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夜行歌(下) > 第1章 她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第1章 她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夜行歌(下)》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明知故问的游戏

仲夏时节,夜间仍是炎意重重。

好在拥着迦夜绝不会热,如抱着一块温凉的玉。

轻嗅着她发间的幽香,他知道她没睡着,每当呼吸拂过耳际,她会不自觉地轻颤,像风中柔若无力的白花。

他故意让气息稍重了些,她果然缩了缩脖子,小巧可爱的耳垂微微发红,一时心神荡漾,待她回过神,他已吻上了她的颈。

细瓷般柔软光洁的肌肤,诱人一路品尝下去。素白的中衣一寸寸褪去,渐渐是单薄纤弱的肩,线条匀美的背……若不是迦夜的手按住了前襟,他一定会翻过来吻个遍,倘若如此,他不知自己还能不能把持得住。

深吻浅啄让迦夜禁不住发颤,微凉的身子也热起来,却咬着唇不肯发出一点呻吟,他试着轻啃了一口背胛,她蓦然抖了一下,弓得更紧了。他忍不住低笑,伸指轻轻摩挲,滑如凝脂的玉背惑人心神,简直是对自制力的无上挑战。

她闭上眼拉起了衣襟,冷静了好一阵才敢睁开,背对着他一动不动,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迦夜。”

没有应答,他轻轻地把她转过来,嫩白的小脸犹有未退去的红晕,长睫如羽扇般微动,就是不肯睁开。

“迦夜?”他吻了吻轻合的双眼。

“再不醒我就……”指尖探入了纤手按住的襟口,迦夜立时睁开眼,清澈如水的眸子又急又羞,一掌拍开了他的手。

“真可惜,你若睡了多好。”他坏笑着调侃,故意露出惋惜之色。

唯有此时,迦夜才会说不出话,锋利的言辞化作了无措的羞涩,完全不懂该怎么应对。他偏爱逗她,混合着轻抚,稚颜无邪的娇媚令人怦然心动。拥着这样的她,真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他不敢再看,改将头揽在胸前,下颌触着她的乌发。

“过三日就是我爹的寿辰了。”

她不太习惯正面依在他怀里,下意识地用手抵着。

“你去不去?”拉开她的手,他揽得更紧。

“何必明知故问?”见挣脱不得,她干脆放弃,无奈地由着他。

“我娘希望你去,想跟你私下叙叙话。”他软语温劝。

“令尊看见我,会比吞苍蝇更难受。”她冷淡回绝。

过于夸张的形容让他闷笑,笑完了又有些悲哀,好一会儿没说话。

“我让你不高兴了?”

“没。”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黑发,“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谈不上,我本来就不喜欢所谓名门正派的规矩,麻烦得紧。”两人仅穿着中衣,贴得又近,手不知该往哪放,被他抓过去搁在腰上。她轻轻搭着,指尖静静感受着这个匀实有力的男子的身体。

“迦夜,留在扬州好不好?”他偎着她的头,低低地轻语着,“就像现在这样。”

“然后呢?”

“我想办法,总有一天能说服我爹的。”他自己都觉得牵强。

迦夜只是笑,淡淡地闭上了眼,“我困了,睡吧。”

“迦夜。”他不想就此带过,握住她的肩,格外认真,“我要你给我一点时间。”

“那又如何?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除了我谁也不要?”清冷的话语带上了三分讥嘲,“你要不起我,你自己知道。其实这样也好,我本不喜欢被所谓的名门正派牵扯,你自有你要担当的事,别硬拖着我……”

腰间的手蓦然一紧,他隐约有了怒气。

“我再说一遍,我只要你,无论怎么麻烦我都不会放手。”

“可是我想放。”她的声音很平静,像水,像冰,“我不想那么累。”

冰冷绝望的寒意瞬时包围了他。

“现在没人敢看不起我,但进了谢家,我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她一点点硬拉开他的手,毫无留恋地自他怀里挣出,“你希望我沦落到那个地步?”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骄傲能当饭吃?

男子一时无言,他懂得她的骄傲。

“我,做不到。”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幽冷如寒冰,“你知,我知。”

他的心渐渐落入了深涧,又压上了巨石,沉而硬。

“你很好,非常好,可是我不要。”冰冷的眼瞳终于柔了一点,那是真心的遗憾歉疚,“对不起。”

抱歉让你遇到我。

“你,真的很骄傲。”他明白她未出口的话。

声音涩得不像自己的,心痛得似被硬生生地撕开却无力抗拒。

他蓦然起身披衣,带着伤到极致的心离去,一刻也承受不住。

静静卧了半晌,她重新缩回蜷曲的姿态。

迷茫地看窗外黑沉沉的夜,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即将合眼的一刻,仿佛无形的利刃劈裂身体,剧痛再次袭来。

她紧紧咬着唇用意志苦撑,疼痛一再超出忍耐的极限,眼睛不自觉地掠向丢在床边的短剑,又强迫自己挪开,她答应过的,也不甘就此结束。可此刻是恁般难以忍受,几乎崩溃,她痉挛的手抓起剑远远甩到房间的另一角。

豆大的汗滴不断落下,双腿的痛楚永无尽头,一夜长得可怕。当剧痛终于平息,她伏在地上,虚软地等着气力恢复。

这一次,她只能靠自己站起来。

天,蒙蒙亮了,东方泛起鱼肚白,光影仍暗,但黎明已至。

耳畔突然传来极轻的落地声,有人踏入苑内。

时间不对,步履声也不对,她连咬牙的力气都没了。勉强侧头望向不远处的圆桌,零落的药瓶摆在案上,还有装着骨骸的玉坛……她拼尽了力气一点点蹭过去,汗透的身体在地上留下了一道蜿蜒的印记。

他的心跳得极快。

屏息凝神,小心翼翼地接近,黑黝黝的厢房看起来异常平静。他快速翻至窗下,猝然听得一阵碎裂之声,似乎有什么瓷器跌得粉碎,心险些从胸腔里跳出来。明知此时谢云书定然已离去,仍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又静了半天,客栈伙房传出了洗漱声,再无法拖延,亮剑护住了全身,如一只轻巧的狸猫翻进了房内。

屋里很黑,地上蜷着一个人,穿着素白的单衣,娇小的身形告诉他她正是要带走的人。尽管对方是个女孩,又虚弱得毫无反抗之态,他仍是戒慎戒惧地靠近,足尖一挑,将瘫软的人翻了过来。

她全身像水里捞出来一般狼狈异常,要不是胸口还有轻微的起伏,他会以为是一个死人,脸色白得可怕。

确定了对方不是伪装,他从地上拾起蜡烛点燃,烛心有些潮湿,噼啪响了几下才稳定下来,跳动的火焰让室内一下亮起来。

地上有一摊破碎的瓷片,应是方才那一声响动的由来。桌巾半坠在地,估计被她胡乱拉了下来,人软绵绵的虚乏无力,似是什么病发作了一般。

拎起小小的身子半提着靠在墙上,他有点犹豫不决,毕竟对方是个稚龄女孩,外形全无威胁。他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

“你是不是魔教的人?说!”怒吼一出,欺凌弱女的错觉更强了,他又把声音压低了一点,“别想骗我,你那些狐媚手段对我没用。”

不知是哪句话起了作用,虚弱的人睁开了眼,涣散的眼神慢慢凝聚,最终在他脸上定住,黑亮的眸子睁得极大,一眨不眨,盯得他心里发毛。

“你是魔教中人,杀了善若国主,对不对?”他努力瞪回去。

瞪一个随时可能昏迷的少女,这对初出江湖的少年来说前所未有,带着书卷气的脸庞威慑不足,看起来倒像斗气。

女孩却笑了,笑容很凄凉,黑眸像泛了水,脆弱得不堪一击。

“对。”

声音极微,他几乎听不清,全仗口型猜测,“你真是?”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3章:再说一次

她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雾气朦胧的双眼暗淡无光。

他不再犹疑,吹灭了蜡烛,扛起她跳出房间,足尖在窗棂一点,脸上突然一痛,立时本能地甩开肩上的人,小小的身子落在地上滚了两滚,不动了。

脸上多了一道渗血的浅伤,是她趁着不备用指甲抓的,显然是不甘心被掳,做无谓的反抗。少年懊恼地低咒了一声,过去点住她几道大穴,改拎在手上奔了出去。

天亮晃晃的,空气有些窒闷。

赤术走进行宫的偏门,准备离宫,不想再度撞见了莎琳。

身边的近侍先一步离开,善若国的公主眉目舒展,难得的心情上佳,不无得意地斜睨着他。

赤术暗里猜度,或许这位公主放弃了不可能实现的妄想,转而接受了现实,果真如此倒是幸事一桩。

“公主起得真早。”

“赤术殿下也是。”莎琳巧笑倩兮,明媚动人。

他略一点头正待走开,莎琳再度开言:“有一点小事想请教殿下。”

赤术礼貌地驻足。

“殿下可知有什么酷刑能让人极痛苦地死去?”

一听即知她仍在幻想天真的复仇游戏,他随口敷衍道:“那说起来太多了。”

“请殿下告诉我最可怕的一种。”

真正鲜血淋淋的残虐手段只怕会吓坏生于温室的娇花,赤术笑了一下,不无好意地劝说道:“那不是公主该了解的。”

“我想知道,请殿下说出一种就行。”莎琳相当坚持。

赤术想了想,挑了个不怎么吓人的说辞。

“据我所知,当年善若王常用的有一种……”

听完了简短的说明,莎琳漾起一个神秘的笑容,仿佛隐着什么快意的乐趣秘而不宣,姿态优美地致谢。

“多谢殿下。”

这女人今天有点怪。走出偏门他不无疑惑,或许是生活过于空洞,借着无谓的妄想发泄?

赤术摇了摇头,把适才的偶遇抛到脑后,策马而出。

谢云书一早就开始忙碌,谁也看不出他彻夜未眠,唯有借着纷杂繁复的事务才能稍停心底的钝痛。

每一次被无情的话语刺伤,到了夜里他仍会去水榭,飞蛾扑火般停不了,总想改变什么,尽管明知她心意如铁,从不回头。

能让那份娇柔在掌中多停一刻也是好的,他只能这么想,悲哀,无奈,不去想灰暗得令人绝望的前景。

爱她的骄傲,也恨她的骄傲,假如她稍有一点眷恋……

他不能再想下去。

强打精神与白凤歌一起迎接络绎不绝的来客,安排客人食宿等事宜,家中住不下的分散在谢家附近的客栈。手中翻着客栈的名录,瞥见夏初苑,胸口又是刺痛,乍然出现的前来通报的李叔打断了思绪。

“李叔,你再说一遍,究竟是怎么回事?”谢曲衡疑惑不解。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4章:追查

李叔的额上微微见汗。

“回两位少主,今日辰时,服侍叶姑娘的婢女依例去了夏初苑,捧着洗漱汤盆叫了半天都没有回音,想是叶姑娘仍在安歇,未敢打扰。隔了一个时辰再去,仍旧无声,放心不下推门进去,才发现屋里一片狼藉,叶姑娘不见踪影。东南角的暗哨被人放倒了两个,只怕是出了事。”

“以她的身手怎么可能出事,难道是……”

他知道大哥的意思,是怀疑迦夜自行离开,随即心中一窒,又迅速否定了推想。迦夜真要走何至于放倒暗哨,她根本不会惊动任何人。

“我去夏初苑看看。”他抬起眼沉声喝令,“银鹄、碧隼,走。”

放心不下的谢曲衡还是跟来了,一提到那个女孩,三弟的行为即超出常规,由不得他不担心。

屋里确实很乱,谢云书瞥了一眼脸就白了。

案上玉坛岌岌可危地悬在桌边,短剑落在屋角,药瓶被砸得粉碎,分明是外人侵袭的场面。谢曲衡也在看,并不太担心,他知道那个女孩绝非受压之辈。

“主上的剑。”碧隼与银鹄对视了一眼,俱是神色凝重,迦夜不离身的短剑落在这里,不用说也明白意味着什么。

“碧落散有用过的痕迹,几乎一整瓶。”银鹄极其小心地审视着那堆破碎的瓷瓶,又拾起一旁的银烛细察,“烛芯上有迦罗香。”

谢云书在看凌乱得吓人的床,手掌按着天蚕丝褥一寸一寸轻抚,又循着一道微不可察的拖痕来到了桌前,案上的桌巾被扯至垂地,边缘有个极淡的指印,破裂的碎瓷边有几滴血。他蓦然闭上了眼,狠狠地掴了自己一记耳光。

“老三!”谢曲衡骇然拉开弟弟的手,俊脸上渐渐凸出了指痕,他却像完全没感觉。

“你别急,叶姑娘武功超凡,说不定是自己……”

“她被人掳走了!”低哑的声音半晌才说出来,悔恨万分,痛入脏腑,“昨夜她旧伤复发,完全没有应对之力,是我不该离开。”

银鹄、碧隼头一次听说,双双惊疑地对望,但知此刻不宜多问,只默默静听。

“你怎知她旧伤复发?”谢曲衡约略听二弟提过,顿时察觉到事情的严重。

“床上还有未干透的汗,只有痛到极处才……”谢云书说不下去,汗水几个时辰犹未干透,除了那般惨烈的发作,不复其他可能。

问过两名暗哨,皆是未察觉时被人从背后击倒,并未看清来者。出了夏初苑,谢曲衡满心茫然,如此无头绪的行事手法,该从何寻起。

多日未见的玉公子正待出行,瞥见二人远远地微笑致意,风度绝佳。即使是惊讶于对方脸色之难看,也未曾表露分毫。

李叔忽然想起,“对了,这一带的眼线曾几次见过叶姑娘和玉公子一道,看起来却又不熟,会不会是……”

话未说完,谢云书已走了过去。

“请恕冒昧,在下想请教公子一事。”嘴里说得客气,眼睛极是可怕。玉公子身后的侍从均已按剑在手,随时警惕。

玉隋摆了摆手,仍是温文有礼。

“谢三公子请讲。”

“玉公子可曾见过暂住夏初苑的叶姑娘?”

玉隋微微一怔,随即坦承道:“我与她有数面之缘,未曾深交。”

“公子入住此间可是为她而来?”

咄咄逼人的问话令身后的侍卫不悦,玉隋不以为意,淡笑着解释:“我一度以为她是一位故人,大概是弄错了,数次打扰确实唐突了。”

“玉公子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玉隋想也没想立即答道:“七日前,瘦西湖荷塘泛舟之时。”

他盯了很久,确定对方没有说谎,剑拔弩张的气氛终于缓下来,心头却更是烦乱。

“莫非叶姑娘出事了?”看谢云书神情异常,玉隋顿悟。

“不错,还望玉公子见谅,舍弟一时情急,失礼了。”谢曲衡拱手致歉。

“凭叶姑娘的身手,怎么会……”

谢曲衡苦笑,想必所有人皆有此惑,简略解释道:“她昨夜身体不适,有人乘虚而入……”眼见弟弟上马奔离,无心再说,腾身追了过去,“改日再给公子赔罪。”

数骑绝尘而去,尽是厉声叱马之声,一看即知紧迫之极。

玉隋在原地目送,身后的侍从上前一步,“这谢家三公子未免太过张狂。”

“这般情急,必定不是小事。”玉石一般的脸庞透出深思,“我们去夏初苑看看。”

避开了夏初苑的守卫,破碎凌乱的房间令人心惊。他在谢云书查过的地方又看了一遍,最后拾起了短剑,入眼剑柄上蛇曲致的微凸金字,再没了一贯的平静。

“真的是……寸光,怎么可能?”

他低不可闻的自语,惊异的眼睛无意识掠过屋角,停在了蝴蝶纸鸢上。多年前的记忆瞬时贯穿了思绪,短剑从指间滑落,铿然坠地。

紧随的侍从愕然看主人失去了从容,迅速苍白了脸。

“怎么可能是她!”

www/x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