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竹马翻译官I > 第1章 吃完了饭

第1章 吃完了饭

《竹马翻译官I》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再难忘记你的脸

苏微恙常常都会忘记自己的生日,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过生日了。生日那天,她还在梦中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萧北打了电话过来。

她愣了好一会儿,才懒洋洋的接起:“天神,找我这妖孽干啥?”

“当然是收了你,快点起来,我马上就到你家了。”

于是那天,她过了自己的第2岁生日,那是她喝的最稀里糊涂的一次。先收到礼物,那么多人里面,萧北送的礼物最美,不是婚纱,却像极了婚纱。

分不清到底是谁把谁先灌醉了,坐在萧北男朋友车上时,他家祖宗女友三番五次把车门打开,把他吓的一身冷汗,微恙的酒更是吓醒了一半。车停的时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萧北就冲到马路中间,坐在栏杆上对着这边嚷嚷:“苏妖孽,你都快要2岁了,还忘不了你的何天神呢!”

微恙又醉又气,忘记了自己说了什么,有多久没听到和那个人有关的字眼了,她只觉头痛欲裂,记不得最后是怎么睡着的,明明应该快乐的生日却被反复的梦纠缠了一个晚上,醒了,也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梦了。

第二天她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洗了个澡,还是觉得一身酒气,于是她突发奇想的将房子给打扫一番。

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将自己的房间彻底清理一番了,她意外的翻出了抽屉的躺了很久很旧的笔记本,上面有她最喜欢的一句话:“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她对这句话一见钟情。

她这一生好像总是有那么多不记得。

因为有时候,记得,是件奢侈的事情。

她的记忆是在五岁那年开始变得美丽的,其实命运待她不薄,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七岁的时候懂得什么是情。在分离的时候,她对他只说了一句话:“我总是赢,只输过你。”

微恙一直都相信,墨深,是那种第一次见面就被刻在心尖上的人。

第一次遇见墨深,是在一个夏日的清晨,她跟着父母搬来大院站,站在屋子外守着行李时,她睁着一双大眼睛打量这个陌生的环境,那是一个单位的大院,院子里有一颗巨大的梧桐树,很多陌生的爷爷奶奶在树下做晨练,墨深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视线中的。

奇怪的是,一群小伙伴们从她身边路过,她却只看得见他,其他人都只是背景。

之后,她成了大院中的一员,理所当然认识了他。

那个时候邻居小孩最喜欢在梧桐树下一起玩过家家,捉迷藏的游戏。他好像从小就特别喜欢欺负她,大家在一起玩的时候,他总是不让她跟别人玩的太好,捉迷藏的时候每次都拉着她跟他躲在一起,没有他在的时候他就不许她跟别的小朋友玩。

偏偏他的模样生的俊,学习成绩好,对谁都有礼貌,标准的乖乖好学生。大院里叔叔阿姨都特别的喜欢他,其中也包括她的母亲。所以每次他没有时间出去玩的时候总是拉着微恙一起写作业,美名其曰是教她学习,实际上就是不许她跟别人玩。

微恙年纪小,哪有不气之理?她好不容易才在课间把作业写完的,偏偏这个讨厌的家伙不给她去玩。

“苏微恙,不许用那种眼光瞪着我!”坐在书桌前的何墨深有点没辙地看着她苦苦皱皱的小白脸,一个下午了,这个家伙每次写一个字就抬头瞪他一眼。

微恙眉毛皱成一条小蚯蚓,颇为委屈的朝他抱怨:“我作业都做完了你干嘛不让我出去

玩?”

“就不!”何墨深一张小脸上满是邪恶的表情,半点不像只有七岁,刚读小学一年级的样子。

这时,何太太从屋子里走出来,就看见自己的儿子在欺负人家的女儿,立刻过来帮忙,“儿子,不要总是欺负人家微微。”说完,亲热的牵着微恙的手,“微微,别跟你墨深哥哥计较,来,阿姨带你去吃好吃的。”

“苏微恙!”后面的小霸王又发话了,“没有我的允许你敢随便跟别人走?”

微恙又委屈了。

“别人?”何太太拿起桌子上的方格薄卷成筒,在墨深额头上敲了敲,“管我叫别人?啊?你这臭小子有没有良心?这七年都白养你了?”

看见他被阿姨教训,微恙心里不是没有幸灾乐祸,只是看见墨深长长的睫毛下漆黑的眼睛,原本微扬的嘴角抿成一条线,她连忙走过去拉着阿姨的手说:“阿姨,我和墨深哥哥再做会儿作业,等会儿一起去吃好吃的好吗?”

“还是微微最乖了。”何太太呵呵一笑,转头对儿子道:“儿子,不要以为微微比你小就老欺负她知道吗?我现在出去做你们两个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好了的时候我喊你们!”何太太叮嘱完之后,就离开房间去外面做饭去了。

微恙低着头没看他,心里有些怕怕的。

别看他只不过比她大几个月,可是生起气来比爸爸还恐怖,尤其是当他那双黑亮的眼睛瞪着她的时候竟然会让她莫名的心虚,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好心虚的。

好在今天小霸王的心情还不错,没有多做为难,哼哼两声便又低下头去写写划划了。

晚上微恙又留在了墨深家吃饭,何阿姨说已经和她妈妈打过招呼了。

微恙喜欢在何家吃饭,她也喜欢墨深的爸爸,因为她没有爸爸,墨深的爸爸对她很好,好的她以为会比对墨深还好,当然阿姨也是很喜欢她的,她会做很多她喜欢吃的菜,跟她买漂亮的公主裙,像第二个妈妈一样,但是她知道阿姨最喜欢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苏烟是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她是孤儿,这是大院里的人都知道的。母亲是个美丽而慵懒的女子,她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化精致的妆。

还记得当她五岁离开了孤儿院的时候,那天她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从现在起,微微,我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你得叫我妈妈。”

微恙犹记得那是一个万物复苏的春天,孤儿院的门外开满了大大小小各种颜色的花朵,经过路边溪水上的独木桥时,她低下头看见了自己三岁时的倒影。

说起来,苏烟是收养她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她像极了她想象中的未出生的女儿。苏烟是在十五岁那年怀孕,家中亲人觉得丢脸,将她赶出家门,从此以后她都一个人生活。虽然她比微恙大二十岁,但说她像妈妈,不如说她更像一个姐姐。她会对她诉说自己对爱人的思念,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神熠熠生辉,快乐得像个小女人。虽然那个时候的她还不是什么叫做“爱人”,但是看着她幸福的样子,微恙总是会微笑,她知道母亲并不是一个坏女人。

吃饭的时候,何爸爸和何太太会说话,但是墨深不喜欢说话,她也不敢造次。只是听着何爸爸和阿姨说话的时候,有种很温馨的感觉,那个时候她就会想到自己的母亲,她每天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不会觉得孤单吗?

就在微恙乖乖的吃着饭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排骨被放了进来。

微恙抬头向墨深看去,只见他看都不看她一眼,貌似很专心的吃饭。

每次都是这样,他总是嫌她只吃白饭不吃菜,他一个不“高兴”就会自发的扔一些巨大的比如排骨,鸡腿,鱼肉之类的东西到她碗里。

微恙也很配合的吃起来,其实她是比较喜欢吃青菜的,但是她不敢不吃他丢进自己碗里的,不然小霸王又要生气了。

何爸爸和何太太对望一眼,眼睛都弯成月牙,不错啊,他们家儿子这么小就会关心人了!

吃完了饭,大院里早就有小朋友在玩游戏了。

微恙先是回家里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墨深已经比她先洗好在门外等她了。

那时候正是初夏,月光倾洒而下,大院里的梧桐树在风中沙沙作响,微恙看见,穿着白色衬衣的他站在树下,头顶上是蝉儿的鸣叫声。

很多年后,微恙才知道,原来在那个时候那抹影子就已经悄无声息的占据着她的心,童年的小情事,大院的老房子和那个梧桐树记录着她的痴。

在微恙小时候的记忆里,大概最快乐的节日就是六一儿童节。

学校每逢这样的节日都会有节目看,全校的同学集体搬着小板凳来到操场上,即便是太阳当头,他们都会很兴奋。

按照规矩,每个班都要出一个节目,微恙的那个班出的节目是一个小话剧,表演的故事是“白雪公主”,看台下面坐的不仅是学生,还有一些家长,微恙看见了墨深的妈妈还有一些不认识的阿姨也在。

墨深不管在家还是在学校都特别讨人喜欢,老师对他喜欢的不得了,王子的角色自然非他莫属。微恙虽然长得可爱,但是在同学里头也算不上是最好看的,于是皇后的毒苹果这个小角色就被她拥有了。

因为故事被缩短了,只要公主吃了毒苹果昏迷了,王子把她吻醒就结束了。

好不容易皇后变成巫婆出场了,像微恙这种“水果”级别的角色只要跟着巫婆走就可以了。

可走到“公主”面前,那“公主”拿起她的手就当真用力的咬了下去。那“公主”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谁都知道她喜欢墨深,可是墨深一点都不喜欢她,偏偏跟微恙的关系最好,所以她就经常看她不顺眼,叫同班的女生不理她,背地里欺负她。

微恙疼的皱眉,一把甩开她转过身,穿着苹果衣服就咚咚咚的往台子吓跑,许是跑的太急,加上那服装又太肥太大,结果下楼梯时不慎踩空,一屁股摔到了地上,也不是很疼,因为衣服里有棉花。

可“王子”心疼了,倏地从后台跑了出来,跑到凄惨的“苹果”身边,蹲下,问:“有没有摔疼?”

微恙还来不及回答,就听见班主任的声音,“何墨深,你在这里干什么?快上去,轮到你了。”

这时大家的眼神都被吸引到这里了,墨深黑着一张小脸,写着大大的几个字“我很不高兴。”

他不急,微恙可急了,没一个小朋友小时候不怕老师的吧?她连忙推着墨深,“你快去,老师在叫你呢!快过去。”

“不去!”墨深说一声,拉着微恙迅速的站起来,没等大家反映就蹭的向熟悉的羊肠小道跑了。

身后传来一片嘘唏声还有何太太焦急的声音,“墨深,何墨深,你给我回来!”

后来微恙总是会回忆起当时的情况,王子不是要吻醒公主的吗?怎么就拉着毒苹果那样跑了呢?

回去的时候,墨深免不了被训斥,何太太不懂自己一向听话懂事的儿子怎么突然变得那么任性,气的脸都白了,罚他在自家门口面壁思过。

墨深从小可都是乖乖儿子,何太太连打都没舍得打过,这次罚的这么重,墨深本人没什么,微恙却吓坏了,急的在何太太脚跟前打转转,说:“阿姨阿姨,不要怪墨深哥哥了,都是我不好,外面太阳那么大,他会晒坏的。”

墨深是她的儿子,何太太自然比她还要不舍得,但是闹了这样一个烂摊子给她收拾,她能不气么?所以这回连最喜欢的小女孩也劝不了她了,她说:“微微,乖乖在这坐着写作业,不要管他!”说完就进房门了。

微恙哪里有心思写作业,在桌子上拿着一个大苹果就跑了出去。

她怯诺的将苹果递到墨深面前,可是墨深却摇头表示自己不要,微恙还记得当时他站在门外的墙壁前,虽然在“思过”但是却一脸倔强的眼神,微恙发誓,她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她不再说话了,默默的转过身和他一起面壁思过。

墨深转过头去的时候,就看见她垂着头,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原本白皙的小脸被太阳晒得通红,手里还拿着一个大苹果,映的脸庞更加的红彤晶莹。

墨深看着,冷不防的凑过去,亲了下她粉嫩的小嘴。

直到很久以后,他还能记得当时那傻丫头惊讶的好半响没有眨眼睛,连眼泪都忘记了掉。

图书馆即将要关门的时候,微恙撑着伞和同寝室的萧北走在回寝室的路上,雨水落在伞上发出嗒嗒的声音。

两个人聊着无关学习的话题,三三两两的学生从旁边经过,宿舍楼下,即使下着雨也不妨碍情侣们依依不舍的缠绵。

合上雨伞的那一瞬间,微恙暂时封锁了那段在自己身上从未愈合过的记忆。

提了热水上楼的时候,竟然到了十点半,才刚把寝室门关上,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开门一看,同寝室的倪思弦比她晚回来一步,一进门就夸张的叫了起来,“微恙,萧大叔,我刚在身后一直跟着你们,发现你们俩真的很般配。”

萧大叔是萧北的绰号,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的外形颇为中性,并且远远望去,低着头的她的确是个很帅的人。这话不是说她抬头大家就会惊艳于她的容颜,实际上她抬起头后大家还是会迷茫于她的性别,关键是抬头后她额前的发型就破坏了她作为一个朦胧型帅哥的形象,以至于刚开学萧北经常会被楼下的管理员阿姨当成男生轰出去。

微恙住的203寝室和所有的大学寝室一样都住着四个女生,除了刚才的萧北,倪思弦之外还有一个叫江韵闻,很胖的一个女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吃东西。她跟思弦不但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且还是高中同学。用思弦的话来形容江韵闻就是:“高一学生物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了解闻闻,是要圈养的!闻闻,在中国肉食品行业盘踞主流地位有五千年了。”

微恙也喜欢吃肉,只不过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是被某人从小培养出来的爱好。

倪思弦是个很活泼的女生,长的很漂亮,刚上大学就在学生会担任文艺股长,被誉为新人校花,也因为她的名气,所以a大北区7栋203室在学校算是一个鼎鼎有名的寝室。

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听说大学的四人寝室一般都是两极化,不过她们好像不同,微恙和萧北的关系算是最好的,虽然韵闻和思弦是高中同学,但是两人的关系却很一般,反而韵闻跟微恙和萧北的关系要好的多。

思弦跟寝室的人关系都一般般,她和她们都不是同一类型的,大概是因为长得漂亮所以给人一种天生傲慢的感觉,她的朋友多的数不清,大多是异性占多数,像今天晚上,她又是因为跟男性朋友去酒吧了所以才这么晚回来。

“明天我们一起去大富翁吃饭吧,我请客。”她忽而又道。

微恙和韵闻对这三个字条件反射,大富翁不但高档奢华,关键是那里的东西相当的好吃,尤其是肉……

思弦像是早就料到这两人的反应一般,一张美丽的脸蛋张笑的开出一朵花,“微微,你要是再像闻闻学习,指不定哪天也飙涨成这样呢!你要矜持一点。”

萧北摇摇头,“你又这样取笑闻闻,我觉得胖很好啊!没听说过身宽体胖吗?这世界上胖人就有福!”

韵闻对这话明显自动忽略,嘴里塞满了萧北刚替她带上来的烧饼,眼睛亮闪闪的,“明天真的可以去?天啊……我的红烧牛肉,肉焖茄堡,我等好久了。”

微恙一边口水,一边不忘问:“明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思弦大眼睛神秘的一眨,“这是秘密,明天十一点半,你们记得准时过去就行了。”

第二天一大早,萧北照例陪韵闻出去打羽毛球减肥,微恙睡到七点半才起来,下楼吃早饭的时候顺便去球场上张望了一下,那两个人平常七点就回来了,今天怎么能一去不复返了,莫不是穿越了?还没走到球场就听见有人在身后喊她。

转过身,是“哈利波特”,她在心里称呼他小哈。

认识他也是因为思弦,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微恙就觉得他特别的像哈利波特,除了眼睛是黑色的,其他的几乎一模一样。回去跟寝室的人讲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早就有其他人也觉得他长得像哈利波特。

微恙想了一会儿才想起哈里波特的真名叫白帆,她不断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