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盗墓:我是解家大少爷 > 第2章 叮铃铃~叮铃铃!

第2章 叮铃铃~叮铃铃!

中闪烁着浓郁的杀气和怨毒。

……

“哥!出去玩?”

解雨清的别墅里,解雨臣早早的和霍秀秀两人来到了解雨清的家里,想要拉着解雨清一起出去玩儿。

“出去玩?”

解雨清看着解雨臣和霍秀秀两人,眉毛微微挑起,说道。

“对呀!你都好久没陪我和秀秀出去玩了。今天你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出去!今天好好的放肆一天!”

听到解雨清的话,解雨臣和霍秀秀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看到他们的样子,解雨清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丝哭笑不得的表情。

“这几天,我还有事,你们自己慢慢玩,我付钱!”

解雨清整理好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然后转过身对着解雨臣他们说道。

“你付钱?”

霍秀秀听到解雨清的话,当场两眼放光,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是啊!你哥哥我,可是一位超级土豪!今天的消费,全由我买单!”解雨清听到霍秀秀的话,顿时昂起脑袋,一副骄傲的模样说道。

“好嘞!清哥你慢慢弄!我领着小花哥哥玩去喽!”

霍秀秀听到解雨清的话,立刻站起来,直接拉着解雨臣向着外面跑去。

“秀秀,慢点!”解雨臣的嘴里不停的喊着。

看到这幅情景,解雨清嘴角抽搐了两下,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无奈地叹息一声。

两人离开了,他也该做做准备了,虽然问题不大,但是他要做到万无一失!

……

一个月后

吴山居

“有龙脊背!速来!”

吴邪看着手机上自己三叔发来的短信,急忙拿着车钥匙,向外面奔去。

龙脊背,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好东西!有好东西啊!

吴邪开着车,便向着他三叔的地址赶去。

在路上,吴邪后面的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紧随而至,里面正坐着一个青年男子,正式解雨清!

此时的解雨清,正穿着一身休闲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有些书卷气,和他平时的样子完全不符。

看到前方行驶的车,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吴邪,九门吴家的独苗苗,盗墓笔记的三人组之一!

前期有多么的天真无邪,后期就有多么的腹黑狡猾!

他倒是要好好见识一番,这个盗墓笔记的传奇少年。

上一次见面,还是多少年前,小时候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解雨清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起来。

车子快速地向着吴邪的地方行驶过去。

“我跟在那小子的后面了,后面的事情交给你了。”

解雨清对着耳上的蓝牙说道。

“好,剩下的交给我吧。”

那边响起一个声音,语气非常肯定。

解雨清听到他的话,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很好!”

随即,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吴邪的那辆车,目光中带着一丝兴奋。

许久,吴邪的车缓缓停在了一个院子门口,吴邪急忙打开车门,急匆匆的要向着里面跑去。

解雨清也在远处停了下来,但是并没有下车,静静的坐在车上观察着吴邪的举动。

很快,他发现一个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手持匕首,飞奔到了吴邪的身后,匕首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打劫的,很专业。”

解雨清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看着这个打劫的专业的动作,轻声说道,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讥讽的笑容。

“不要动!打劫!给钱!”

那人手持匕首,抵着吴邪的脖子,冷冷的说道。

“打劫的!我给!我给!”吴邪一愣,随即说道,实在是他也没有想到会在家门口被人给打劫!

“快点拿出来!”

听到吴邪的话,那个人的脸上露出一抹鄙视之色,冷冷的说道。

“好好好!”

吴邪感受着脖子上匕首传来的冰凉触感,急忙向兜里摸去。

当吴邪掏出钱包的时候,那人的眼睛里面露出一抹亮光。

“快点!别磨蹭了!”那个打劫的催促道。

第四章七星鲁王宫(求追读求一切)

“哦哦,好!”

吴邪刚要将钱包递过去的时候,突然,一道强光照了过来,两人同时伸手挡住了强光。

好一会儿,两人才适应过来,缓缓睁开眼睛。

“张起灵?昔年的偶像啊!还是第一次见!”

解雨清见到这道强光,缓缓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戴着帽子的男子背着东西,面无表情的缓缓向他们的方向走来。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未来黄金铁三角中的闷油瓶——张起灵!

张起灵不得不说,真的是帅气逼人!纵然脸色冰冷,但是却依旧掩盖不住他浑身上下的帅气和迷人的气质,让不少女孩子为他痴狂。

“啧,确实有点小帅,不过跟我比起来,还差了一点!”

解雨清看着那个人的背影,嘴巴撇了撇,轻声说道。

解雨清默默地看着张起灵将吴邪救了下来,然后高冷的转过身离开。

看着张起灵的背影,解雨清撇了撇嘴。

“哎,还有那个家伙!我倒要看看是谁家的人!”

解雨清又看向那打劫的人离开的方向,心中暗暗说道,怎么可能这么巧吴邪刚回来就被人给打劫了那。

等到吴邪走进院子里后,解雨清才走下车,看了看四周,见到没人后,缓缓走进旁边的小巷中。

很快,解雨清便在一个隐蔽的地方看到了刚才的那个人。

只见那人躲藏在一个隐蔽的拐角处,手中拿着一个手机,不知道在那里干些什么,鬼鬼祟祟的显然不是在做什么好事。

解雨清看了眼那个人,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哼!”

看到这一幕,解雨清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悄无声息的向前方走去。

那名打劫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解雨清已经悄悄靠近了他。

解雨清手中出现一柄细长的匕首,然后朝着他的胸膛刺了过去。

那名打劫的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连躲避的动作都没有。

解雨清的刀尖直接刺入到那人的胸膛,鲜血瞬间喷洒而出,溅到了解雨清的脸颊上,让解雨清忍不住皱了皱眉。

手机掉落在地上,解雨清弯腰捡起手机,看了看上面的信息。

[已发现目标,行动开始!]

“有意思,汪家的?”

解雨清擦了擦脸上的鲜血,用匕首划破他肩膀处的衣服,衣服被划破,那人的肩膀处便出现了一个纹身,颜色血红,如同血滴一般,还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

解雨清看到这个纹身,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眼神之中闪烁着一抹阴狠的光芒。

“喂!老张,杀了一条鱼,有个东西,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解雨清拿出手机,找出张日山的电话拨通。

“什么东西?”电话中传来张日山疑惑的声音。

“手机!”解雨清微微笑道。

“好,我会找人去拿的。”

张日山说完,挂断了电话。

解雨清回来后,看了看吴三省的院子,笑了笑,直接驱车离开。

把这里记住就好了,以后免不了会多来几次。

……

瓜子庙

“叮铃铃~叮铃铃!”

解雨清听着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只见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虽然是陌生号码,但是对解雨清来说,这个号码他可是很熟悉的,正是吴三省的号码。

“喂!三叔,我来了!在路上,不远了!”

解雨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好,那我们在约定地点见面。”

吴三省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来,语气很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

“三叔,还有人没有来吗?”

背着背包的吴邪见到三叔还不出发,不由得上前疑惑的问道

“嗯!还差最后一个,老朋友介绍来的,等一会就到了。”

吴三省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的大河,像是在思考什么,淡淡的回答道。

“哦!”

吴邪闻言,点了点头。

“还有,小邪啊,这是你第一次下地,小心一点,跟在我们的后面,千万不能乱跑,知道吗?要不然我可怎么见你父母啊!”

吴邪闻言,顿时一怔,头当场大了起来,他最不想听的就是他三叔的这些话,虽然他知道是为了他好,但是这也太啰嗦了。

吴邪有点烦躁的挠了挠脑袋,有些无奈的点头说道:“三叔,我知道了!”

看着吴邪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吴三省微微叹息一声,没有再说话。

“三爷,那人是谁啊?还要我们等他,这面子也忒大了!”

一旁的潘子也是有些不满了,他们人都到齐了,结果这还有一个迟迟不出现,这不明摆着是耍人嘛。

“行了,这话就不要说了,这人我也没有见过,是一个朋友介绍来的,只要他不捣乱,其他的事情随他的便。”

吴三省听到潘子的话,摇了摇头说道

没办法,谁让那人是那位介绍来的那,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时,他们一行人,吴三省,潘子,大奎,吴邪,high少,陈丞澄,张起灵。

几人待在河边,静静的在这里等着解雨清的到来。

同时,河边的河堤旁,一个船夫默默地看着对面的那个巨大的山洞,等着他家的狗子。

张起灵背着黑金古刀,高冷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来了!”

身为老狐狸的吴三省突然发声,将众人惊醒,只见对面走来一个身穿黑色的青年男人。

“三爷,这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吧!”潘子指着青年人对吴三省说道

“不确定,我也没有见过。”吴三省看着远处缓缓走来的青年,摇了摇头说道

“这是什么人?长得倒是挺帅的。”

吴邪有些奇怪的问道。

几人都是以一种好奇的眼光看着这个青年,毕竟,这个青年长得的确很帅,而且还带着一丝神秘的味道,让人感觉他很不简单。

“应该就是我们要等的人。”

吴三省看着青年,淡淡的说道,说完上前走过去。

青年人缓步走来,看见那些熟悉的身影后,也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缓缓向众人走来。

“三叔,你好,我是张会长介绍来的。”

第五章船夫与驴蛋蛋(求追读求一切)

“我叫红清!”

解雨清走到吴三省的面前,对着吴三省自我介绍道

“姓红?”

吴三省听到解雨清自报家门,不禁挑了挑眉。

红姓,这个姓可不多见,平常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在他们倒斗这一行来说,红姓,就有些特殊了。

要知道当年长沙九门之一便有一个二月红,这让红姓在他们这一行变得不平凡起来,而且这还是那位介绍来的,那位的身份,吴三省可是十分清楚,可是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听说过红家有什么传人啊!

这让吴三省不由得疑惑了起来,眼前这位到底是不是红家人。

“三叔,有什么事情吗?”

解雨清化名的红清对着吴三省笑着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起来一些事情。”

吴三省看着面前这个青年,心中不禁暗忖道,这人到底是何许人物?怎么从来都没有在道上听说过?

“三叔,他就是最后的人吧。”

吴邪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看着吴三省,对着他问道

“嗯!就是他了,他叫红清。”

吴三省点了点头。

“三爷!那老头说等下就可以坐船了。”

潘子从河边老头那里走了过来,对着吴三省说道,说完,又看向红清,想要看一看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脸让他们等这么久!

“我叫潘子,你就这么叫我就可以。”

“小兄弟是混那条道的?”

潘子上前对着解雨清询问道,这番话也是有些想要打听一下解雨清什么来路,什么背景。

毕竟是要与他们一起倒斗的伙计,必须要搞清楚了,要不然突然在背后捅他们一刀,那可真的是哭也找不到调了!

“潘子,你这是做什么?问得这么详细干嘛?”

一旁的吴邪见状,顿时有些不悦,这潘子也太小心谨慎了,连解雨清的来历都要搞清楚。

“小三爷,谨慎一点总没错吧。”

潘子闻言,顿时有些尴尬的说道。

“行了!潘子,红小兄弟的来路我知道,放心吧。”吴三省对潘子说道

听到吴三省这么一说,潘子才放心下来。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准备出发吧!”

吴三省看向众人说道

解雨清又和大奎,张起灵几人互相认识了一下,便站在一旁默默的等了起来。

不久,只见不远处的河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不断的向着他们这里靠近。

吴邪几人顿时好奇心大涨,纷纷抬头观察了起来,只见黑点越来越接近,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可惜,那只是一条黑狗,这让几人有些失望。

还以为是什么那,原来是一条狗啊!没意思。

“驴蛋蛋!来!过来!”

岸边上的船夫见状,立马朝着河里面喊道

“汪!“

只见黑狗闻声后,快速的游了过来,爬上岸,跑到船夫的面前,乖巧的低下头,任由船夫摸了摸它的头。

“几位,稍等一下,我们就能出发了!”

船夫松开手,对着吴三省他们客气的说道

吴三省点了点头,又看向那条黑狗,对着黑狗唤了唤。

“驴蛋蛋!过来!”

那黑狗也不怕人,直接跑到了几人的旁边,趴在地上,让吴三省给它顺毛。

解雨清在那黑狗跑过来的时候便捂上了鼻子,没办法,自从小时候练了国术,他的五感大幅度提升了许多,黑狗刚一过来,他便问到了空气中那弥漫着的一股腐烂的恶臭味,让他感觉非常难受,差点吐了,还好捂住了鼻子。

“小兄弟,怎么了?不舒服?”

吴三省抚摸着黑狗,见到解雨清这幅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三叔,潘子,你们闻一闻,你们便知道了。”

解雨清放下手,指着驴蛋蛋,对着两人说道

“狗怎么了?”

吴三省闻言,看了一眼那黑狗,然后又看了看解雨清,一脸疑惑,然后凑到驴蛋蛋的旁边,用鼻子嗅了嗅,随即,脸色猛地一变,急忙和驴蛋蛋拉开了距离,驴蛋蛋却还不依不饶的靠近吴三省,不断的在他的腿上蹭了蹭,吐着舌头,一脸讨好的表情,仿佛是在跟他撒娇。

“妈的,离老子远点!”

吴三省甩了甩腿,想让驴蛋蛋离自己远一点,可是驴蛋蛋却不依不挠,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吴三省看着。

“三爷,怎么回事?”

潘子见状,也有些疑惑的向吴三省问道。

“你自己闻!”

吴三省对着潘子没好气的说道,然后连忙走到一边,他可是不想再和驴蛋蛋待一块了,不过,走到一旁,又想起这件事情,看向解雨清的眼神顿时变得怪异起来,心中暗道,这小子,深藏不漏啊!

潘子听