛骨悚然。

昨天从餐厅出来后,他直接驱车来到如山馆,在这里住下。

他不想回那个样板房一样的所谓的新家了,更不想每天早晨碰到那朵碍眼的白莲花。

他倒要看看,那两个人到底搞什么名堂。

第二天是周末,他在如山馆的马场策马飞奔,狂风吹过耳边,他的心神完全被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感觉占据,自在极了,那种不祥的感觉,也像那场噩梦一般,随风消散。

他们都是怪胎,为这个世界所不容的怪胎,无法被常人理解的怪胎。

可那又如何?

驾!驾!

身后响起马蹄声,两位骑手追了上来,回头看了一眼,是凯哥和小刚。

小刚好像喊着什么,但处在上风口的他根本听不见,反而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前方,伏低身子,再次加快了速度。

终于,二十分钟后,玩够了的他,才慢慢停了下来,骑着马儿悠闲的散步。

后面的两人终于追了上来,凯哥无奈的笑道:我们不是在跟你玩啊。

他轻轻拍拍马儿的鬃毛:无所谓啊,我觉得是在玩就好了。

小刚气喘吁吁道:晓天哥,有个大新闻!

第22章或者

他懒懒的摸着马儿的脖颈,对所谓的大新闻一点也提不起兴趣,但看小刚这么兴奋,还是问了问,哦,什么大新闻?

小刚道:姓白的那个赌鬼爹死了!

哦。没兴趣。

小刚也不卖关子了,接着道:这两天不是降温吗?据说是喝多了酒,在大街上睡过去了,直接给冻死了。

是吗?他那样的,不是早晚的事吗?

小刚神秘兮兮道:可是,有些不正常,因为刚发现他死了,他儿子,那个姓白的,就立刻将他的房子挂在网上出售了。

看了一眼似乎还有大料没有爆出来的小刚,他笑了笑,问道:那又怎么样?

你知道吗?我查了姓白的那小子的档案,小刚一脸得意道:发现,那小子的档案虽然没问题,但是,去问档案上他待过的学校,却没有一个老师和同学对他有印象,所以,他的档案是假的!他果然问题很大。

听到这,他突然感兴趣了:有意思,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只见小刚一脸无奈的摊摊手,再往下查,就没有线索了。

他瞥了眼小刚,逗我玩呢?

哪敢啊?晓天哥~小刚讨好的笑,还有一个好消息哦

他板起脸,甩了甩马鞭,威胁道:再卖关子,我可揍你了啊!

别别别,小刚连忙笑道:毅哥要回来了!

毅哥?他惊喜道:真的?太好了!

小刚哈哈笑道:谁说不是呢?毅哥听说你要和姓阎的离婚,说真是可喜可贺,他过些日子一定回来庆祝!

他笑了笑,抽出了腰间别着的木刀,轻轻抚着刀身:毅哥要回来了,那我可要好好练习练习骑兵阵法、冲锋对战和骑射了,省的到时候被他打下马背,满地找牙。

抬眼看向开始瑟瑟发抖的小刚:你来陪我练习练习吧。

那小子骑着马,可怜巴巴的蹭到凯哥身旁,求助道:凯,凯哥,救命。

凯哥笑道:这样吧,我陪你练习冲锋对战,小刚陪你练习骑射,等一会儿人多了,再一起练习阵法,怎么样?

他舔了舔嘴唇,不怀好意的看向小刚:还是凯哥懂我。

小刚泪流满面,我也不想陪晓天哥练习人体描边技术啊,那种东西,练习的时候找姓阎的和姓白的不好吗?呜呜。

他挥了下木刀,可你现在惹我生气了,怎么办?或者,你要与凯哥一起,和我练习冲锋对战?

小刚连忙摆手:不不不,我还是等着人体描边吧,呜呜。

这小子骑着马,蔫头耷脑的走到围栏边,躲得远远的,因为怕被他追杀,也不敢逃走,老老实实的在那里看向这边,嘴里还喊着加油,也不知道是在给谁加油。

他和凯哥各自向相反的方向策马扬鞭,隔了差不多一公里的距离时,转过身,面对面看着彼此。

右手手腕一转,将木刀竖在身体侧前方,目光直视着对方,左手握着缰绳,用力一抖,一夹马腹,脚蹬马鞍。

骏马嘶鸣一声,冲了出去。

很快,两柄木刀撞击在一起,交锋的刹那,拼杀的力度令他瞬间热血沸腾。

短兵相接之后,两人各自驾着骏马向前方继续疾驰而去,而后在更远的距离转身,面对面,冲锋,挥砍,对战。

战马嘶鸣,尘土飞扬,木刀相击的声音不绝于耳,他和凯哥两个人,不断变换着灵活多变的御马技巧。

平时看上去有些温和的凯哥,在马背上举起木刀的那一刹那,便像换了一个人般,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冷酷和强悍。

那巨大的冲击力和强大的战斗力,令人胆战心寒。

仿佛没有弱点一般,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

一个小时后,他终于喊了停,服气了,叹道:完了,果然退步了很多,等毅哥回来,我估计会被修理的很惨。

凯哥恢复了平时的样子,笑道:没事,到时候我帮你一起修理他。

他笑了,和凯哥击掌:一言为定。

接着,他便开始练习骑射,小刚骑着马,慢慢的跑,他的弓箭,几乎是追着那小子跑,不时擦过那小子的耳朵,头发,衣袖,鞋子

那小子害怕的不行,但还是乖乖听话,让快跑就快跑,让慢跑就慢跑,连抖都不敢抖一下,大概也知道,只有听话并且相信他的技术,才能保住小命。

又过了一个小时,终于,在凯哥那里吃的瘪,在小刚这小子身上找回来了。

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来到马场,他们开始了模拟骑兵演练

这一天玩的痛快极了,而且姓阎的没来闹,十分消停,很好。

吃完晚饭,坐在大厅看电视消食的时候,小刚看着电脑,疑惑道:

欸?姓白的那房子卖出去了,卖的急,原本价值一百多万的房子,才卖了七十多万。他要那么多钱干嘛?他那赌鬼爹可都没舍得卖房子。

钱?

他愣了一下,拿出自己的手机,查看了一下账户。

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晓天哥,怎么了?

没什么。

他的账户里,少了一百万。

他收起手机,道:说说你的猜测。

小刚想了想:难道是凑首付,换新房子?或者

他心不在焉的听着,凡是涉及到那个混蛋,他便开始心乱如麻。于是,忍不住问道:

【小安?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只听小安支支吾吾道:【对不起,宿主大大,我们系统有规定,很多事情,不能透露的。】

【我知道了。】他叹了一口气,果然如他之前猜测的,小安作为系统,之前的表现,显然能够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但是,肯定也会有限制,不然,小安早就主动提醒他了。

【对不起,宿主大大,你不要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会帮助你的,就算,就算】

听到这里,他明白了,笑道:【小安,不要做傻事,就像你说的,破罐破摔就好了】

抬头,就见小刚正看着他,一脸忐忑的接着道:或者,和人私奔?

第23章未知

他垂眸,不让任何人看见他的眼神。

总有一天,一切都会浮出水面。

不急,他一点也不急。

他忽然明白了,当初自己对阎灵均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心动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最喜欢追求危险和刺激的自己,当时已经下意识的发现,面前的那个人,就是最危险的人。

因为未知,就是最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