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西凉 > 第1章 秦颜说:育人成柴

第1章 秦颜说:育人成柴

《西凉》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楔子:爱,已凉!

2012年秋天,我在威尼斯,从一场残梦中醒来,却懵然不知身在何处。穿着宽宽的白色睡袍从床上站起,赤脚走在屋里,手指摸过那些熟悉的桌椅,我流了泪,然后失心疯一般开始满屋子寻找什么。照顾我的冯妈进门把我的梦魔叫醒,我才恍然止住脚步。

冯妈递给我一份国际邮件袋,我在窗边打开,看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望无垠的撒哈拉沙漠,一个清瘦的美丽女子围着红色披风,站在沙丘上迎风远眺,长发被风高高吹起,妖娆迷离的美艳。

那是苏小媚,她如当初自己设想的一样,真的成了位沙漠旅人,不停穿越在那些一望无垠的沙子中,辉煌华丽,而孤独无边。

在照片背面,我看到一行黑色字迹:“晚歌,还记得我曾跟说过的话吗?我爱上了付楚凡!那句话,是真的!”

昨晚,我又一次梦到了陆西凉,他还是那么的英俊阳光,格子衬衫被风吹起,像是要凌空飞起一样,我追着他跑呀跑呀,却怎么也追不上,早后只能看着他消失在一片青天白云里。

我也看见到了付楚凡,他坐在驾驶座上,手搭着方向盘冲我微笑,我叫他的名字,可他却不答应我,然后我看到他背后的车窗外是一片灿烂的平原日出,太阳升起的光芒越来越亮,我不敢直视,只能伸手挡住眼睛,从指隙间,我看到付楚凡被这朝阳吞噬,我赶紧伸手去抱他,却猛地身子一沉掉进了黑黑的深渊。

隔着飘浮不定的窗帘望外面那片青天白日,我靠着窗台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肩,闭上眼,然后又有泪爬上我的脸。

在那些已经远去的岁月影子里,我以为我已经早已不记得他们,就如同我以为在那场盛大的青春死亡中我已经流干了泪,却不想有一日我还是会想起,还是会这么为此泪流满面。

爱情,原来就是这么纠缠不清的,病态的,入骨浸血的一种毒!我中了毒,解药是陆西凉,但陆西凉在哪?没有陆西凉了,我也没有解药了!

我知,我早就知,此生此世,有生之年,我都会被爱情这毒所迫所害,永无解脱,直到我的生命停止,再将我噬骨碎魂,永坠地狱。可,我竟还不知悔悟,我从来不悔!

年少的你和我

牵手一片年华

鲜衣怒马地跑过

摇开一树繁花

微笑,爱情落下

情歌唱到满地落黄

我守一地惨白阳光等你

猝然,年华老去

留下残叶满心

才知,情已败,事已靡,欢已尽,歌已终

爱,已凉!

2012年秋,我叫付忆凉,十年前我叫夏晚歌!

www.12xs.com

第2章2001年,我叫夏晚歌(1)

十七岁的夏天,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我转学了,在妈妈坚持认为省级高中比市级高中至少要好上一百倍的观念下,她不管我已经面临了高二奔高三,坚持将我从b市转到a市,花了大把银子把我塞进瑞金高中,乍一听这校名,我想到了上海的瑞金医院。

二,我在入校的第一天遇到了陆西凉,那个俊朗少年!但值得必须一提的是,我们相遇的地点有些特别,不是菁菁的花荫小道,不是琳琅的图书馆,是澡堂!

当我肩搭毛巾,一手拿脸盆,一手拿香皂,踩着人字拖,按澡堂收费大嫂所说的‘左’边通道进去,在更衣间正想扒了衣服时,一侧眼,发现水雾萦绕中走出一个只穿裤衩的男生,水珠正从黝黑的头发上滴落下来,还不算太发达的胸肌沾着亮莹莹的水珠一块一块地摆在那。我们相视一眼,各自咽了口惊诧之下迅速分泌出的口水,三秒之后我手中的香皂准确无误地砸到陆西凉的头,然后丢下脸盆尖叫着冲了出去。

此事之后,我接连半月在自己两只手掌中写着左右二字,每隔两小时看一次手掌,强制性要求自己熟悉什么叫左什么叫右,以确认自己再不会犯上类低级错误,但事实证明,不论多少年,我这个破毛病都没能改掉,不过此乃后话。

秦颜是我在瑞金高中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成为之后我在这里最亲密的朋友,说到怎么相识,也要算作是拜陆西凉所赐。那天,当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澡堂里仓皇冲出来,慌不择路之中将正准备朝这边走的秦颜迎面扑倒在地。一米六的身高,一百六的体重,不是我要故意恶化她的身材情况,但事实却真的是她的胸围和腰围完全一样,被我撞倒之后她爬在地上半天都没支起胳膊,我吓得赶紧喊救命。

“别…别叫了,我没死。”秦颜坚持没要我扶她,费着力从地上站起来,一边拍着衣服上的灰一边看我,然后有些不太相信似地看着我说:“你这么瘦,怎么能把我撞倒?跟班上的男生掰手腕还没人赢我呢。”

我咧着牙干笑了笑,说:“我妈经常给我煮排骨吃,吃哪补哪,精华全在骨头里了。”

“你这是在说我太爱吃肉了?”

“不不不…”我赶紧摇手解释。

“可我就是爱吃肉,无肉不食,无肉不欢!”

看秦颜说的一脸坦然,我瞬间词穷,想了想之后我说:“行,那我请你吃肉吧。”

“你真聪明,我就是在等你这句话,你撞了我,总要付出代价的。”

然后我真的付出了代价,我花掉一个周的零花钱请秦颜去吃肉,红烧肉,回锅肉,东坡肉…

一桌肉呀,她吃得无比欢快,她说她爱肉,肉是她的最爱,谁请她吃肉她就和谁好。而我也就凭着这一桌的肉和秦颜成了好朋友,和身高一米六五,体重一百的我走在一起,常被同学说像鹏鹏和丁满,但我们就是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

秦颜在我的‘肉宴’招待后主动提出了带我熟悉学校,我跟在她后面整整转了一个小时才将这所全国有名的学府游完,不得不感叹一声,比起我以前的市级学府,这里真的要气派许多。特别那图书馆前面几个由中央教育部长亲题的校旨,‘育人成材,报效社会’八个大字闪着明晃晃的光,多气派呀。

人都虚荣,虽然知道碗里的粥都是一个味儿,但如果有个漂亮的景德镇官瓷碗和一塑料碗摆一起,谁说自己不更愿意去端那官瓷碗的?至少心里感觉档次升了那么些!不过正当我对这几个苍劲大字心生感慨时,秦颜在我耳边说了句在瑞金学子民间暗中流行的说法,我立刻又对这里的感觉打了个小折。

秦颜说:“育人成柴,报复社会,这才是其中真正的精华!”

我侧头看秦颜胖嘟嘟的脸,咽了下口水,然后如开智一般拍额头,叹一声“精华,多么精华的学校,多么精华的校旨!

瑞金高中实行半军事教学风格,提倡学生住校学习接受学校统一安排,在高三生已经快要高考的情况下,学校的重心同步开始转移到马上升高三的高二生身上,为了更好的组织学晚自习,要求所有高二生都开始住校,问过之后我才知道我和秦颜的宿舍只隔了一道墙。

一起回宿舍时我发现这里真够大,比起我以前的高中,这里至少占地面积要活脱脱大上那么上千平米,真所谓财大气粗呀!但就在第二天一大早,我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改观了此类想法。

第二天,我遇到了陆西凉,狭路相逢了,哪还能感觉到这儿大?当然,这次他是穿着衣服的,蓝白相间的校服宽松地穿在身上,一双双星球鞋,明亮的眼睛,直挺的鼻梁,嘴角似有似无地带着笑,从正开得繁盛的合欢花荫小道上迎面走过来,我感觉血一下子窜到了脑子里,把整个脸都憋得充了血。

以前都觉得言情小说真他妈恶俗,男主遇到女主不是落雨如花就是风中发丝飞扬,什么人比花娇,什么惊为天人之类,一直瞧不起这种狗血式的画面。不过这回我觉得自己错了,人说好马配好鞍,美色也是要配美景的,原来与一个俊朗的男生相遇在这种美景之下真的好美。

本来秦颜是挽着我的胳膊朝前走的,边走边分析着今天中午食堂会做什么菜,我呆在原地不走了她才扭头看我,再顺着我的眼神儿一望她就叹了气,一副感慨的模样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说:“那是陆西凉,不过你不用看了,这种货色自打入校以来就被各类色女围攻,那么多人围了两年多都没攻下来,你这新来的小菜鸟,没赢面!花心思瞅他还不如把这时间留着去睡觉。”

我冲着秦颜翻了个白眼,觉得她还真是直爽,虽然我不特别漂亮是事实,但她也说的忒坦荡了。

陆西凉也很快发现了我!当然,他不可能不发现我,因为我和秦颜挡在了不宽的小道中间,然后他认出了我,也立马脑充血了,他红脸了!

在后来的许多年里,我一直都无法忘记他时那脸红的模样,俊朗中的羞涩,我都不知如何描述。我一直觉得这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初遇,符合了所有青春少爱情节里的纯美和浪漫,即便是十年之后,当我早已离开青春年华,甚至已经染上了奔三女性的暮气时,我依旧对这天的情景记忆犹新,以至于连一片合欢花叶落下来掉在陆西凉肩头上的模样都清清楚楚,眉目清楚,衣衫落拓。

“同学,借过一下。”陆西凉侧着身试图从旁边过去,我呆乎乎地侧了下身,等陆西凉走了好远,我手里抱着的一堆书哗啦啦全掉了。

“书…书掉了!”秦颜赶紧伸手帮我捡,我才回过神三下两下把书从地上捡起来。

“看来我低估你了,我还从来没见过陆西凉脸红呢。”秦颜捡完书就冲我眯笑起来,整个脸上的肉抖抖的可爱极了。

我甩了甩头,略带着些得意轻声说:“那是因为我看过他的裸体。”

下一秒,秦颜的嘴张成一个大圆形,瞪大一双眼睛,一把将我的肩扣住,扯着嗓子说:“啊!原来你和陆西凉早就好上了呀,还…还那啥了?你转校是不是就为了他吗?天呀…”

我已经以最快的速度伸手去捂秦颜的嘴了,但她那句我和陆西凉早好上的话已经传遍四面八方。

感觉到周围路过的学生都向我侧了眼,又全若无其事地走开,我凭着第六感,隐约感到有不祥的预感。煮烂的米,一锅稀粥,说出的话,覆水难收!

而事实证明,我的第六感,特别是不祥的第六感真的很灵!半天之后我这个秦颜嘴里的小菜鸟迅速成为瑞金高中的八卦头条,有不少女生会从教学楼最左边‘路过’到我所在的最右边教室然后再回到最左边位置去上卫生间。

我想着办法和人换位子坐到了离窗户最远的地方,可这根本不能减少前来围观者的数量,反正更有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味儿,以至于我一度传为迷一样的人,有说我巨丑,有说我巨美,冰火两重天。

好不容易闪闪躲躲过了一天,连在食堂吃个饭都做贼一样,秦颜一边夹着我饭盒里的肉,一边摇头说:“看吧,我说那个陆西凉就是个祸水,看你现在这样子,啧啧啧…”

我吃了一口米饭哼了哼气,说:“要不是拜您所赐,我哪有这待遇。”

“我又没说错,是你自己说看过他裸…”

有了前车之鉴,这回在秦颜在最后一个字说出来之前,我顾不得她嘴里还咬着东西,果断丢掉勺子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3章2001年,我叫夏晚歌(2)

感觉到旁边有道目光射在我身上,我右眼跳了两下,一抬头就看到正端着饭盒的陆西凉万分尴尬地化石在原地,脸上的神情好不姹紫嫣红,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出了羞涩愤怒恨,我再次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下午我没敢再去食堂,小贼似地跑到学校后面的小店去买泡面,可那啥来着,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呀,我竟然在小店门口遇到了正拿着一碗康师傅的陆西凉。

我哭笑不得,很想瞬间化成空气,从陆西凉的眼神里我看出来他也有同感!

“同学,我们谈谈吧。”两人像化石一样对立了五秒后,最终还是陆西凉打破尴尬先开口。

我复活,故作坦然地点头,然后跟着他走到小店后面的墙角处。

“那个…那个事,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是吧。你就当作没发生过,我也当作没发生过,大家都忘记了。”

我心想这台词还真官方,这样的台词在台言电视剧里都用在那些不小心发生关系的男女身上,百试不爽,千用不烂。不过官方归官方,既然他开了头,我就成人之美地接了下句,说:“是,没发生,我们什么也没有,那啥以后我们都绕着点走,对大家都好。”

然后陆西凉满意地点了头,说了句有事先走就走了,我也一脸坦荡地离开小店直奔学校食堂,不用躲了,还是吃食堂舒服点。

我和陆西凉的初次交锋就这样告一段落,因为有了暗中‘绕着走’的默契,我们半个月里没有任何交集,每次隔一条楼道看到对方,都会默契地各自扭头离开。在这样的用心良苦之下,加之许多人明白夏晚歌其实只是个不算绝顶漂亮的女生之后,那些对我抱以好奇观看之心的人终于不再好奇,一切基本平静了。

可这样的平静仅仅只维持了二十天不到,因为学校分班,我选了文科,在我踏进文科教室的一刻,我看到了两张熟悉的脸,一个是秦颜,我是和她约好了一起选文科的,不奇怪的。可看到陆西凉,我不得不又叹了句,狭路相逢呀!

那时我就感觉我会和他发生些故事,甚至还是些不平凡的故事。而这次的感觉依旧没有背叛我。事实证明,在以后的五年我们的确发生了故事,不平凡的,轰轰烈烈,纠缠不休。

以不苟言笑出名的班主任指着几个空位置让我去坐,我应声走到离秦颜隔着一条通道的位置坐下,秦颜乐得冲我一个劲儿眨眼。

“那个男同学,你坐到那个空位上,你那排的桌子待会要搬到理科班去。”就在我刚一坐下,班主任又开始了点兵点将,一点之下将陆西凉点到了我后面的空位上,我眼皮儿跳了一下,扭头看到陆西凉搬起一叠书坐到我后面。

“你好,我叫陆西凉。”这是陆西凉第一次正式地向我介绍他自己,声音如他笑容一样明亮,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我有瞬间出神,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噼里啪啦地开始翻腾炸开,有一个决定当即形成了。

天时,地利,人合,我躲都躲不掉,老天爷是故意要把他安排着和我有关系呀,那我怎能逆天行道?我想我喜欢上他了,这么好看有礼貌的男生,又有什么理由能不喜欢?

“我叫夏晚歌。”我用自己觉得最淑女的笑容回话,谁不喜欢淑女?

就这样,在2001年3月里,我陆西凉成了前后排,我表面风轻云淡,不动声色,但心里却开始觊觎陆西凉,也可说是暗恋,真的暗恋上了。

高中生最大的特点就是‘忙’和‘赶’,朱自清的《匆匆》说‘当你洗脸的时候,时间从脸盆里流了,当你吃饭的时候,时间从饭碗里流走了’,那么高中的生活就是洗脸时时间在脸盆里赶,吃饭时时间在饭碗里赶,赶完就忙,忙完就又赶,反反复复地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分钟用。

在这种恶性循环的生活中,高二生基本都是匆匆而郁闷的,但秦颜是个异类,不论怎么忙,她都乐呵呵,只要有东西吃,哪怕下节课考试大红灯笼高高挂她都无所谓。

和秦颜分到一个班之后,她凭着不烂之舌说服了一个女生和她换床位,成了我的下铺,这样一来我们更加形影不离了。

秦颜的成绩很一般,每次都刚够及格,我的成绩在第一次摸底考试之后拿到了全年级第六名,这让我很意外。拿到成绩的时候秦颜犹如发现外星人一样打量我,她说真看不出来我身边竟然还潜伏着一个种子学生,我以后要向你看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