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老攻被海王拐跑后我把他整疯了 > 第7章 又看了看他

第7章 又看了看他

了连人带车给我扔出去!

好嘞!晓天哥!应声如潮,欢呼一片。

他就这样冷冷看着,直到连人带车都给扔出去了,如山馆大门紧闭,方才平息了他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

转过身,看到凯哥正站在他身后,眼中难掩担忧。

他笑了笑,浑身轻松,终于可以睡个消停觉了。

说完,走进如山馆,上楼回了房间,对跟在身后的凯哥笑道:凯哥,晚安。

钻进被窝,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面无表情地捂着心脏。

很好,终于跳的没那么快了。

曾经炙热的爱意,终于开始消耗了。

不知还要多久,才会消耗殆尽。

第二天早上醒来,神清气爽。

【小安,明天我们就要出去旅行了,开心吗?】他笑着问道。

只听小安吞吞吐吐道:【宿,宿主大大】

【怎么了?】

【没,没什么】

他笑着问:【昨天被吓到了吗?】

【没,没有。】

他出了门,来到如山馆的餐厅,取了自助早餐,叼着一片面包和不远处的凯哥和小刚打了招呼,端着餐盘过去了,【一会儿咱们回家收拾行李,明天带你出去玩~】

第8章

【好,好的】

热热闹闹的吃了丰盛的早餐,谁也没提昨晚的事。

他哼着歌出了如山馆,驱车回家收拾行李,路上让小安给他唱童谣。

听着小安唱的童谣,他的车不自觉的开的越来越稳了。

到了家门口,开锁,没打开。

门被反锁了。

他面上一冷,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他的心头。

沉默了一会儿,他开始按门铃。

叮咚~叮咚~

不疾不徐,十分礼貌。

很快,熟悉的男声从里面应了一声:来了。接着笑道,小羽,外卖来了,我去拿,你再睡会儿吧。

脚步声响起,咔哒一声,门开了。

男人站在门前,看到是他,一脸惊愕。

反应过来,这个家伙立刻堵在门口,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的缘故,眼神飘忽不定,就是不敢看他,你怎么回来了?

他没说话。

我怎么回来了?在我家问我怎么回来了?

【小安,你是不是早上就知道了?】

【对,对不起,宿主大大。那时看你心情不错,就没告诉你,让你不开心。】

他沉默的看着男人,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一个火|药|桶,只要再有一点点火星不知轻重的撩拨,就会瞬间原地爆炸。

那颗火星一边从门里出来,一边鬼鬼祟祟的顺手掩上门,我们出去说。

很好。

于是,他炸了,气炸了!

一脚将男人踹回门里,撞在门上,门碰的一声大开,他大步迈入,只见主卧中,那个楚楚可怜的家伙,正穿着他的睡衣,盖着他的被子,睡在他的床上!

第10章新发型够酷

很好,很好!

他大步走向厨房,直奔刀架而去。

【宿主大大,你别急!别急!他们两个没发生什么,我可以作证!真的!别急,咱破罐破摔!不是不是,是无为而治。对对,放下刀,放下刀,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不要做无可挽回的事,暴力和极端行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造成更多的问题,甚至酿成悲剧,千万不要冲动行事啊!冷静,冷静,深呼吸,深呼吸,啊!!!】

你要做什么?!狗男人追了上来。

他转身,刀子脱手而出,飞了出去,擦过狗男人耳朵,楔进他身后不远处的墙上。狗男人吞咽了口口水,紧接着瞪大双眼,眼见着第二把刀子飞过头顶,削断一缕头发,第三把接踵而至,擦着他另一边耳朵而过。

咄、咄两声,前后深深楔进墙里,只剩刀柄露在外面。

接着,他拿起最后三把刀,目光瞄向了靠在床头裹着被子花容失色的恶心鬼。

就听狗男人哆哆嗦嗦道:晓天!你冷静点,冷静点,一切都是误会,你听我解释。说着,就要上前。

站住。他冷冷道,眼神瞥向狗男人,你知道的,我好久没练飞刀了,不知道准头怎么样,你最好别让我分神,否则,我就随便扔了,就像这样

说着,三把刀子同时脱手而出,唰唰唰,你追我赶的射向惊恐万状的白莲花。

别动!男人赶忙向恶心鬼大吼,危机之下,恶心鬼吓得果然一动不敢动。

咄、咄、咄。

两把刀子擦着恶心鬼的鬓角而过,另一把刀子擦着头顶而过,三把冰凉锋利的刀子紧紧贴着头皮,削去了三块头发,牢牢的楔进墙里,只剩刀柄露在外面,牢牢的卡着恶心鬼的狗头。

新发型够酷,不用谢。

他冷冷道,接着,鼻子一皱,一股恶臭传来。

白莲花失禁了。

哼,撒了一口恶气,气终于顺了,头脑冷静下来。

小安仍然像唐僧似的不断的在他脑海中念着那套紧箍咒,都快急哭了。

不过并没有白念,否则,白莲花就没有现在这么好运了。

而且,他好似忽然明白了什么,灵光一闪,却没抓住,不过这就够了。

他现在格外清醒,走到客厅窗边,打开窗户,站在通风处,给小刚发了一条信息后,就在窗口吹风。

余光瞟了一眼那个失禁的白莲花,不,现在是绿茶黄莲花了,黄绿黄绿的,再也维持不住楚楚可怜的模样,一脸的不可置信和羞愤欲绝,求助的看向狗男人。

然而,平时就十分龟毛洁癖的狗男人,捏着鼻子,走上前,却碰的一下,关上了主卧的门。

他看了眼脸皱成了个包子,一副恶心欲呕表情的狗男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狗男人在那里坐立难安,看向他,你,呕。

只见那货捂着胃,蹙着眉,看向他的方向,起身疾步走过来,想到窗边透口气。

他冷冷的看向狗男人,滚。离我远远的,一身恶臭。

狗男人僵立在客厅,想说什么,但看上去随时要呕吐的样子,说不出完整的话来,索性到厨房、卫生间、书房、次卧,把所有能开的窗户都打开了。

房间中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儿,那朵黄莲花出来了,看样子是洗了个澡,头发上还滴嗒着水,身上喷了狗男人最喜欢的香水,穿着他的另一身睡衣,稍微有点大,身材娇小的黄莲花穿着,就像女孩子穿上了男朋友的衣服,显得格外娇弱可怜。

手中提着一个最大号的黑色垃圾袋,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的封着被褥,一点气味也闻不到了。

身后的主卧房间已经收拾干净,换上了新的床单。窗户和主卧厕所的窗户也都打开了,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传了出来,身上长了虱子似的坐立难安的狗男人表情这才稍微舒缓了一些,但还是紧皱着眉头。

他坐在窗边划拉着手机,见黄莲花湿漉漉的大眼睛看了狗男人一眼,花朵般娇嫩的脸蛋因为刚刚的出丑臊的通红,看上去越发可爱了。

又看了看他,惊吓一般缩了缩可爱的小肩膀。

红嘟嘟的小嘴唇微微张了张,欲言又止,最后贝齿轻咬下唇,低着头,默默的拎着垃圾袋,打开房门出去了。

房间中仍旧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扔完垃圾的黄莲花上来了,悄悄的进了门,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走到坐在沙发上的狗男人身前。

对不起老师,都是我的错,我没想伤害任何人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这其中的误会,我去和师母解释,师母人那么好,一定会原谅你的。

狗男人没说话,从黄莲花一过来就皱皱鼻子,下意识的离远了些。

黄莲花娇嫩如花儿的面孔瞬间一白,接着便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默默的吧嗒吧嗒掉了一会儿眼泪,那双含着泪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了过来。

他冷冷的看着,就见黄莲花踟蹰的小步小步挪向他,在距离他两米的地方,看了他一眼,然后被他的眼神吓得连忙低下了脑袋。

一双白嫩嫩的小手不安的揪着衣摆,鼓起勇气抬起脑袋,看向他:

我们只是师生关系,师母你不要误会,今天是我的父亲找到了新房子那里,我无处可去,才给老师打电话的,不过不是老师让我来的,真的不是。

说着,惨兮兮的看着他,都是我太笨了,没考虑那么多,师母你那么聪明,那么强大、包容,一定会原谅我这种考虑不周的对不对?

考虑不周?他笑了,别这样说,你可比我聪明多了,我看你是考虑的十分周全才做出了这种抢别人老公的勾当。怎么样,抢来的东西很好吃吗?看你那双盯着骨头的野狗一样眼睛,今天吃的高兴吗?不高兴的话,人就在那坐着呢,去吧,我不怪你,真的。毕竟,谁会跟一个毫无廉耻之人计较呢?没脸没皮处心积虑从人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捡男人的还能叫人吗?哦,说野狗都侮辱了野狗,那是癞皮狗。

住口!就听狗男人爆喝一声,沉着脸从沙发那边走了过来,站到了黄莲花身前,不满的看着他:

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他还是那么单纯一个孩子,你怎么能说出如此恶毒的话来?

他收起所有表情,看向狗男人。

就见黄莲花拉着男人的手抽泣道:老,老师,你别这样,我不怪师母的,师母也是被气急了,才会这么口不择言,他只是误会了,不是有意这样无理取闹的。

误会?都已经解释的那么清楚了,还说误会?我看他就是无理取闹!不可理喻!欺负人欺负惯了!

老师你别这样,都是我太笨了,不应该跑来这里,给你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都怪我不好,是我太没用了,对不起。

这朵黄莲花,此刻哭的梨花带雨,像一朵在暴风骤雨中摇曳着腰肢的娇嫩的白莲花,含苞待放,娇羞欲滴,哭的特别好看,特别招人。

就是发型有点滑稽,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这种美感。

那清纯无辜,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哭的我见犹怜的黄莲花,像是弱不禁风随时会倒下一般,最后抱着狗男人的手臂当做唯一的倚靠紧紧依偎着,哽咽的看向他,师母,老师说你是个特别好的人,一定会谅解我的对不对?一定不会继续和老师闹了对不对?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不要一味责怪老师了。我这就走,不给你们添乱。

够了,不要再自责了。狗男人给黄莲花擦了擦眼泪,仿佛心都被哭化了,轻轻哄道,你身无分文,无家可归,能去哪里?乖乖在这里呆着,有我呢。是他在无理取闹,自己思想不堪,就容易把别人往不堪的地方去想,你别搭理他。

说着,那双凌厉的丹凤眼向他看了过来,面容冷肃,声音低沉而坚定:

这么说吧,他现在无处可去,就是我让他来的。你要是看不惯,就去如山馆住吧,我看你在那里挺乐不思蜀的。

看着这对狗男男,他心里一片冰冷,嘴上却悠然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不接受讨价还价。

你别太过分!狗男人警告的看向他。

他笑了,过分?这就过分了?我还有更过分的。

第11章拆家

这时,手机来了一条消息,他看了看,又看向那朵黄莲花,笑道:不是要走吗?正好,来接你的人到了。

话音刚落,只听碰碰碰的敲门声响起,有个粗鲁的声音在门外一边用力拍门一边大吼:

白羽!白羽!你给老子滚出来!以为找个男人就能躲老子一辈子了?这次被老子找到了,我看你还能躲到哪里去!

就见那朵黄莲花猛然看向他。

他现在脸上的笑,一定十分可怕,因为那朵黄莲花看着他,表情就像在看着一只魔鬼。

在两人的怔愣中,他走到门边,打开了大门。

一个酒气冲天、神情暴躁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冲了进来,看了一眼,直奔黄莲花而去。

上去就是一个大巴掌,臭小子,挺会躲啊!老子这回看你往哪跑!

黄莲花惊叫一声,往狗男人怀里钻。

狗男人一把攥住这个中年男子的拳头,再闹,我报警了!

哦,你就是他傍上的那个男人?哼,你要泡他可以,给我钱,十万!不,五十万,你随便泡!

于是,他就看见把所有私房钱都上交了的狗男人,向他投来求救的目光。

他微微一笑,让后面的人跟了进来。

晓天哥,我来的正是时候吧?小刚身后跟着五个人高马大的教练进来,笑着跟他打招呼。

他点点头,看了眼狗男人。

于是,小刚便带人把狗男人架到了一旁。

他这才对那个中年男子道:他没钱,你的儿子,你自己教育吧。

中年男子闻言,面目狰狞的冲狗男人亮了亮拳头,没钱你拈花惹草干嘛?神经病!

说着,揪着黄莲花就要打骂,但看看五个彪形大汉,便向他看来。

他指指主卧,嘴角微勾,关上门。

而后便悠然的看着黄莲花被自己的老爸揪着头发,连拖带拽的拽进了主卧,碰的一声,主卧的门被关上,打骂声和哭喊声隐隐约约的从里面传来。

他走到客厅的墙边,从墙上抽出一把刀子,走到餐桌边坐到餐桌上,手中挽着刀花,看向狠狠的瞪着他的狗男人:看什么?眼珠子还想要吗?

你疯了吗?

他轻笑一声,你第一天知道?

男人想要挣扎,冲出五人的钳制,却挣扎不出来,咬牙切齿的看向他:那个老头子是你找来的?你的良心呢?你怎么这么狠!你就这么看着?听着?

他看向男人:不然呢?子不教父之过,像他这样破坏别人家庭的人,难道他父亲教训教训他有什么错吗?而且,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不是吗?你管不着。我更管不着。

男人被怼的哑口无言。

哦,对了,他看向小刚:东西带来了吗?

小刚笑道:带来了带来了。

给他。

小刚开心的拿着三份文件和笔,递给男人。

男人接过,是那份离婚协议书。

他看向男人,声音十分平静:看来,昨天的选择,你已经给出了答案。

男人沉默。

他垂下眼眸,签字吧。

男人看向他。

他懒得再看这个人一眼,签吧,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签了字你就解放了,可以和你的他顿了顿,喉咙泛上一阵酸涩,呵,和你单纯的小孩子在一起了,这不是很好吗?

我也不用,这样整天跟你喊打喊杀的,谁还不会累呢?

签吧,签完了我把你的钱给你打到那天你拿走的那张卡里,你就可以带着你的他嗤笑一声,摆脱这个老头的纠缠,过想过的日子,不是很好吗?

签吧,你的那朵白莲花,多么纯洁无瑕,可怜可爱啊,你难道忍心让他遭受这样无止境的折磨?

第9章

签了,你就可以给他一个家,你愿意当他的父亲,还是他的老公,随便你们喜好啊~

别犹豫了,签吧。他感觉自己现在像是一只引诱人类的恶魔,循循善诱,但其实,是在一步步将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你的那朵白莲花,多么仰慕你,依赖你,崇拜你,没有你那么弱小可怜,单纯无助,与世无争,不谙世事的小花朵,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不知道会遭受多少苦难

签吧

够了!!!一声爆喝打断了他。

伴随着从卧室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打骂声,离婚协议书再次被撕扯的粉碎,纷纷扬扬的从半空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