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盗墓:我是解家大少爷 > 第17章 这宝物是从老熊岭的那一个苗寨中所得!不知陈兄可否陪我一同去探探险

第17章 这宝物是从老熊岭的那一个苗寨中所得!不知陈兄可否陪我一同去探探险

花玛拐伸出手指了指城墙下方,对着陈玉楼说道

顺着花玛拐的手指看去,只见

看见那人,陈玉楼原本满是笑容的脸上,顿时凝固住了,然后渐渐的消失了。

僵硬的面容转头看向一旁的花玛拐,深深地看着他。

“少爷,怎么了?”

花玛拐被陈玉楼看的心里发毛,有些紧张的开口问道

“你大哥!你大哥!他是你大哥!”

陈玉楼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然后对着花玛拐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求月票!推荐票!

第四十章罗老歪

“少爷!少爷住手啊!”

花玛拐抱着头躲避着陈玉楼的攻击,大喊道

陈玉楼听到花玛拐的喊叫声,才缓慢的停下来。

陈玉楼松开了花玛拐,花玛拐偷偷的看了一眼陈玉楼,看到陈玉楼脸上没有什么异常,才长吁了一口气。

解雨清走在向上去的台阶上,看着城墙上那正在打闹的陈玉楼和花玛拐,嘴角微微

抽搐,脸上露出无语的表情,继续向上走去。

“少爷,来了…”

花玛拐看到向上面走的解雨清,连忙对陈玉楼说道。

“来就来呗!”

陈玉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转过身继续看着城里的景象。

“解少爷,你怎么有空来这里?”

花玛拐见到解雨清走了上来后,走上前去询问道

“挺好奇的,我还没见过,所以我就跟着过来看看。”

“你们这么做,感觉值吗?耗费了不少钱财了吧,你们倒斗弄来的那些金银财宝,也贴在里面了吧!”

解雨清靠在城墙上,看着

淡淡地对着身边的花玛拐说道。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我们卸岭本来就是靠人多力量大,人心齐泰山移,我们靠的就是民众!”

陈玉楼看着,否认解雨清的话,对解雨清说道。

“挺不错的!”

解雨清点了点头,看向

“把头,罗大帅来了!”

三人在上面看着陈玉楼汇报道。

“罗老歪?”

陈玉楼皱了皱眉,早知道他要来,没有想到居然会找到这里来。

解雨清听到这卸岭力士的话后,也想到了罗老歪,这个湘西土皇帝,手中有着军队,但都是像他一样的臭鱼烂虾,抽烟喝酒,样样精通,可以说就是一群军中废物!地痞无赖!

“哈哈哈!陈兄弟,老哥我不请自来,希望你不要介意啊!“

陈玉楼还没等他回答,远处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几人转头,只见远处走过来几个穿着军服的人。

那几人的军服都显得有些脏乱,军帽也随意的戴在头上,军靴上满是泥水,十分的肮脏。

为首的那人满脸胡腮,更是一只手拿着一根烟袋,帽子也是吊儿郎当的戴着,另外一只手上则是拿着一壶酒,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几人向着陈玉楼他们走来,一边走一边说。

“罗大帅,你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

看着走近的人,陈玉楼冷哼一声,对那罗老歪说道。

“哎呀,陈兄弟,老哥这次来可真的不是来找你的麻烦的!罗某这一次,可是有事相求!”

罗老歪把手中的烟袋和酒壶扔掉,拍了拍屁股,走到陈玉楼的身边,笑呵呵的说道。

罗老歪身后的人也很识趣的急忙接住烟袋和酒壶。

陈玉楼看到罗老歪如此的油腔滑调,心中暗骂一声

“罗大帅这是哪里的话,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哈哈哈,我们之间就不用客套了吧!”

陈玉楼摆摆手,对着罗老歪笑呵呵的说道。

“好!既然如此,罗某我就直说了!”

罗老歪看到陈玉楼对自己的态度还算不错,便也不再绕圈子,坐到旁边的城墙上,看向后面跟着自己的两个小老弟,说道:“把东西拿出来,给陈总把头看看!”

后面其中一个小弟听到老大的话,急忙从兜里面掏出几件物品,放在陈玉楼的脚下。

“罗大帅,这是......”

陈玉楼弯腰看着地上的物品,疑惑地说道。

“哦,我也不瞒陈兄弟你了!这东西可是宝贝啊!我从别人那里搞到手的,早就听闻陈兄弟你能够识遍天下珍宝,所以老哥我才拿来给你看上一看!”

罗老歪笑呵呵地看着陈玉楼,对陈玉楼说道。

陈玉楼闻言,蹲下将地上的物件拿在手上,两眼看着那个东西,顿时转不开眼睛了。

“八思巴文虎头园符牌!”

陈玉楼看到那个东西的图案,心中顿时一震,脱口而出。

“不愧是陈兄弟,一眼就能够看出这件东西的不凡!”

罗老歪听到陈玉楼的话,顿时哈哈大笑着赞赏道。

“这是元代独有的物件,你从哪里搞到的?”

解雨清看着那个圆牌,对着罗老歪好奇的问道

“你?陈总把头,他是?”

罗老歪听到解雨清的问话,顿时愣住了,然后看了看解雨清,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可是却跟在陈玉楼和花玛拐旁边,显然也是陈玉楼的人,于是罗老歪向着陈玉楼疑惑的问道

“这是我的朋友,放心吧,也是一位高手!”

陈玉楼看着罗老歪的模样,笑着解释道。

“高手?有多高?”

罗老歪从小弟的手里拿过来烟袋,狠狠地吸了一口,对陈玉楼说道。

“比起我来,应该差不多吧!”

陈玉楼看着罗老歪有些心虚的说道,毕竟前几天刚被人家揍完,当着人家的面说两人旗鼓相当,要是被揭穿了,可就完了!他也是要面子的人

解雨清听到陈玉楼这么说,也没有揭穿他!

“比起陈总把头来,差不多?你是不是在骗我?陈总把头,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罗老歪听到陈玉楼的话,心中顿时一惊,对陈玉楼质问道。

“罗大帅,你这可不对了啊!这可是我的朋友,怎么能够骗你呢?”

花玛拐见到自己的老大如此,顿时站了出来,看着罗老歪反驳道。

“陈总把头,这可是你说的!”

罗老歪看着陈玉楼再一次说道,他可不相信陈玉楼会这么说。

“我说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陈玉楼看着罗老歪,一本正经的说道。

“当然没有,陈老弟,不瞒你说,老哥我找到一个好地方!干完一票,后半生无忧!”

罗老歪看着陈玉楼,一脸期待的说道。

“不去!”

陈玉楼见此便明白了,这罗老歪就是想让他自己帮他倒斗,想都不要想!他自己都还有事情要做那,哪里有时间给他帮忙?

“陈老弟,真的!这东西就是在那里得到的,里面的东西肯定多…”

罗老歪听到陈玉楼拒绝,赶紧对着陈玉楼苦苦哀求道

求月票!推荐票!

第四十一章老熊岭

“这宝物是从老熊岭的那一个苗寨中所得!不知陈兄可否陪我一同去探探险?”

罗老歪苦求无果,只好把这件东西的来处说了出来,希望陈玉楼能够动心

“老熊岭?”

陈玉楼听到罗老歪的话,顿时心中暗暗吃惊,没有想到居然是从那里搞出来的!

果然啊,那里的宝贝果然多!

他们打算去的瓶山,就靠着老熊岭,而且老熊岭对他们来说,一直都是一个凶险莫测的地方,他们卸岭的人对那里一直是敬而远之,从来都不敢踏入半步。

没有想到罗老歪居然从那里得到了一个元代的东西,想必里面肯定还有很多,而且瓶山也在老熊岭,陈玉楼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开始做起了某些打算。

“拐子,这是一个机会!我们要去瓶山,瓶山就在老熊岭里面,这是一个好机会啊!”

解雨清悄悄地拉过花玛拐,对着他低声说道

花玛拐听着解雨清的话,也是点头,他不是傻子,他很聪明,自然明白解雨清的话里隐藏的含义,在他看来,这确实是个好机会!回去后一定要给少爷说一声,不能浪费了这个机会!真是天助卸岭啊!

“这样吧,罗大帅,这件事情让我想一想,明日,明日一定给你一个回复!好不好?”

陈玉楼想了一会儿,对着罗老歪拱手行礼道。

“如此,那罗某就等着陈老弟的好消息了!”

罗老歪见陈玉楼并没有马上答应,心中也略微失望了一下,但是也不能太过强迫,只能暂时放下心中的欢喜,等陈玉楼消息。

罗老歪与陈玉楼告辞后,转身离去。

陈玉楼几人就静静地看着他们离开,心中却是各有心思。

“呼!”

许久,陈玉楼深深地舒了口气,眼睛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老弟啊…这是一个好机会!不容错过!”

解雨清走过来,对着陈玉楼说道

罗老歪手里可是有着一支军队的存在,纵然他们就是一群老油条,一群歪瓜裂枣的军队,但是威慑力还是在那里的,更何况还有那枪支弹药…更不用说了,简直就是一大助力!陈玉楼原本还有些高兴的,但是听了解雨清的话后,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我都给你说了,那天晚上我那是酒后失言,不能当真!你怎么又拿这件事情来说呢?再说了,论年龄,我比你大那么多,肯定是你喊我大哥啊!”

陈玉楼阴沉着脸不停的向着解雨清解释,没办法,让一个年龄比他小的人喊他老弟,这谁受得了?是个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他这样骄傲的人!

“呵呵......”

解雨清笑了一声:“还有一句话,你没有说,那就是酒后吐真言…你喝醉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就是真言!”

“这......”

陈玉楼被解雨清堵住了,他一时之间居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来。

花玛拐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不停地争辩,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去劝架。

“好啦,不管这件事了,我们还是走吧!”

许久之后,陈玉楼终于是败下阵来,无奈的说道。

花玛拐和解雨清听到这话,也是点头。

解雨清见陈玉楼不在坚持给他斗嘴,嘴角微微一笑,就喊他老弟…就喊他老弟!

三人一同朝着城下走去,准备离开这里。

有了罗老歪这个帮手,他们去倒斗会更加的方便,最起码生命安全有了一定的保障了,谁不服,一人给他一梭子,看他服不服!

路上

“这次倒斗,我提议带着罗老歪,虽然不知道那八思巴文虎头圆符牌是从哪个墓里出的,但是瓶山就在老熊岭的边上,所以,”

陈玉楼走在路上,一边想着一边缓缓地说道。

“哦...”

解雨清听了陈玉楼的建议,也点头表示赞成,他觉得陈玉楼说的也有道理。

虽然罗老歪他们没有技术,倒斗的时候可能会出现一些不知名问题,但是他们人多,力量大就算了,估计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虚不拉几的。

“少爷,按您说的做!”

花玛拐听了陈玉楼的话,心中一动,就开口说道。

“老熊岭,毒障毒虫众多,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不然,到时候,恐怕有进无回啊!”

陈玉楼突然想起来,连忙提醒道。

……

“张老哥,想不到啊,这么多年过去了,风采依旧啊,不像我,都耄耄之年了,唉,岁月催人老啊!”

张日山和陈老爷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陈老爷子突然来了一句,感叹着说道。

“陈老弟,不要这么说嘛,千年王八万年龟,活的这么久,我都快成王八了。”

“再说了,活得久有什么用?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叫一个痛彻心扉,唉!现在都生死看淡了!”

张日山想着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不禁有些黯然神伤。

“哎!世事无常,大肠包小肠…”

陈老爷子听着张日山的话,也不禁有些感慨。

“之前我那不孝儿子掺和九门一事,老弟我在这里给老哥赔个不是,还请老哥不要往心里去啊!”

陈老爷子说着话,站起来对着张日山抱拳行了个礼,表达歉意。

张日山急忙起身扶起陈老爷子:“哎呀...陈老哥客气了,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早就忘记了!陈老哥快坐,快坐下...”

陈老爷子也没有跟张日山客气,顺势坐在了椅子上,对着张日山道了声谢。

“瓶山一行,算是我对玉楼的考验了,如果他真的能够成功,那我就该真正的退休喽!卸岭就真正的交给他了。”

陈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他现在也没有多少精力去操劳卸岭的事情,这段时间,卸岭被陈玉楼打理的井井有条,他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再去操劳了。

“这一次,我也考验以下解家那小子,

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

张日山闻言,也是点了点头。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

求月票!推荐票!不要留着,都给我吧!

第四十二章西沙海底墓

“回来了?怎么样?”

解雨清,陈玉楼三人刚迈进院子里,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抬头一看,居然是张日山,正坐在石凳上看书,一副悠闲模样,好像是一切尽在掌握一般。

“真闲!”

陈玉楼看着坐在那里的张日山,不由得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

“还不错,但是遇见了一个意外,不过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

解雨清笑了笑,看向张日山,对着他说道

“哦?那看样子挺不错,好好干…”

张日山挑了挑眉,目光放在手中的书上,头也不抬的说道

“您老倒是挺自在的,过几天我们就有的事情要做了!”

无奈的又摇了摇头,不由得说道,来的时候啥事没有,到了这里来了,他倒开始忙起来了。

西沙

风平浪静的海面,空中飘浮着几朵洁白如雪的云朵,在阳光下闪烁着迷人的七色光芒,蔚蓝色的大海,仿佛被水洗过似的,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彩,一望无垠的海面上,一艘海船正缓慢而又坚定的行驶着,它是那么的渺小,但却又充满生命的气息,仿佛永远都不知道疲倦。

船上的众人正在忙碌着准备着晚饭。

夜晚

“阿宁!我三叔到底去哪里了?你们现在有消息了吗?”

吴邪坐在餐桌前,焦急而又担忧的问着旁边的阿宁。

阿宁摇摇头:“我们只查到了他在消失前的大概范围,却并未查到他的行踪,现在已经派了大量的人手寻找,但还是没有任何的线索。”

“怎么会这样呢?我三叔怎么就突然消失?还有,我三叔怎么可能回个你们公司有合作?”

一系列问题,从吴邪的口中脱口而出,他的脸上写满了焦虑与不安。

“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这是公司高层决议,我们只负责执行。”

阿宁说道,吴三省和他们公司合作的事情她也是才刚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我们找你来,就是为了找你三叔的。”

“主要的目的,还是那片范围

阿宁接着吴邪的话头补充道。

“海

“小母牛坐飞机,牛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